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货架知识

男主占有欲强到爆有肉H|舌尖卷住她的小核猛吸

  叶棠也怎么也想不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他的眼睛通红了起来,感觉到心口那一股的酸涩感传来,随着墨池走出法庭,外面的空气突然有种窒息感。

  是什么让他如此的窒息呢,是对墨离的爱吗,还是什么?

  “祁家倒台了,你知不知道?”

  突然有此一问,叶棠也是忽略了过去,面色平淡的样子,牟然间,好像知道这件事的结果。

  叶棠是知道的,毕竟是他在背后策划着一切,只可惜,祁家是没有翻身的机会了。

  叶棠揣着口袋,放在自己的口袋里,好像不在意祁家的样子,“是吗,可与我何干?”

  “祁家倒台,祁家夫妇二人不知所踪,只有祁轩留了下来,重新恢复祁家的一切,似乎在背后好像是祁轩策划着一切,是祁轩将所有的一切告诉小离的。”

  墨池也是比较埋怨祁轩的,毕竟如若不是他的帮助,那么小离也不会知道,更不会走上这巅峰的路程,让事情演变的越演越烈。

  是祁轩!此人可不容小觑,可是现在祁家都倒台了,不知道还要坚持着做什么。

  “嗯,应该是吧,我也不清楚,话说最近是有什么热闹的事情吗,好像最近圈子里很期待。”

  墨池听着叶棠说起,不由得想起一件事情,“哦,是这样的,今天是司家老家主的生辰,好像各个名门贵族都去参加了司家的生日宴会,都在巴结着老爷子呢。”

  “说起老爷子,叶家的那位,恐怕是要给你惹麻烦了。”

  叶棠冷哼一笑,一说起老爷子,心情就难以自拔,什么老爷子,他配吗!

  因为墨离的事情,叶棠最近心情非常不好,看什么事情都看不惯。

  叶家也算是名门,但因为叶棠的特殊身份,不能参加过多的宴会,也不能被人挖出,所以还是比较保险一点好。

  “我才懒得管他,他现在没有了祁家的支撑,他不可能独揽叶家大权,我也是时候夺回叶家的所有一切了,我不会让我父母一生的心血败在叶老爷子的手里。”

  叶棠两眼狠厉,一说到老爷子,就眼神开始狠厉,他的内心永远无法过了这道坎,永远也不会的,小离的牢狱之灾,祁慧的暗中算计,这一切的一切,一切起因都要从老爷子给他介绍未婚妻开始,他从不会想过自己的孙子想要什么,只是一味的为你好,连他的父母也是一样的。

  总有一天,他会为此而付出代价的。

  “也别这么说,毕竟是亲祖父,还是有血缘关系的,即便你恨他,也不该如此,我可能这么说不近人情,但是终究是亲爷俩,我和小离也是一样的。”

  “现在回到家,整个房间都是空落落的,一点人气也没有,你能陪我聊聊天也好,去公司我也没什么心思。”

  “日子还是要过下去的,阿墨,不如去司家看看吧,听说欧阳馨蕊会来。”

  墨池的眼神里没有惊讶,只有苦涩,脑袋往那边一歪,苦笑了一声,“她会来,就会跟我走吗。”

  “你自己不是一直期待着她回来的吗,现在怎么不敢了?”

  “还有一件事情,司家女儿司景萱可能没有死?”

  这一件件的,让墨池已经无力再去想些什么了,什么欧阳馨蕊,什么司景萱,他都没有当回事,因为小离,他累了,真的累了。

  哥哥想你了,小离。

  他的内心是孤独的,从未有过一个人能够走进他的内心,原本以为他的身体支撑不住三年,但是比想象的要晚很多,现在墨家只能由墨池支撑起来。

  他不知道还能活多久,五年,五年小离就会回来,那么之前呢,他能支撑到墨离回家吗。

  叶棠注意到了墨池的情绪变化,“要不,先去医院看看吧,你的身体……”

  “不了,我自己的情况我自己知道,叶棠,以后可能要请你多多关照了。”

  可能叶墨两家会相互扶持,相互合作,也为了小离。

  “那是应该的,有事你可以随时找我,我们之间不必客气,也没必要客气,永远,都是好兄弟,永远相互扶持。”

  “多谢。”

  “你刚刚说司家老爷子生辰,现在有没有空跟我去看个戏?”

  “行啊,随时恭候。”

  两个男人坐着一辆黄色的玛莎拉蒂,然后出发前往司家,可别说,司家别墅确实热闹的很,很多人都在巴结着司家老爷子。

  有一个女人站在司家别墅门口,红着眼却不敢进去,现在的她,根本没有资格。

  当年的事情究竟是怎样的,她明白,也知道很多,那个男人,狠心设计,狠心将她掐死,丢入河中,这一切的一切,她能不知道吗。

  门口一辆玛莎拉蒂停在那,两个男人下车,叶棠有些愣了神,“daisy?”

  叶棠见过她,她不就是当初在订婚宴出现的女人吗,不过有些熟悉。

  只见daisy微微一笑,转过头的那一刻,向叶棠问好,“阁下,久违了。”

  此话一出,好像是多年未见的好友,叶棠想不到眼前这个女人会跟他如此打招呼,一股香味扑鼻而来,叶棠这才想起这个女人是谁,之前在欧洲还有在叶氏集团闻到的香味,是她,就是她!

