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货架知识

2021最新排行榜(两肌肉壮奴机器榨精)合集列表

柳焕颜皱了眉,宁宁的毒一旦发作,片刻都耽误不得,哪有时间留给她浪费在这老东西身上。

她忽然想到之前从凤长陵那讨来玩的一对子母蛊,心生一计,将裹在药里的子蛊塞到了老者口中。

老者急得呸呸两声,偏偏是一点都未能吐出来:“你、你给我吃什么鬼东西!”

那东西像是个活物,自己就顺着他的嗓子眼钻了进去!

“子蛊。”

柳焕颜冷笑一声,起身要离开:“这对子母蛊的蛊母在我手上,再让我撞到你心怀不轨,我保证捏爆这只母蛊,会是什么下场,你心里清楚。”

七窍流血,尝尽万蛊蚀心之痛……

老者吓得老脸煞白,也不想穿着湿淋淋的裤子跑在大街会有多丢脸,二话不说就连滚带爬地逃里了现场。

留得青山在,还愁没柴烧?

医馆内。

柳宁宁脸色煞白,没有半点儿血色,寒意从指尖延至脖颈。

稍年轻的医者急得快要发疯:“十三怎么还没回来?再拖下去,宁宁小姐要是出了什么事,咱们的命都不用要了!”

柳焕颜推开门,厉声喝斥众人一声:“都出去!”

听到柳焕颜如此严厉的喝斥,在场众人反而安心下来。

柳焕颜赶走众人,独自为柳宁宁宽衣,呈现出遏制体内毒物所需的穴位。

柳宁宁身上的毒非常凶险,稍有不慎都可能危及性命。

好在柳宁宁这些次毒发都有惊无险,柳焕颜也渐渐有了些经验,知道该如何应对。

她捏起几根纤细的银针,轻车熟路地刺入了关键的三个穴位,又在指尖刺入一枚握针,放出泛紫的毒血。

没过多久,柳宁宁惨白的小脸就慢慢浮出了血色,急促的呼吸也逐渐变得平稳。

十三一路疾跑,想着给宁宁买一些她爱吃的糖来哄醒之后的她,但是回府的时候,路过了一家茶馆,无意听到了那些人的议论。

“听说了没有?这柳家小姐和太子就要定亲了!”

“听说了,柳家小姐花容月貌,也算相配。”

“但是我听说,当年与太子殿下有姻亲的是那位叫柳焕颜的小姐,只可惜命苦,福太薄啊!”

心急的十三不好耽误,只听了两声,就继续奔着医馆一路小炮。

一推门,便瞧见柳焕颜脸色憔悴地为宁宁掖好了被角,他也舒了一口气:“宁宁怎么样了?有好些吗?”

“暂无大碍,但日子不能再拖了。”

柳焕颜的嗓子有些紧,垂眸道:“出去说罢。”

她向来不愿让宁宁看到自己的憔悴,哪怕是在宁宁睡下以后。

屋外,柳焕颜主动询问花十三:“方才就见你急匆匆的,出什么事了?”

花十三欲言又止,止言又豫,迟疑良久才开口:“十三方才在街上听说柳家小姐要和太子定亲了,姐姐你……”

花十三话还没说完,就忍不住紧盯着柳焕颜的反应
他是凤长陵捡回来的弃婴之一,却不算他的徒弟或义子,仅是用来试药或做些杂事的,自然无权得知柳焕颜的过往。

但花十三从小就聪慧无比,从一些日常相处中的蛛丝马迹看得出,柳焕颜不医柳姓之人的规矩,就是与京城柳氏将军府结仇而定下的,而堂堂太子,也曾是主动向她表明过爱意的,可见她也曾是天之骄女,不该屈身至此。

柳焕颜睚眦必报的性子,多年的小跟班花十三再清楚不过。

可是令他意外的是柳焕颜淡然无比,仿佛只是在听他人的故事。

花十三实在担心:“您不生气吗?”

花十三刚出声,就被柳焕颜一句话给堵了回去,“十三,我如今也有正事要做,自然没有时间在意那些无关紧要的人,于我而言,宁宁才是最重要的。去发医牌吧。”

除了这个月的第三张义诊牌子之外,还有每七天一位的固定诊断名额。

外面的人都沸腾了,十三拿着牌子,冷眼看待这些散发着铜臭味的人们为了争夺一张医牌而大打出手。

突然,一个人从人群的后面冲了出来,风风火火地杀到了十三的面前。

花十三一看便笑了,这位可是老熟人了。

他轻笑道:“方先生怎么会来这里?您自己不就是开医馆的吗?”

 一句话,让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到了方思珍身上!

他以往可是京中有名的医者啊!

但如今方思珍的名声在京城里面可谓是难听得很,哪还有人愿意找他看病,倒有人在不痛快时到他的医馆里面大骂庸医来过一过嘴瘾。

想想他从前的地位,再瞧瞧如今,实在是让人唏嘘。
全是肉的糙汉文1v1 深度开发1v3
他脸上臊得慌,可是如今的情况,已经不允许他想那么多了!

