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仓库货架定制大全首页
  2. 产品

不许穿内衣高H 玩弄我的两个奶头子

苍月鹰张开了双眼,清澈的眼眸之中闪过一丝金光,他茫然坐起身,看着自己身边空无一人,只有茂密的树木和更远处隐隐传来的低吼声。对于一个经历一路追杀的六岁孩童而言,这无疑是一件恐怖的事情。可苍月鹰却并不惊慌,而是喃喃道:“他们去哪了,师父,姜陵,沙伯伯。”

  苍月鹰站起身,转身看着周围,他不知道往哪里走,所以在原地没有动弹。

  妈妈告诉过他,找不到大人的时候,就站在原地不要动,等大人来找他。他相信师父和姜陵一定回来找自己,他们不会抛下自己不管的。

  就在这时,苍月鹰听到一阵树枝刮蹭的声音传来,他看向那边,随后急忙跑到一颗粗壮的树后蹲了下来,他虽然没有念力可以探查,但仅凭直觉他便知道,来的人不是他要等的人。

  他小心翼翼的蹲着,两只小手攥成拳头放在胸口,尽量不发出任何声响。

  “好香的味道啊,离得很远我就闻到了呀,到底是什么呢?”一个稚嫩的孩童声音响起,脚步声逐渐靠近。

  苍月鹰皱起眉头想了想,以为是谁家孩子走到这来了,他刚站起身,但下一刻便想到了来者是谁,顿时小脸一白,可他想再蹲下已经来不及了。

  “嘿嘿,看我发现了什么。”来的的确是个孩子,他看上去和苍月鹰差不多大,穿着脏兮兮的破旧袍子,脸上还有被树枝划破的伤口,光看外表像是个流浪的可怜小鬼,但若是看到他的眼睛,就会发现那里有着完全不属于孩童的戏谑与贪婪。

  苍月鹰知道自己被发现了,也干脆站了出来,握紧小拳头,紧紧盯着对方,确认这家伙正是乌斯尔身边的小鬼。

  “真的是你啊。”残月嘿嘿笑着,双眸泛光的看着苍月鹰,甚至有口水从嘴角流了下来。

  孩童流口水不算是什么稀奇的事情,但残月此时的样子,完全像是一只看到一块鲜肉的幼兽。

  “这是我们未来的神子大人!”残月高举双臂,仿佛要叩拜一般,但下一刻他舔着口水道:“如果能把你的血喝干,我是不是也会变成神子啊?”

  苍月鹰眨了眨眼睛,腮帮子鼓鼓着,十分认真道:“喝人血是不对的。”

  残月那带着疯癫的面部表情明显僵硬了一下,而后他也很认真反问道:“为什么不对?这是我的修行方法!”

  苍月鹰理所当然道:“修行可以,但你不应该伤害别人,这叫…损

  人利己。”

  “既然是修行,当然要让我自己变强,只要变强,其他都无所谓。”残月也十分坚定道:“损人利己怎么了?你听过弱肉强食没有?”

  “弱肉强食,那是动物的法则。”苍月鹰说着说着不由想起师父教自己这些知识时的状态,便以教育的口吻说道:“人是有礼节的,是有良知的,不能像动物一样活着。”

  “嘶…”残月不愿意听这样的话,却又不知如何反驳,便问道:“这是谁教你的?”

  苍月鹰微微挺起胸口道:“我师父。”

  残月接着问:“你师父是谁?”

  苍月鹰自豪说道:“我师父是百里疾,他是神庭司命,而且是全天下神庭之中,最厉害、最会解读神意的昭谕司命。”

  “切,就是个昭谕司命,我师父连庭主都杀了好几个了,你师父没有我师父厉害,那他说的话就没有我师父说的话厉害。”残月扬起下巴,稚嫩的声音却说着轻狂的话语:“我师父说神明已经没了,世间的规矩就没了,现在就是弱肉强食的时代。”

  苍月鹰面容肃穆,平静回道:“你师父错了,规矩不因神明而存在,理当存在于人心之中。”

  残月一愣,问道:“这又是谁教你的?”

