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产品

2021最火(闺蜜扒开我的腿用黄瓜折磨我)全文阅读

墨玉倾叹了口气,柔声道“现在想来,其实我一开始便是喜欢你的,只是一直不敢相信罢了,幸好兜兜转转了这么一大圈你还是我的,小七儿,等回去我们便成婚吧,你年纪也不小了。”

  “哈?”傅七心中甜蜜,面上却很嫌弃的说道“当初是谁嫌弃我年纪小来着?这才不过短短数月,又觉得我年纪不小了,果真男人的嘴骗人的鬼,没一句正经话。”

  “当初是认真的,现在也是认真的,只不过若要让我再等个两三年,我恐怕会疯掉吧。”

  有了这次的生离死别,他更加担心未知的未来了。

  若事事不能自己做主,那便活好当下。

  这是他这次过来唯一明悟到的道理。

  傅七点了点头,心里暗暗道“让我等那么久我估计也疯了。”

  夜晚大家难得坐在一块儿吃饭,所有人都是一脸高兴,桌上摆着一些干粮,大家也吃的十分开心。

  傅明远他们大口的喝着酒聊天,直到半夜,人都醉的差不多了,傅明远跟墨玉倾还是没有半点醉意,甚至连脸颊都没红。

  一口酒下肚傅明远放下酒杯起身,看着众人沉声道“之后的事情便交给你们吧,我们也该走了,若有缘分往后再一块儿喝酒聊天吧。”

  所有的事情他都安排妥当,如今他想迫切的见到宋云儿。

  白日里他召集大家商量,说的便是关于假死的事情,对于他们的决定,那些人虽然觉得可惜但也没有阻止,谁都明白,如今的皇上留不住人。

  与其尴尬的回去,不如当做已经死了。

  皇上或许会为他掉几滴眼泪,但朝中皇子众多,很快的他便会被人遗忘。

  如此也好,很早之前他便想离开那座牢笼了。

  那些人好似听懂了一样,嗯了一声。

  他们连夜收拾东西离开了。

  回去的路程耗费了十来天。

  等他们回到城里时外面没有一个难民,一切好似恢复到了以往的模样。

  在城门口,他们看到几个熟悉的身影。

  那几人在看到他们后,笑眯眯的朝着他们挥手,其中一人挺着几个月大的孕肚,看着他们回来红了眼眶。

  傅明远内心一动,飞快的走上前紧紧的抱住宋云儿。

  “云儿,我回来了。”

  宋云儿连上洋溢着笑容,泪水顺着脸颊滑落,轻轻的嗯了一声“回来便好。”

  不需要太多的言语,短短四个字足以表达一切。

  宋云儿整个人看起来消瘦了许多,可想而知他在家里是如何的担忧。

  好在一切都结束了。

  萧子故跟纳兰嫣儿手牵着手,笑着道“我们就知道你们肯定能平安回来的,如今外头传言多亏了国师跟王爷,你们之后可是名人啦。”

  墨玉倾微微一笑,亲民了许多,对着他们二人抱拳,真挚的道“这次之所以能够顺利渡过难关,很大一部分都是多亏了二位鼎力相助,若非二位的米粮,我们恐怕都要死在北方,这份恩情墨某记住了,日后定当报答。”

  二人诧异的看着他,一副见了鬼的样子,甚至不敢相信眼前的人真的是墨玉倾?

  上一次见面,他还是冷冰冰的样子,这次居然变得能说会道了,着实让人意外。

  萧子故撇嘴,面无表情的说道“墨公子想多了,我们不是帮你,我们只是在帮傅姑娘而已,谁让我们是朋友呢。”

  语气别扭生硬,墨玉倾丝毫不介意,将傅七搂进怀里“小七儿,是我的夫人,帮她便是帮我这话没毛病。”

  萧子故冷笑“你们还没成婚呢,这话说的有点早了吧。”

  “不早,明日大婚。”

  他这话一出着实吓坏了不少人,就连傅七都惊讶了,没好气的道“你们够了啊,适可而止,成婚是一辈子的大事儿,怎么能如此粗略的就定下了,没有八抬大轿老子不嫁。”