方思珍竟然噗通跪到了医馆门口,大声叫喊:“在下方思珍,恳请鬼医出来见我一面!”

屋内没有回应,十三索性也不阻止,一脸好笑地站着想要看看他还能耍什么花样。

一句话没有回应,方思珍又叫了好几声,还跟着磕了几个头,“嗙磅”作响,态度之诚恳,简直和他前些日子的跋扈判若两人。

“十三小公子,鬼医是不是没有听到呀?要不劳烦你进去通报一声?”

“就是啊,他这样,也影响我们看病!”

“快去看看吧!”

突然,一道声音传来,凌厉的气场登时镇住这些吵闹的声音。

“我这医馆生意好得不得了,不见闲杂人等。”

柳焕颜还特意加重了“闲杂”俩字,不屑之意溢于言表。

见柳焕颜回应了,方思珍也顾不得自己刚刚听了什么,只是跪着往前走了两步说:“鬼医!之前是我不懂事,有眼不识泰山,请您原谅我,把我门前的牌子撤了,恢复我的名声吧!再这样下去,我就要活不下去了!”

“这么多病人等着见我,我若给你开这个特例,让别人该怎么看待?又如何公平?”

这时,那些觉得柳焕颜规矩不合情理的人忽然改了想法,觉得柳焕颜简直是太善解人意,这好好的规矩,凭什么为他方思珍开这个特例?

“不能开特例,大家都是等着见鬼医!他凭什么!”

“就是就是!他若见了,那谁都能见,咱们苦苦等着又是为了什么!”

方思珍被人戳着脊梁骨痛骂不懂规矩,登时欲哭无泪,哀声传遍京城:“鬼医大人,您就赏赏光吧!要不您就说说,究竟怎么才肯见我?”

“除非……你也有病,去抢医牌吧!”

柳焕颜话音刚落,十三也很“懂事”地递过去了一个牌子
方思珍立刻眼睛放光,蒙获恩典似地伸出手,但连医牌的温度还未摸到,就已经被人推攘在地,医牌也不知抢入谁手……

“抢到了吗?”

柳焕颜明知故问,分明是在折煞方思珍:“按理来说,我这医牌应当是随机抽取,今日还是为了你,才专程开了特例,不知你抢到了没有?”

别说医牌,就连方思珍自己此时都被人踩在了脚下,照着老腰补了好几脚“以示感谢”。

方思珍艰难地从人堆里爬了出来,连腰都差点被人踩折。

“你这分明就是欺负人,未把我放在眼里啊!”

方思珍怒冲冲地扶着腰,指着医馆门大骂:“我今天肯来跟你赔不是,那都是给你的面子,算下来,我从医数十载,还是你的前辈,那好歹还是给你面子呢!你一个小毛丫头,凭什么给你台阶你不下,也不看看自己有多少的斤两?”

被人拒之门外的方思珍很快露出了傲慢的本性,偏袒柳焕颜的花十三气恼的反驳道:“凭什么你来赔不是就一定要接受?你这就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周围人也是帮衬着柳焕颜说话,方思珍气得脸色铁青,朝着地面啐了一口:“呸,什么鬼医刹那,我就不信我这生意还做不下去,你最好没有求得到我的时候,否则叫你这小晚辈知道知道什么叫丢人!”

方思珍放了狠话转身就走,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

花十三不管柳焕颜有没有把方思珍放在眼里,一连几日每天给柳焕颜禀报方思珍的近况:“姐姐,那方思珍药酒卖了好几天了,听说效用不错,口碑好的不得了,百姓们都说有用的!”

柳焕颜反应冷淡的应了一声,继续逗宁宁开心:“由他去吧。”

方思珍真把营生重新做起来了,在柳焕颜眼中也算是有种。

这方思珍的医馆之所以能在京中名声大震,并不是因为方思珍的医术有多精湛,而是靠他祖祖辈辈传下来的治跌打损伤的药酒方子。

宁宁最喜欢听人在自己耳边谈话,不管能不能听得懂,故而此时十分高兴地为柳焕颜剥了一颗糖:“娘亲,吃糖。”

花十三由心感慨了一句宁宁还是这么招人疼爱,就被急促地拍门声吓了一跳。

柳焕颜道:“去开门。”

花十三嗳了一声去开门,门外站着的是一对打扮朴素的夫妇,妇人哭诉道:“神医,您救救我男人吧!”

柳焕颜蹙眉:“出什么事了?”

妇人心急火燎的把男人的腿伤一五一十说来,症状奇怪无比,就连柳焕颜都从未听闻。

花十三忽然想起:“姐姐,十三想起来了,京中这两天似乎很多人都在闹这样的病症,有医馆的大夫说这是新传起来的病,所有人都束手无策!”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http://www.xswww.net/21943.html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