1. 仓库货架定制大全首页
  2. 货架知识

水都出来了别装了-噗嗤噗嗤蜜汁横流

  “明小姐嘛,我跟明小姐可是老熟人了。
    ”许导演笑眯眯地打量着林梓玥,神色不明地说道,“喝杯茶吧,你这个剧本,我看看……”他递了一杯茶给林梓玥,并伸手接过了她手里的剧本。
     林梓玥受宠若惊地双手接过茶杯,正要凑到唇边,却意外地瞄到茶杯壁上的白色粉末。
     她心里一惊,再用眼角的余光瞄了那个许导演一眼,发现他手里拿着的剧本居然拿反了!根本就没有在看剧本! 她心里涌上一丝恶寒,这个明如珺真是太恶毒了!她就说嘛,从小到大她都看自己不顺眼,怎么会突然那么好心给她介绍导演呢! “喝茶啊,小林,这个剧本写得还是不错的。
    ”许导演见林梓玥没有喝,笑眯眯地催促了一把。
     林梓玥却突然把茶杯搁到了桌面上,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抢回了自己的剧本,飞快地往门口跑了出去。
     许导演眼疾手快,上前几步揪住了林梓玥的衣领,声音一改伪善,阴测测道:“反悔了?小妞,不是要我看剧本吗?” 林梓玥又惊又怕,憋着一口气,忽然出其不意地转过身,语笑嫣然地凑近了许导演,娇媚道:“怎么会呢?这可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我就是想跟导演玩点不一样的嘛……” 许导演喜出望外,笑眯眯地摸了林梓玥白里透红的脸蛋一把,色迷迷道:“算你识趣。
    ” “我识趣你个王八蛋!”趁着他松了手,林梓玥忽然低声爆了一句粗,然后狠狠地屈起膝盖,对着许导演的子孙根顶去。
     就在许导演哀嚎的间隙,林梓玥已经打开门飞快地跑了出去。
     这里是顶楼的最边边,要是跑到电梯那边,以自己的脚力,肯定会被那个王八蛋追上的。
    林梓玥心里一边盘算着,一边到处乱瞄。
    她的观察力从小就很敏锐,一眼过去,就看出其中一个房间的门跟别的门不一样。
     也许是个没有住人的空房间,林梓玥飞快地跑了过去,推门,关门,反锁,一气呵成。
     林梓玥紧紧靠着门板,不一会就听到哒哒哒的脚步声从水都出来了别装了-噗嗤噗嗤蜜汁横流门外走过,她软瘫在门板上,重重地舒了一口气。

     就在这个时候,她却又听到了咔嚓一声,这突兀的声响在安静的套房里显得尤其诡异。
     林梓玥惊魂未定,只觉得自己浑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
     她瞪大杏眸,一脸惊恐地看着发出声响的浴室门。
     与此同时,浴室的磨砂玻璃门被打开,里面走出来一个不着寸缕的男人。
     男人的身材超棒,四肢修长有力,肌肉匀称精壮,利落的短发还滴着水,淌到一张惊为天人的俊脸上,带着一股浴后美男的诱惑。
     林梓玥默默地咽了一下口水,微微抬起眸。
     两人四目相对,气氛诡异。
     她一张脸蓦地红得滚烫,结结巴巴道:“那个……那个不好意思……我走错房门了。
    ” 雷靳硬朗俊美的脸上蒙上了一层冰寒的阴翳,他紧紧抿着唇线,从旁边扯过了浴巾将自己的重要部位围了起来。
     “走错房?”雷靳显然对这个烂透而恶俗的借口很鄙视,微微勾唇冷嗤,“说不定还能睡错男人呢。
    ” 一提到这事儿林梓玥就想炸毛!她冷冷地睨了雷靳一眼,发现他莫名的有点眼熟…… 好像是哪个电视剧里的明星? 反正这个圈子都是这样子,乱得很。
     “睡错男人?”林梓玥也反唇相讥,“看样子你也是约了哪个良家姑娘,打算用些下作手段罢了,难怪房门都没关严。
    ” 雷靳最讨厌这种厚颜无耻倒打一把的女人,想爬他的床还装出些不一样的格调来吸引自己的注意力。
     他深沉的眼底凛然一片,轻飘飘地睨了林梓玥一眼,语气冷漠:“你就算脱光了站在我跟前,我也不会多看一眼,现在给我滚出去!” 林梓玥也半分不想多呆,气呼呼地打开门,却见那个许导演就站在不远处的门口打着电话。
     她瑟缩了一下,将探出去的身子缩了回来,啪的一下,又将门关上了。
     雷靳眼底下的讽刺意味更浓了,声音也冷了几分:“怎么?难道门外有豺狼虎豹拦着你不让走?” 比豺狼虎豹还可怕好吗?林梓玥心里哀嚎。
     但现在这个时势,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啊。
     “这个,先生,我得罪了一些人,现在他们在门外等着我呢,你行行好,让我呆一会儿吧,我绝对不会影响你的,这样吧,我躲在浴室也行,衣柜也行,阳台也行!”林梓玥惨兮兮地看着雷靳,满脸哀求。
     雷靳脸上冰冷的神色不退分毫,言简意赅道:“与我何关?滚!” 林梓玥就差哭出来了,她斟酌了一下词句,十分诚恳地请求道:“先生,大家都是社会主义的接班人,都有共同构建和谐社会的责任,你说是不是?你不能这样就见死不救啊!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啊,不过就是举手之劳。
    ” 雷靳阴沉的目光已经由鄙视变成了恶寒,这个该死的女人莫不是个智障吧? 他倒抽了一口凉气,目光嫌弃而直白地注视着林梓玥,一字一顿道:“那,请你滚出去。
    ” 林梓玥:“……”真是世风日下,道德沦丧!她一个如花美貌的少女都这样求他了,他居然还狠心让她出去送死? 林梓玥也不是没有骨气的人!她瞄了一眼房间,然后将视线锁在了阳台边边上的卫生用具上。
     “行,我滚,我滚!不过……你借我一样东西。
    ” 雷靳神色淡漠地抽出床头柜的干毛巾擦着头发,动作优雅淡静,声音却带着一股不耐:“拿走,滚。
    ” “好好好。
    ”林梓玥连滚带爬地扑过去,拿起了阳台角落边的拖把,然后又从雷靳的桌面上拿了一个口罩。
     林梓玥戴上了口罩,将自己散落的长发随手绑了起来,然后伪装成一个清洁大妈,拖着拖把就出门了。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http://www.xswww.net/26922.html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