  苍月鹰挠了挠头,腼腆道:“这是我自己想的。”

  “呸,我不信。”残月冷哼了一声,带着几分不肯服输的恼怒指着苍月鹰道:“懒得和你废话,今天你落在我手里,就自认倒霉吧,你师父和神子都不在,你只能乖乖等死。”

  苍月鹰再次握紧小拳头,目光炯炯道:“我是不会怕你的。”

  残月咧嘴便冲了过来,像是一只小幼兽一样冲向苍月鹰。

  这两位小朋友,苍月鹰今年刚六岁,残月满打满算才五岁,虽是残月年龄小,但光靠表面的战力,反而是他更占优势。

  要知道小孩子身体根基未成,神智也未发育完全,是很难修炼的。如果把修行比作是往一个容器里装水,并且随着水越多这个容器同时在逐渐扩大的过程,那孩童就是一个还没长好、满是窟窿眼的盘子,根本就装不了水。

  所以即便是一些世家子弟,也只不过是从五六岁起做些简单的锻炼来打基础,八九岁才能开始正式修炼。

  像苍月鹰在百里疾身边学习的是知识礼仪,悟的是神性神意,并没有急着修炼。

  而残月不一样,他从娘胎里出生没过几个月,便被乌斯尔带走,并一直带在身边。残月从小就被乌斯尔以鲜血饲养,传授血咒术,算是乌斯尔硬生生用禁术把这盆子掰出了形状、补上了窟窿,使得残月现在已经有了等同于地转中境的实力。

  乌斯尔之所以在这个孩子身上下这么大精力,可不是一时心血来潮,更不可能是他爱护幼小,而是残月本身也确实生了一副适合血咒术的好底子。不说是百年一遇,那也是万里挑一了。

  残月嗅得到苍月鹰身上的香气,那是极为罕见的上等血液的味道,比残月之前喝过的任何鲜血都要美味,简直太诱人了,残月说要将他的血吸干,并不是什么恐吓或者是夸张,而是心中最真实的想法。

  眼看着残月就要扑到苍月鹰身上,但下

  一刻,一只大手抓住了残月的后颈,将他提了起来。

  残月回头看了一眼,那是一个高大魁梧的男子,他肤色泛红,脸上还有很多疮口,一对血丝充满的眼眸里尽是阴厉。

  这张脸足以让大多数小朋友吓得睡不着觉,但残月并不害怕,反而挣扎骂道:“岩井你个大傻子!放开我,我要喝他的血!”

  被称作岩井的家伙只是看着别处冷声道:“这小孩身上有防御法器,而且…有人来了。”

  下一刻,一道人影从天而降,巨大的灵翼掀飞周围的落叶和尘土。

  姜陵站在苍月鹰身前,头也不回地问了一句:“你没事吧?”

  “姜陵叔叔,我没事。”虽然姜陵没回头,但苍月鹰还是点了点头。

  姜陵盯着看了一眼那魁梧的血肉傀儡,又把视线放在残月身上,皱眉道:“你就是乌斯尔身边的那个小孩?”

  “就是我,你难道就是姜陵?”残月也不害怕,反而呲牙道:“天行者的血我喝过很多,味道很差,但你好像不一样啊。”

  “小鬼头怎么这个德行。”姜陵嘀咕了一声,而后再次把视线放在了岩井身上。

  他很清晰的感觉得到,这个血肉傀儡,出奇的强大。

  岩井将残月扔到了身后,也直视姜陵道:“我是南燕武宗宗主,岩井道一。”

  姜陵道:“南燕武宗不是被乌斯尔灭门了么?你这宗主怎么吃了药给人家当狗腿子?”

