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修(二)

    这本书里的设定,徒弟都这么敬爱师父的吗?!

    再看面前的封照炎,咬紧了牙关,脸色发黑,下颚线锐利地凸出,像是隐秘讨好的心思在师尊面前被当场抓包一样,姜时月更尴尬了。

    她清了清嗓子,淡然道:“你呢,放心修行就好,不必刻意做些事讨我喜好。我对弟子,一向一视同仁。”

    封照炎敛眉道:“是,师尊。”

    那本包过秘籍,被物归原主。少年不动声色地将书收回,书却被大力捏得快变形。

    “我给你准备了个礼物,保准你平平安安。”热枫方才兴致盎然带他去换衣服,竟塞了这么个东西在他身上。

    真是个,“好”礼物。

    回峰后,姜时月检查了一番徒弟伤势,手探上封照炎肩膀,感受体内灵气的力量:“你之前有遇到悠游子师叔教导,是不是平时在练他教你的功法?”

    “道长有教我们呼吸吐纳和打坐之术,来运转体内之气,那便是功法吗?”

    “是的。你资质很好,已经入门了。我这里有我太玄的秘籍,你可照着进行修行,相信你定能很快突破到二层。”

    “弟子定当勤奋修习。”

    封照炎接过功法,竟然没练几天就突破了太玄正清道二层。

    姜时月直接被震惊到,开始担心徒弟这样上进,会不会下山与妖物打斗,万一生死存亡也吓不到他呢。

    吓得她立刻找了一些秘法,全都丢给他。

    什么斩邪剑法,三州妖物志……要么让他练,要么让他背。

    像高中老师毫不犹豫地在七天假期里布置了四十张试卷那样,要求他必须在指定期限内修炼或者背完,届时她会检查。

    她真是个“恶毒”的师尊啊,心狠如斯。

    为了不被xxoo一剑穿心,她真的拼了。

    徒弟前两天做得贼快,她觉得苍术也许是小看了,也许这个徒弟是个天才。

    第三天,她去后山检查一套剑法的修习成果。

    *

    石头上全是新新旧旧的剑痕,剑意锋芒毕露,密密麻麻,像是日夜不眠苦修般。徒弟见到她,素日里炙热的骄阳低下了头。

    不会是她太严格,他被虐到哭了吧?

    “师尊,弟子愚钝,还没有掌握这剑法。”

    姜时月愕然,按封照炎前几日展现出的资质,这套剑法不可能难倒他,便道:“你练一遍给我看。”

    弟子持剑点头:“是。”

    一套剑法下来,惨不忍睹。

    不仅是没掌握,简直还是倒退啊啊啊。

    姜时月召出无情,白光冷然如霜雪,亲自示范道:“手腕用力,手臂和腰下也要发力,注意每招这么设计的作用。”

    她示范了遍,让封照炎再试一遍。

    可封照炎像是被封印了一样,没眼看。

    那是剑法吗!八岁小孩也不会这么练剑吧?姜时月大为震撼。

    俊美的少年站在她身前,深邃的眼眸似一汪湖泊,清澈无辜,浓眉紧蹙,嘴角似难堪地紧抿着,低低唤了声“师尊”,甚至还捂嘴挡住失态的脸。

    卑微、无助,又可怜。

    只是骨节分明的手掌下,嘴角分明恶意地勾起。

    像是深渊里无数只妖魔在妖言惑语,沙沙念着蛊惑人心的话。

    如此愚钝,她厌恶极了吧。

    会做出更残酷的事吧。

    会赶出师门吧,毕竟惊才绝艳的修仙者,怎能容下这般蠢钝的弟子。

    那样,最好。

    姜时月前几日看到的那个天才徒弟似乎一夜间被夺舍般,消失得太快,过于离奇,简直像是……装的?

    学神装成学渣,大佬装成菜鸡,这么会装?!

    她脑海中下意识蹦出这个念头,又猝然而逝。眼前少年面色沉重,眸光润泽,自责不已的模样,谁看了都说不出来是装的。

    已经很惨了,她再骂他,徒弟怕是要哭出来吧。

    姜时月黛眉微蹙,轻叹了口气。

    少年的手微微握紧,像是紧张。

    姜时月拍了拍他的肩:“无妨。”

    “这世上不是修道者都能像我和掌门师兄那样,天生为修道而生。笨拙点也没什么,笨拙点才是正常的。”她尽量说得轻盈随意,不让徒弟有心理负担。

    体贴,不丢人脸面,真是个关怀弟子的好师尊啊。

    ???