  “可能阁下对我印象不深,七宗罪的七位成员之一的色欲,好久不见,我回来了。”

  我也是……司家的……

  叶棠一愣,只是没有想到,在墨离出事完结后,色欲会现身,居然是她!

  会是她,怎么会是她呢?好像记忆里确实是为女性,可……为什么他的记忆一半一半的呢。

  叶棠伸出手跟daisy握手,“你好,欢迎归队,色欲。”

  “阁下,久违了,以后多多指教。”

  daisy的心狂跳不止,她的身份一直是隐瞒的,就算是苏恩,也是不知道的,她想脱离苏家的掌控,想拥有一个完美的人生。

  她想回司家,回到一个属于她的家庭,可……一切是多么的遥远。

  “祁轩,你家都破产了,还敢来司家,也不怕触了老爷子的霉头?”

  一道声音从里面传来,三人看了过去,眉头紧皱,“你要是没事,跟我进去吧。”

  “好的,阁下。”

  “进去别叫阁下。”

  daisy微微一口,然后咳嗽一声,“是的,叶少。”

  旁边的墨池一直盯着daisy,总觉得有些眼熟,可就是想不起来是谁?

  走在后面的墨池一直沉默不语,到达司家院子里的时候,一个男人为难着祁轩,还对他恶语相向,将祁轩踢倒在地,“陆少,这样不太好吧。”

  “有什么不好的,谁叫祁家倒台了呢,我早就看祁轩不顺眼了。”

  这叫什么?墙倒众人推吗,风光的时候,别人看你的脸色,等你家倒台了,就是被人羞辱作践的时候了,呵,这些人。

  三人走进一看,简直被这副画面惊呆了,这些人在羞辱着祁轩。

  “别太过分!”

  “啪”的一下子,一个巴掌甩在了陆游的脸上,陆游是什么人啊,那可是海城陆氏集团的嫡长子啊,是陆家的长孙啊。

  是陆氏老爷子最宠爱的孙子啊,谁敢得罪。

  可巧,面临陆游巴掌的是一个女人,叶棠看着眼前的这个女人,下意识的看向旁边,“daisy什么时候?”

  “刚刚就过去了,你管不了。”

  “叶棠,我总觉得这个女人有点像谁,可就是想不起来,你觉得,她长得像什么人?”

  “你是说……”

  “我还不确定,可是……会不会有这种可能,其实daisy就是……”

  话音刚落,一阵叫喊声传来,“闭嘴,你个臭男人,怎么,一个个的还有理了?”

  呵……

  叶棠妩媚一笑,这个样子,有点像小离,但,也有点像那个人。

  司……景……淮……

  若他们猜测没有错的话,daisy就是……

  司家那个曾经死去的小姐,司景萱!!!

  “臭娘们,你敢打我,谁给你的胆子,嗯?”

  “我给的,你有意见?”

  一道凌冽的声音传来,一个立体的五官,金黄色的卷发,墨蓝色的双瞳,慢慢走了出来。

  daisy一听这个声音,心狂跳不止,捂着胸口,不敢往后看去。

  “我的人,也需要你来指责吗?”

  “苏……是苏家大少。”

  周围的议论声入进了叶棠的耳朵里,daisy和苏家大少苏恩有关系?
0tqk0ndbemm.jpg

  墨池和叶棠相互对视一番,怎么也想不到啊,会是如此的情景。

  叶棠一副冷漠的样子,脸上写着几个生人勿进的大字,好像在说,心情不好,别惹我。

  苏恩上前将daisy揽入自己的怀里,“我的人,陆少也有意见?”

  “没有,您随意。”

  陆游真是一个个都得罪不了啊,只能咬牙的忍住这口气。

  堂堂陆家小少爷,什么时候忍气吞声过,只是看到苏恩这些豪门贵公子,比陆家还要有权有势,不由得只能忍气吞声下去。

  daisy脸色苍白的看着苏恩,“苏少……您怎么来了?”

  “到底还是来了司家,对吧,不是想知道当年为什么会被我救吗,在我身边呆了那么多年,不想问问大厅里那个男人,到底为何那么对你吗。”

  苏恩小声在daisy的耳边说,然后一字一句咬着牙慢慢的说,“是不是啊,司景萱!”

  “叶少?”

  突然间,叶棠好像听到了什么一样,走向苏恩,“呵,不知道苏家大少来司家是干什么的,daisy和你是什么关系,我并非是多管闲事,只是她是我女朋友在乎的人,所以想知道一下。”

  女朋友三个字,指的就是墨离,叶棠也是为了小离,护着她所在乎的一切。

  “你说是什么关系啊,叶少不会看不出来吧,不会是因为叶少女友失踪了,所以才来破坏我和daisy的关系吧,现在什么年代了都。”

  “苏少说的哪里话,叶棠也不过是担忧一下,既然没别的事情,我和叶棠先进去了。”

  墨池拉着叶棠走了进去,发现叶棠异常的安静起来,居然会为了一个daisy会出手。

  “那个祁轩?”

  “死在那得了,关我屁事。”

  叶棠也是冷冽的,发现小离走了以后,很少笑了,周围的名门小姐看到叶棠这张脸都很帅想要搭讪,但是看着他黑着脸都不敢靠近。

  天呐,好吓人!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http://www.xswww.net/22661.html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