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洒江天 > 《坠楼》巡演

《坠楼》巡演

    “我来吧。”他把我的手机接过去,“就你那小短胳膊照出来的除了显脑袋大也没什么别的好处。”

    我“……”哥你其实有时候没长嘴也挺好的。

    “过来些啊!照不到你。”苏暮安回头看我,“你离我这么远干什么?”

    我讶异地看了他一眼,心想这人什么时候和女粉丝拍照离得太近过?而且我离他本来也不算远,只是因为他坐着我站着,为了避嫌我根本不敢弯腰贴近他。

    “这样,你坐着我站着吧。”他突然起身,把我推到椅子前摁着我坐下,自己俯下身子到与我平齐的高度,长臂一伸,“随即响起一声,“咔嚓”。

    “照好了。”他把手机扔还给我。画面里的我因为还没反应过来而半张着嘴,满脸的惊讶。因为他离得我太近了,近到我鼻尖全都充斥着他的味道,虽然闻不出来是什么味,但却充斥着男性的温暖,令人舒心。

    “哥哥,”我僵着脖子回头看他,目光称得上幽怨,“哥哥是单只对我一个人这样呢?还是对别的姐姐妹妹都这样?”

    苏暮安懵的彻底,“都哪样?”

    我接着茶言茶语,“唉,我早便知道了,不是别人用剩下的姿势,自然也轮不到我。”他更是不明所以,半晌憋出一个字,“哈?”

    我叹了口气,苦口婆心的劝说,“不能这样啊!你这对谁都没有提防可不行,我,我是说万一啊,万一我是坏人呢?你离我这么近,万一有狗仔偷拍你呢?”

    “不会啊,这家火锅店安保性还是很好的。”他笑得自信。

    “那万一我把照片散布出去乱发谣言呢?”

    “你会吗?”苏暮安拉开我身旁的椅子坐下,两条大长腿无处安放似的曲起又放平,那双会蛊惑人心的眼睛泛着笑意,又问了一遍,“你会吗?”

    我的心陡然收紧,“当然……当然不会。”

    苏暮安朝我摊摊手,好像在说,“你看,那不就结了。”

    “可是最近这饭圈不是特别乱嘛,你身处高位,不定多少人都等着你栽跟头呢,还是小心点好。”我很认真地看着他,继续说道,“国家现在大力整治娱乐圈,把那些道貌岸然的人都绳之以法了,这是一个契机。”

    我说得起劲,没注意到他眼神又恢复了最初那直愣愣盯着我看的样子,像是透过我在看另外一个人,但更像是回忆起了什么遥远的过去。

    “我知道苏老师和那些偷税漏税,违法犯罪,卖国求荣的人不一样,也知道您在这肮脏的地方坚守了十年的本心实为不易,可那个地方实在不能用感情去衡量,每个人所在乎的无非就是自己的权益。”

    “所以我希望您啊,有与天争锋的勇气,吉星高照的运气,力挽狂澜的实力。不求可以达到什么高度,但愿能永葆初心做自己。”

    苏暮安一直静静听着,见我说完才不自然地偏过头去,艰难地吐出一个字,“好。”我诧异地看向他,他眼尾竟是一片猩红。

    我顿时便有些不知所措。

    “啊不好意思,那个我客人要来了。”他拿起手机看了一眼,“你……”

    “诶诶好!我马上走。”我最后狐疑地看了苏暮安一眼,虽然感觉他在找借口赶我走,但还是乖乖地遵循了他的逐客令,然后攥着签名去找祁晚。

    “你追个猫这么长时间?”她抬头看我一眼,“不是,大姐,猫呢?”

    我把签名平铺在祁晚面前,指了指楼上,“我遇见苏暮安了。”祁晚手一抖,人瞬间就炸了,她眼神在签名、我、我手指的方向来回扫荡,一字一顿的问,“你、看、见、谁、了?!”

    我哈哈一笑,生怕她不信,“苏暮安啊,安帝宝贝啊!”

    我跟祁晚解释清楚前因后果之后,她差点没给我掐死,“温!潇!颜!你居然有好事不想着我!你看见苏…唔!!!”我一巴掌按她嘴上,“你小声点!他就自己一个人,一会儿被粉丝发现就麻烦了。”

    祁晚瞪我一眼,“不行,我也得上去找他要个签名。知道我的白月光心头好就在楼上这谁还坐得住。”只是她前脚还没迈出去就又被扯了回来。

    “你别去了!他说来客人了,你这再上去属于骚扰了昂。”

    “那你……”“我这不是不故意的嘛,再说你今天下午就能看见他了。”

    祁晚到底还是骂骂咧咧地坐了回去。

    “这签名送你了行吧?”我大义凛然地甩给她,“肤浅的女人,拿去!”

    祁晚嘴上说着我不讲义气,手上的动作倒是一点不慢,她毫不客气地把签名一把扯过来塞包里,“这还差不多。”

    嘶——没关系,我还有合照……

    “对了。”祁晚问了一句,“咱是不是得查查下午那个巡演的电影简介啊,那个叫什么来着?”

    “《坠楼》好像是。”我掏出手机百度,把上面的介绍一条一条读给祁晚。

    “该影片讲述的是男主尹凡秋身为警察,相恋四年的女友竟在其求婚当日从四楼一跃而下而变成了植物人……”

    “又是个悬疑破案的?”祁晚一脸无语,“苏暮安到底有没有自己已经快二十四的自觉性啊,人家二十四岁嘎嘎乱杀,吻戏欲的不行,这小子天天不是破案就是探险是吧,他下一个是不是该拍盗墓的了?”

    我往下翻演员表,不得不说苏暮安这男德守的是真的好啊,几个主角全是老戏骨老搭档,唯一一个女一号就是尹凡秋那个开头就躺尸的植物人女朋友。

    挺好,他是懂得怎么守男德的。

    守得很好,下次别守了。

    我随意翻动着,目光扫过导演,编剧时猛地顿了顿,“哎!《坠楼》的导演和编剧都是苏暮安本人诶!”

    “哈?”祁晚把脑袋凑过来,“他长进不小啊?我记得前几年他刚转型演员时演的还比较生硬呢,现在剧本都能自己编了。”

    我把手机熄了屏放在桌子上,端起咖啡砸了一口,“咱家安帝呢,只要努力就没有办不成的事,他前两年演技不好是因为他小时候主攻的是唱歌。”

    祁晚说她简直没眼看我这不值钱的样子。

    “你又没事了是吧?你那眼还红着呢就开始安帝安帝的了,是不是让你天天在他旁边你就不会抑郁了?”

    我不理会祁晚的阴阳怪气,接着不值钱地笑,“应该是吧。”

    苏暮安于我而言,不仅仅是个唱跳rap演艺都混得开的顶流,更是我一次次差点沉溺落寞时人生道路上的启明星。

    这句话很烂俗吧。可能是因为别人也不懂我的自我救赎。

    熬不下去的时候我就会提早几分钟到班,偷摸着打开多媒体放苏暮安的歌。从少年到青年的歌,我都听。

    我听他唱,唱他这么些年在娱乐圈翻爬滚打的心酸。再抹干了泪扪心自问,温潇颜,他能从白手起家把自己混成亿万身家,你作为他的粉丝是不是给他丢脸了啊?

    毕竟如果他受过的伤可以作为勋章的话,那么苏暮安早就应该战功显赫了吧。
新书推荐: 萌娃分配主神 即死游戏 我在轮回中 重生部队 跟渣男分手后假千金的还债生涯 末世孤楼 愿青山 一人一剑,人间无敌 周氏长生仙族 双生花开,异界之旅即将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