  知晓他们俩在闹别扭,但结婚岂非儿戏。

  她心底可是想了不下几十种的法子,势必要把自己的婚礼办的没有任何遗憾。

  其他人反应过来,纷纷笑的合不拢嘴“师傅,你这太着急了点吧,想要娶妻哪里是这么容易的事儿,想想你以前是怎么对小七儿的,我觉得吧这个事儿不能着急。”

  纳兰嫣儿也跟着起哄“可不是,你当初把小七伤的那么深,现在知道错了,想娶她了,可没那么容易。”

  “对对对。”宋云儿嘿嘿一笑,眼底精光大作,搂着傅七的胳膊道“你可不能这么容易就让我师傅把你给娶了,你也得虐虐他呀!把他虐的不要不要的,哭着喊着说我错了,求求你原谅我吧,这样才对呀,不然多对不起你以前为他流的那些眼泪。”

  “对对对,不能就这样轻易同意了,让云儿姑娘想个话本,咱们再给虐回去,最后再同意这样才公平。”

  两人一个抓着他一边胳膊,说什么都不能就这样轻易的同意了。

  “俗话说的好,越容易得到便越不懂得珍惜。”傅明远也掺和进来,挤眉弄眼的道“我觉得这话说的十分在理,你们瞅瞅我,跟云儿在一起多不容易呀!少说也被打了好几顿吧,不光被她打还要被墨兄打,我都丢了半条命才追到的,墨兄你短短几句话就想抱得美人归。这事儿咱们不同意。”

  说话间傅明远把萧子故也拉了过去,意思很明显。

  萧子故满脸微笑“的确不该如此便宜他。”

  一句话摆明了立场,墨玉倾孤立无援,只好苦笑着道“那你们想如何?小七儿,你不会任由他们欺负我吧。”

  傅七挑眉,咳嗽两声俏皮的眨了眨眼道“我觉得他们说的的确有几分道理,你瞅瞅我以前都快哭死了,老伤心老伤心了,你都不看我一眼,这会儿后悔了吧,的确不能就这么轻易的给同意了。”

  墨玉倾哭笑不得“那你想要如何?真再虐回去?”

 文学

“虐这种事儿还是免了吧,我心脏不太好,不过咱们可以从别的地方下手呀!”傅七嘿嘿一笑,挽着纳兰嫣儿跟宋云儿的肩膀道“天气正好,不如咱们一道成婚吧,那场面肯定很热闹。”

  “何止是热闹呀,肯定是鸡飞狗跳呀,哈哈哈不过有点意思。”三对一块成婚,的确闻所未闻。

  也让她们更加期盼了。

  纳兰嫣儿有些期待的看向萧子故,光一个眼神萧子故就明白了她的意思,无奈扶额“你若喜欢那边一块办吧。”

  “好耶!那就这么愉快的说定了。”纳兰嫣儿红着脸满心欢喜。

  接下来的事儿便是找出一个合适的日子,把婚事给办了。

  几天后京城便又传来了消息,侥幸活着的御医们回去上报,国师跟远王爷都在救治灾民的途中不幸染病身亡,尸骨已经火化了,只留下了贴身玉佩。

  这事不少人觉着惋惜,皇上更是当场流下了悔恨的泪水,为他们建立衣冠冢。

  而后两日未上早朝,第三日便传来皇上病重的消息,第四天驾崩了。

  传位给了大皇子。

  大皇子深得民心,如今继承皇位也算是众望所归。

  至于皇上到底为何而死,这些也只有他们自己知道了。

  关于这件事傅明远虽然惋惜却也没有其他的想法,喃喃自语道“从一开始父皇便是错的,若当时父皇做的不那么绝情的话,百姓还有活路,也不会走到如此地步。”

  皇上之所以死大部分原因还是为平民愤,否则他不死,迟早有一日百姓会造反。

  谁也无法接受一个曾经放弃了他们的君主,即便后来悔悟了也是一样的道理。

  墨玉倾点了点头,从容的喝下一口茶水“这一切都是命中注定罢了,不必觉得惋惜,即便没有发生这次的事情,以后遇到事情了,照样也会变得如此,你父皇不是当君王的料子。”

