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洒江天 > 抑郁患者

抑郁患者

    “其实我觉得吧,这么好的事都让你给遇到了你就别想太多了呗,这种便宜不占白不占啊,人家系统又没骗你人又没骗你钱的。”

    我没祁晚那么心大,又从来都是个做事不过脑子的乐天派,我总觉得这件事情过于诡异,诡异到似乎只能用小说剧情里才会出现的“系统”来解释。

    可我始终不相信现实生活里面会有“绑定”这么一说。

    “要真是什么骗子咱倒是无所谓,我这新手机又没绑定银行卡,微信里头也没几个钱,但是万一这人要是苏暮安的黑粉私生……会不会对他造成不利呀?”

    “哈?”祁晚听得一愣一愣的,“能造成什么不利,说你是他绯闻女友?”

    我“……6。”

    “诶呀你别多想了,会不会有不利咱明天下午见着苏暮安不就知道了吗?”祁晚如是安慰我。

    也对,我安帝的巡演傻子才不想去看。

    我把两张票归置好后,又窝在沙发上继续刷视频,然后……就挺特么猝不及防地把数学□□刷出来了。

    有那么一瞬间我手都在抖。

    我翻阅着答案,脑海里回想起前天我坐在数学考场上心悸到窒息的画面。那几道明明知道怎么做却算错了的题已经宛若梦魇一样折磨了我整整两天。

    我盯着手机冷笑,一点继续玩下去的欲望都没有了。网络上全部都是指责今年高考题比去年简单的话题,上一届的考生在抱怨不公平。可是他们为什么不动脑子想想,高考是选拔性的考试,就算简单又能简单到哪去呢?

    我为高考付出的代价过于惨重,但是收获却从不与之成正比。

    就比如上了高中之后,本来睡眠质量嘎嘎好的我,一宿一宿的失眠。

    我总觉得,在我高中这个地方,好像只有我是格格不入的。

    这三年,好像只有我把曾经受过的那些伤害放在了心上。

    是我太小肚鸡肠了吗?可我忘不掉那些高高在上的优秀教师打着正义的旗号颐指气使的嘴脸,我忘不掉那一个又一个扇在学生脸上的耳光。

    打不还手,骂不还口,谁是谁非,哪里是我们这些学生说了算的呢。

    我仰躺在沙发上,不知不觉被泪水模糊了眼眶,如果这是一次普通的月考,那我会得到什么呢?恍惚中我看见我们年级主任的脸凑到我面前,拎起我的衣领凶神恶煞的瞅着我。

    “我怎么给你说的?!不要跟一道题死磕!!!就听不进去是吗?!你这是在给班级拖平均分你知道吗?!”四周很静,可我耳边嗡鸣作响。

    “哭哭哭,就知道哭!一个差生,你还有脸了你。”又是熟悉的腔调,压得我喘不过气。我顺着沙发的靠背缓缓滑下,整个人蜷缩起来,心脏一缩一紧。

    我不是差生,我无声地在心里解释,小学初中的时候我也曾是万众瞩目的存在,我只不过是因为优秀,而被迫加入了一个所谓“优秀”的阵营。

    我的高中花了三年的时间教会了我宁当鸡头不当凤尾的含义。

    三年的时间足够将一颗棱角分明的石头打磨圆润,每天血的洗礼也足够让我的一身傲骨碎落满地。

    我不愿再去回想高考那几天窒息的感觉,可回忆不停地钻进脑海,挥之不去。

    我是不是生病了,否则情绪为什么会在这一瞬间突然崩溃,为什么明明已经脱离了泽知这所人间炼狱的我,依旧恐惧。我退出视频点开微信,颤抖着手指拨了个微信电话出去。

    “姐姐,”我大口大口喘着粗气,“明天陪我去精神病医院看看吧。”

    “去哪?咋了你犯病了?哈哈哈哈……”祁晚的笑声伴随着我抽泣的声音越来越小,她终于意识到不对劲来,“温潇颜?你哭了吗?到底怎么了?”

    我慢慢地站起,适应着缺氧的不适,而后温吞地走到卫生间去洗漱。

    “怎么回事?你说话啊!”祁晚急了。“刚才不还好好的吗?”

    是啊,刚才拿着票的时候我不是还在憧憬明天和苏暮安见面时的情景吗?

    我突然想起殷曈,想起她第一节课时还在与我谈笑风生,又想起她在第二节课时毫不犹豫地划出丝丝血迹。

    “我可能是……病了吧,抑郁症什么的。”我边刷牙边嘀咕着。

    “啊?不是……你怎么……你这三年……”祁晚震惊得有些语无伦次。她努力地组织语言想安抚我,“这样,你……你先睡……我明天早上给你联系联系心理医生,然后带你去看病。”

    “你别慌啊,这抑郁症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有病咱就治呗。”

    挂了电话,我洗漱完毕,扑倒在床上,不禁想咱俩到底是谁更慌一些?

    祁晚担心我所以难免会慌乱,可她不知道的是在我十四岁高一那年冬天,从失眠开始,我就已经经历过那种刻骨铭心的绝望。这种抑郁的滋味啊,已经伴随我好多好多年了,只是我从不敢表露出来,父母便无从知晓。

    在学校里失眠是可怕的,就像《百年孤独》里所描述的一样,你永远都无法预测那无尽的黑夜会带来什么。

    在学校十点多打熄灯铃,第二天五点半就要起床上早操。明明已经累了一整天,可是人一躺在床上就莫名其妙的精神亢奋。

    每个失眠的夜晚,我听着宿舍里其余十个人均匀的呼吸声,都感到分外凄凉。

    孤身求学在外,唯一一个和我一起长大,把我当妹妹一样照顾的闺蜜不在我身旁,所以没有人可以救我。

    我需要自己忍受老师的谩骂,同班同学的阴阳。

    而我所遭受这一切的原因归根到底:就是因为成绩啊。

    泽知是一所只实行应试教育的学校,在这炼狱一样的地方所谓德育与人性的光辉少之又少,我的高中就像是一个小小的社会,让我提前几年尝遍了人情冷暖,人心险恶。

    在成人的世界里,利益、金钱、势力,这些都可以是各行各业纷争的物什,而在学校里所攀比的无非就是——成绩嘛。

    所以像我这样的差生,就活该被人踩在脚下。

    其实我早该适应这样失眠的夜晚,我的眼泪在这三年里早该流干了。

    可是今夜,我感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恐惧,一种来源于束缚的恐惧。

    哪怕我告诉自己高中生涯已经结束,我已经离开了泽知那个鬼地方,可是夜深人静时午夜梦回,我的记忆还停留在过去。

    那种感觉就像是,我的灵魂被束缚在校园里,束缚在那个噩梦开始的地方,然后不得不循环往复地经历过去。

    走不脱,跑不掉,撞不破。

    最可笑的是大部分人一听我是泽知的学生,就会带着几分崇拜的样子看向我,“你学习成绩特别好吧?听说在汇盛市上学的都是学霸。”

    这个时候如果我说我学习成绩并不好时,他们就会自以为是地露出了然的表情,“学霸都这么谦虚。”“就是,学习成绩再不好也比别人好多了。”

    我阐明的事实在别人听来只是凡尔赛,可只有我自己明白这其中的弯弯绕绕。
新书推荐: 即死游戏 我在轮回中 重生部队 跟渣男分手后假千金的还债生涯 末世孤楼 愿青山 一人一剑,人间无敌 周氏长生仙族 双生花开,异界之旅即将开始 仙帝你也敢抢亲?反手挖你至尊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