  岩井道一漠然道:“若是牺牲一宗的废物能换来我的永生,那他们死的也不算冤。”

  “是,他们死的不算冤。”姜陵嗤笑一声,眸带杀意道:“他们冤就冤在拜入你们南燕武宗,拜你这种货色为宗主。”

  “我这种货色…”岩井道一取出一把长矛斜指姜陵,冷然道:“现在要杀了你。”

  “试试吧。”姜陵收起灵翼,身上光晕一闪,霎时间黑发狂舞,黑衣如墨,桑榆剑夜枫刀已然握在手中,瞬间完成与荆戎通灵。姜陵以藤蔓将苍月鹰送远了一些,他眸子冷冽道:“欺负小孩子,大人可不能不管呐。”

  轰然一声,岩井道一的脚把地面踏出一个凹陷,他悍然冲出,一矛直指姜陵的胸口。

  姜陵同时抡起刀剑,压住长矛,而岩井道一挑起长矛,施展怪力直接把姜陵从地上掀到半空。

  姜陵翻转身体,刀剑一起斩过,夜枫刀斩的是刺来的长矛,桑榆剑斩的是岩井道一的脑袋。

  岩井道一手腕发力,长矛改变轨迹,要从刀剑的空隙之中刺向姜陵的脖子。

  姜陵也随之变招,他以刀剑夹住长矛,借力在空中旋转半圈,而后以左膝砸向岩井道一的额头。

  岩井道一倒是不避不闪,反而以额头撞了上去。

  膝盖与头骨碰撞,发出的声音却像是铁锤砸在了铁锭上,震得周围树木洒下一片落叶。

  姜陵身体倒飞,蜻蜓点水一般落在一根纤细树枝上。

  岩井道一的双腿陷进了泥土之中,额头上更是有着一个明显的乌青印子,但他面不改色,凶恶地抬头盯着姜陵道:“就这点本事?”

  姜陵冷哼道:“头铁是吧?再来!”

 文学

岩井道一,七十三岁,二十二年前晋升玄极下境,成为南燕武宗第五代宗主。

  南燕武宗,名字里带一个武字,点明了这是一个修习武道功法的宗派,这宗派有着百年历史,但这百年来也没出现过几个武道大家,宗内天变境的高手都屈指可数,只能算是个二流宗派。直到岩井道一晋升玄极,南燕武宗这才有了定海神针,得到了各方关注,一些闻名遐迩的大宗大派送来贺礼,甚至秋田家都派人登门拜访。

  岩井道一到达了无数修行者梦寐以求的玄极境界,原本他也以为到了玄极之后便可擎天架海,无所不能。但真正到达玄极之后他才明白,玄极远远不是修行的终点,而是刚刚有了跻身强者领域的资格。

  在这个领域之中,还有着许许多多站在他头上,可以将他挥手抹去的恐怖人物。

  岩井道一不安于现状,更加拼命修行,但他天赋有限,南燕武宗的修行资源更是远比不上那些世家皇族、鼎盛宗派,又是苦修十五年,他已经生出白发,却还是无法迈过玄极中境的门槛。

  他不惜舍下老脸前往秋田家祈求灵丹妙药功法秘籍,秋田家虽然认为他这一身玄极修为有些许利用价值,但又怎么会把上乘丹药送给这个外姓家伙,只随便送了些东西敷衍了事。

  卡在修行瓶颈的岩井道一陷入迷惘,渐渐的他脾气越来越差,身为宗主却很少理会宗派琐事,甚至还常常J淫宗内女弟子,以无端罪名处死胆敢反对他的人…

  直到十天前,一个男子带着一个小孩踏入了南燕武宗山门,他们脸上带着邪恶的笑容,没有任何言语,挥手间屠杀了十几位南燕武宗的弟子,即便是天变上境的长老,在那位魔头面前也毫无招架之力。