  从很早以前他便说过。

  皇上自己心里也明白,他毕竟是武将出身,遇到事情了只会以暴制暴,或者斩草除根,根本不会去细想其他。

  若非这么多年有他在旁进言,恐怕他早已铸成大错。

  傅明远点头“我明白,也正是因为这样,父皇才格外的讨厌我,他想将自己的儿子培养成为一代明君,在我领军的那一刻,我便知晓结果,不过我不后悔,我对那个位置没有兴趣,我想要的只是国泰民安罢了,至于最后谁坐上那个位置对我来说,都无关紧要。”

  “你能想开也算是件好事,不过如今大皇子继位,他未必能容得下你。”

  大皇子那人他见过的次数不多,从旁边能看出来,大皇子看起来面色和蔼可亲但背地里却是个心狠手辣的主。

  毕竟身在皇家,他能一步步稳稳坐第一也是有原因的。

  傅明远咧嘴一笑,看着下边正在说书的先生,毫不在意的道“管他呢,不管他容不容的下我,我都已经死了,他还能如何?难不成他还能去把我的骨灰找出来验证一番?况且他就算知晓我还活着,我都放弃了自己的身份,他还有什么好说的?”

  “我如今只是个普通的百姓罢了。”

  “是么。”这种事儿谁说的准呢?

  墨玉倾不再多言,他打心底里觉得,还有大事要发生。

  看他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傅明远抓过一把瓜子放在他手里“哎呀,莫须有的事情就不要去想了嘛,咱们过好当下就够了,你有心思想这些,还不如想想成婚之日该怎么办吧,云儿肯定不会这么轻易让你取走傅姑娘的。”

  提起这个事儿墨玉倾一个头两个大,无奈的望着他道“你还好意思说,自家媳妇都管不住,不会替我说些好话?比如就此作罢之类的,你别忘了,你们成婚后你可是我的徒夫,信不信我给你穿小鞋?”

  “你饶了我吧。”傅明远苦着脸,委屈巴巴的道“一大早上云儿就给了我警告,说最好不要帮着你说话,不然有我好看的,不是我说啊,墨兄,你下次教徒弟时能不能掖着点儿,别一股脑子的全给教了,你不知道我现在过的有多苦啊,打又打不过,说又说不过,我委屈。”

  一个大男人武功还不如自家婆娘,这话说出去他多没面子。

  墨玉倾给了他一个眼神让他自己体会“是她天赋极佳,我只教了些许,她学得快,够聪明,至于你打不过她,很正常,若是任由她继续下去不出个十年武功怕是要在我之上了。”

  其实若非宋云儿总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武功早就超凡了。

  偏偏她心思多,又喜欢玩,很难专注在一件事儿上。

  对此他多少觉得有些可惜。

  傅明远叹气“那还是算了,我可得看着她点儿,不能再让她练了,否则我真没好日子过了。”

  “出息。”墨玉倾十分不屑的撇了他一眼。

  傅明远裂开了“墨兄你是没体验过那种感觉,要让傅姑娘比你厉害你就知道了。”

  一想到傅七跟宋云儿一副性子,墨玉倾果断的道“我会阻止。”

  “你也知道。”傅明远翻了个白眼继续躺尸。

  一壶茶喝完,两人才慢悠悠的出了铺子,两个人模样出众,一走在街上引来不少的女子回头。

  傅明远似乎十分享受这种瞩目,满脸春风得意的道“果然呀,不管在哪里都有不少的女子为本王痴狂呀。”

  墨玉倾:你要脸吗?

  傅明远:不好意思,脸是什么?

  很快的,大婚之日近在咫尺,夜里,他们遇到个很意外的人。

  “徐御医。”

  当初在北方诊治的御医,当他找上门来时墨玉倾跟傅明远都很意外,但还是把人请进了家门。

  “徐御医,这么久不见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傅明远给徐长年倒了杯茶。

  徐长年连忙谢恩,被傅明远给拦下了。

  “如今我只是个普通人罢了,徐御医不必再行大礼,也不必再喊我王爷,我听着怪怪的,直接叫我名字便好。”

  “这怎么行。”徐长年摇了摇头,坚定的道“王爷就是王爷,即便王爷假死了如今也还是王爷。”

  见他这么固执傅明远也懒得跟他争,问道“不知徐御医怎么会出现在这里?你们不应该在皇宫里伺候着?”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http://www.xswww.net/35123.html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