    徒弟眼眸一颤,嗓音干涩道:“师尊,可弟子过分愚钝了。”

    哎,徒弟竟然内疚至此。可苍术师叔他们都在盯着,姜时月绝不会为了资质、态度这些小事,就对自己的徒弟挑三拣四。

    姜时月这么想着,更加不会对徒弟发火了。

    七峰就师徒两个人,加起来有八百个心眼子。

    姜时月暖然一笑,少女红唇开合,目光盈盈,艳若桃李:“没关系,师尊不怪你。你只要踏实肯练,总会有进步的。”

    “……”

    封照炎嗓子里蹦出几个字:“多谢师尊,徒弟一定勤加练习。”

    夜晚的弟子卧房,床上的棉被被捶来扯去,狠狠摧残了一番。

    真能忍。

    为了达到那种心思,竟什么都能做出来。

    倒要看看她要忍到什么时候。

    次日,书室悄然走进一个人影。

    墨发束起,日光透过窗沿洒在屋内人的脸上,眼眸被阳光照得眸色浅淡,接近漂亮没有感情的琉璃。封照炎在屋内信步,脚步如蛇滑过,毫无声息。

    桌椅、香几、摆架上摆着些古书和器物,淡淡的书香在室内缭绕,只是个简单的书室。

    他走了两步,看到了桌上摆着的典籍。

    摊开的那页,正写着合欢宗的介绍。

    关键处还被圈了出来:“此派小众,但并非邪魔歪道。”

    脚步霍然顿住。眼神变得阴鸷,漂亮的琉璃瞬间阴沉下去,似有滔天煞气在翻涌,将澈然的琉璃染上阴郁骇人的黑,连空气都在隐隐震动。

    这心思还真是毫无遮掩啊。

    分明就是,邪魔歪道。

    屋内的陈设微微震动,似乎受到某种小范围内惊人的力量波动。但随着那人脸上归于淡漠,室内又恢复了平静。

    姜时月想着徒弟认真修行,便自己从主峰吃完,打包了饭食回来,给徒弟节省些修炼的时间。

    她提着木制食盒迈入书室,瞥见徒弟正在屋内,兴致勃勃地放下食盒。

    “今天有西湖醋鱼、梅菜扣肉和叫花鸡,我还带了冰糖银耳羹。我叫饭堂师傅多打点菜,毕竟修行那么花力气,还是该吃点好的。”

    再过两天她就要动手赶人了,这几天就大发慈悲,好好扮演师尊这个角色吧。

    姜时月笑吟吟地刚打开食盒,却发现封照炎僵在一边,讷讷无言地瞅着她。

    双手有些局促地绞起,轻咬下唇,像是做错事后不知所措。

    “怎么了?”

    他不吭声,脸上的不安更明显了。

    姜时月挑眉:“出什么事了?”

    “师尊,我进来想找些功法看。不小心碰到了书格,把这个碰掉了……”徒弟伸手,掌心缓缓展开一个晶莹剔透的珠子。不过现在已经裂成几瓣,不复光泽。

    辟邪珠。

    他在热枫送的“礼物”册上见过。

    价值高昂,可护主驱凶,防止低等妖物侵袭,民间多少世家贵族用千金一换。姜时月这个还是经过灵力加持的,少恒师兄赠送的。据说七峰主颇为喜欢,日夜佩戴。

    此刻待在封照炎手上,已经碎了。

    封照炎朗声道:“弟子该死,愿受师尊任何惩罚。”

    姜时月接过辟邪珠,看了半晌,耸了耸肩:“无妨,一只珠子而已,你不必自责。”

    一颗珠子,瞧把徒弟吓的。

    姜时月已是异世之魂,已经不记得那是什么灵物,当初被原主戴在身上,她嫌硌得慌于是取了下来。想必,也不是什么稀罕之物。

    封照炎怔住,漆黑的睫羽颤动了几下,咬牙又摆出了一样东西:“还有这个,也碎了……”

    那是幽灵玉。

    册上也提到,据说是与诛杀妖物时取得的上古灵器,据说有增强灵力之效。修行时若用它,修行效率将有极大提升,珍贵无比,也是江时月珍惜之物。

    他不动声色地观察着身前人的神色,眼角划过一抹极淡的笑意。

    气极了吧?想把人逐出师门了吧?

    好,好极了。

    姜时月握住那碎玉,打量了半晌。

    她当然,也不记得那玉的由来了。不过便是块玉罢了,颜色还奇怪得紧,姜时月并不是很在意。

    再说徒弟把她当什么了?

    她会是那种因为徒弟碰坏了东西,就大发雷霆甚至责罚弟子的徒弟吗?!

    当然不是!她这师尊虽然做不了多久,但也会在这几日里做个三好师尊好吗?

    封照炎低头,语带惭愧:“是弟子不好,师尊怎么罚,弟子都没有半句怨言。”

    姜时月却淡然一笑,出言安慰道:“这不算什么。珍奇异宝虽珍贵,也不过是身外之物,师父不会因为这个怪你。”

    她瞅了眼架子,指着道:“你看看有什么你喜欢的,尽管拿。”

    像在说:来,喜欢什么砸什么。

    “……”

    徒弟的眉毛好像气得抖了两下,脸色铁青:“师尊一点都不生气?”

    审视深邃的目光定在她身上,声音奇怪的微妙,像在暗示什么:“有气可要发出来,憋坏了身子可不好。”
新书推荐: 假结婚后,美女总裁竟真的爱上我 震撼全球,我的鬼屋通地府 都不宠女儿是吧?我宠! 霁月光风里 萌娃分配主神 即死游戏 我在轮回中 重生部队 跟渣男分手后假千金的还债生涯 末世孤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