  弟子们跑到他的门前哀求他出手拯救山门,但他仅仅感受着那位魔头的恐怖气机,就连反抗的念头都没有了,脑海里想的只有如何逃命。

  那魔头来的比他想的要快,他只得跪地求饶,愿意把南燕武宗的一切都送给对方。

  魔头冷笑着看着他,扔给了他一枚赤色丹药,告诉他只要吃了药,便可晋级他觊觎已久的玄极中境,但代价是以后这条命要供他驱使,直到替那位大人征服天下的那一天。

  而当那位大人成为新神之后,便可赐你永生。

  虽然乌斯尔问他“愿不愿意”,但对于岩井道一而言,这可不是一道选择题,只想活下去的他毫不犹豫地吞下了那颗带着血腥味的丹药。

  他如愿以偿晋升了玄极中境,甚至变得比他想象的还要强。

  随后,他不但纵容乌斯尔杀光了南燕武宗的弟子,甚至有一部分弟子还是死在他手中…

  感受着自己体内暴虐的鲜血,这种从未有过的强大感觉,让岩井道一完全忽略了宗门灭绝的悲痛,反而坚信是苍天有眼给了他这样的机会。

  如果真的能追随那位大人征服天下,说不定真的可以获得永生!现在却有人敢拦在面前?区区一个天行者,也敢阻挡新神的脚步,找死!

  岩井道一手持长矛,浑身一震,浓郁刺鼻的血腥味从他身上散开,他的皮肤变得更为泛红,双眸已经尽是血色,修罗一般的威压从他身上散开。

  “去死!”红色掠影一闪,岩井道一飞身刺向姜陵。

  姜陵踏断树枝,以刀剑正面迎上。

  血色长矛连续突刺,化作重重虚影,舞出一片莲花。黑衣姜陵左手春寒刀在半空画出无数淡白色痕迹,右手秋杀剑卷起落叶肃杀无比。

  两人转眼之间不知交手多少次,周围的树木一片片断裂倒塌,满地的枯叶被搅成齑粉。

  岩井道一的硬实力在玄极中境之中已然少有敌手,虽说招式功法不算上乘,但当他开启狂暴状态之后,无视疼痛,没有惧意,攻势极为凶猛,如浪涛一般连绵不绝,竟一时打得姜陵只能不断招架。

  “给我死!死!死!”岩井道一双眸血红,面容狰狞,不断嘶吼着。

  姜陵接连后退,但是他面色沉着冷静,以刀剑拦下每一次刺击。

  而就在姜陵专心应对岩井道一的时候,一道隐蔽气息的身影悄然来到了附近。

  直到那人来到近前,残月才猛然转头:“你是谁?”

  “我是秋田家长老秋田权。”秋田权冷眼看了一下姜陵的方向,而后对残月微微抱拳道:“特来相助。”

  残月不认识秋田权,但秋田权可是知道这个一直跟在乌斯尔左右的小娃娃,甚至放下身段向对方行礼。

  “太好了。”残月嘿嘿一笑,抬手指着苍月鹰道:“帮我抓住这个小孩,我要吸干他的血!”

  秋田权看向苍月鹰,也是眸子泛光道:“这位可是神子的继承者苍月鹰?”说着,秋田权迈步走向苍月鹰,但他又有些忌惮的自语道:“若是杀了神子继承人,岂不是要与神庭不死不休?”

  残月大声道:“怕什么!我师父快把神庭的人都杀光了!你快动手,我会让师父奖赏你的!”

  秋田权稍作权衡,冷笑道:“也对,神庭无论如何也不会放过我秋田家,再说神庭已经日薄西山,无需忌惮。”他盯着苍月鹰,眼中浮起激动道:“扼杀未来的神子,这是何等不可思议的事情啊,一定可以载入青史。”

  说着,秋田权伸手指向苍月鹰,释放念力向苍月鹰压去。

  轰然一声,苍月鹰坐倒在地,但那念气并未落在他身上,因为在他身边浮现了一个金色的防护罩帮他挡下了念气。

  “不愧是神子继承者,这防御法器真是极品,还是不要弄坏了。”秋田权略有惊讶,随后继续释放念力,渐渐化解苍月鹰的防护。

  苍月鹰如同巨浪中的孤舟,随时就要倾覆,他面色变得苍白,年纪幼小的他还是难免害怕了起来,他咬紧牙关不让自己哭出来,心中却忍不住默念着某一个人的名字。

  眼看着防护罩越来越淡,秋田权眸色更加兴奋,而残月高兴的只挥手,迈步向苍月鹰靠近。

  就在防护罩即将消失的时候,一个人挡在了苍月鹰的面前。

  这是一个衣衫褴褛的老者,他的双眸沧桑,浑身发着淡淡的光晕,抬手间遏制住了秋田权的念气。

  苍月鹰看到熟悉的背影,高兴道:“师父!”

  百里疾没有回头,只是平静道:“徒儿,快走,这里师父挡着。”

  “燃烧生命?”秋田权注视百里疾片刻,而后轻蔑冷哼道:“你如同残烛一般,就算燃烧生命,又怎能阻我!”

  “杀害神庭未来之主,你可知会有什么后果?”百里疾寒声道:“你想让秋田家陷入万劫不复么

  ?”

  秋田权咬牙道:“神庭即将倾覆,我秋田家将席卷风隐大陆,我会怕你!”

  言罢,秋田权释放念气,以排山倒海之势扑向百里疾。

  百里疾本就力竭,姜陵施展空间秘法出现失误,又让他受到重创,险些死在空间乱流之中。他托着残躯寻找苍月鹰,终于将他找到了。

  怒涛一般的狂暴念气袭来,却被这沧桑老者的瘦弱身躯尽数挡下。

  “师…师父…”本想听命逃走的苍月鹰已经感应到了让他难以接受的结果,他看着师父的背影,瞳孔颤抖。

  凶猛的念气终于消散,那苍老的身躯也无力地倒了下来。

  “师父!”苍月鹰大喊一声,眼泪涌出眼眶,他不顾一切扑向了百里疾,跪伏在了师父身边。

  “不自量力,如此羸弱的老头,也配做神子的师父?”秋田权讥笑着,伸手就要抓向苍月鹰:“就让我掐灭神庭的未来吧!”

  但是下一刻,一把剑旋转着破空而来。

  “你也配!?”

  这剑带着漩涡,如同一道龙卷,因为这一记剑招名为扶摇。

  这剑散着金光,带着不容侵犯、无可阻挡的神圣意味,因为它带着神力!

  秋田权即便立即以念气抵挡,但那剑一往无前,冲破了念气阻挡,直接将他的手臂斩落,断臂在剑风之中直接化为碎屑。

  “啊!”秋田权惊叫一声,捂着断臂连退数步。

  那边岩井道一更怒道:“只能抵挡的弱者,还敢把剑扔掉,我要你死!”

  “死死死的,你个死全家的懦夫,给我滚!”姜陵暴喝着一刀斩了过去。

  岩井道一并无惧意,举矛便刺,打算拼着重伤也要把姜陵杀死。

  但这一刻,岩井道一才发现自己的动作竟有些缓慢,似乎有一股寒流在自己的血液之中散开,无数冷冽的寒风搅动自己的五脏六腑。

  有的时候,没有痛觉并不见得是一件好事。

  岩井道一完全没有察觉到寒气是何时进入到自己身体之中的。

  春寒料峭,冻杀年少,秋杀霜降,万物凋敝。

  夜枫刀落下,直接削飞了岩井道一半个脑袋。

  姜陵从他身边掠过,无视随着惯性倒下的身体,直奔秋田权而去。

  断臂的秋田权凝聚浑身念力,红着眼睛骂道:“姜陵!你杀了我儿,我要你付出…”

  姜陵握着天门石,朝着秋田权拍下。

  “不要想着你那废物儿子的事情了,你们秋田家都会因你今日所为而陪葬。”

  秋田权念气浑厚如海,但这一石直接分开汪洋。

  下一刻,秋田权背后一大片树木崩碎,顷刻间出现了一大片扇形的空地,而秋田权的上半身已经变成碎渣铺洒一地,仅剩的下半身摔进落叶之中。

  姜陵气喘吁吁,转头看向百里疾。

  百里疾攥着苍月鹰的小手,深深看了一眼姜陵,他内脏已碎,完全说不出话,但这一眼,便包含了无限的期待和嘱托。

  “这个世界的未来,便交给你们了。”

  这位神庭最能解读神意、最德高望重的昭谕司命,连神子都敬重的老人,今日走到了生命的尽头,魂归星海,追随他信仰一生的神明去了。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http://www.xswww.net/34882.html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