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仓库货架定制大全首页
  2. 产品

2021最热(小东西换个姿势自己动白芷)全章节阅读

陈西峰和沈超听取了案件查处情况通报后,发现天宁新城购物中心项目一系列发生的事情,居然是黄益丰在背后搞鬼。
助理做的事,当然是黄益丰授意的,只是这个助理现在逃往国外,没有助理的指控,陈西峰和沈超根本拿黄益丰没有任何办法。
说实话,陈西峰对于沈超与黄益丰之间的恩怨很好奇,是什么原因让黄益丰一直要对付沈超?
沈超倒是没有隐瞒地解释了二人结怨的原由。
一年前,他和黄益丰同时在追求一个女明星。
为了争取到手,沈超和黄益丰当然会迎合这个女明星的喜好。
在一次慈善拍卖会上,沈超、黄益丰和那位女星都在场。
有人拍卖自己的天然东珠项链,当时起价120万元,看着女明星一脸喜欢的样子,沈超和黄益丰便展开了竞价。
经过一系列的抬价,最终沈超以588万元的价格拿下了这条项链。
沈超在支付了拍卖款,拿到项链后,当场表态要送给这名女明星。
瞬间场上所有目光都聚集在这名女明星身上,让到场的其它明星都羡慕不已。
在众人起哄中,这位女明星上台从沈超手中接过了那条项链。
看着沈超与这位女明星亲密合影,同时沈超还露出了胜利的笑容时,坐在台下的黄益丰心里恼恨不已。
从此,二人结下了梁子。
明白了其中的原由后,陈西峰一方面感叹沈超真是有钱任性,为了追求女明星一掷千金;另一方面也觉得完全不值,许多女明星除了有些名气外,其身材、容貌还不如沈超开设的无名会所里的一些女孩子。
也许是这些富家子弟或官家弟子为了显示自己的财力和能耐吧,也许是为了男人的征服感吧,也许是为了男人的虚荣心吧。
有钱男人嘛,总喜欢寻欢作乐和追求刺激,陈西峰觉得自己毕竟与沈超还不是非常要好的朋友,只要沈超不突破底线,自己并不能指责这种行为。
过了几天,陈西峰在无名会所的一间风景独好、宽敞明亮的包厢里,与秦子杰见面。
看着陈西峰疑惑的神情,秦子杰解释道:“陈会长,我约的这几个人临时有点事情,要再晚点过来。不过,刚好可以方便我们先聊聊。”
“我们平时各忙各忙的,一二个月也难得见一面。”
“我来到这里,主要是与天宁市的几个人会面,我觉得你也可以与他们见见,方便以后的合作。”
“有些关系和人脉,不能随便动用,为此需要认识更多能具体操办事情的人。”
陈西峰点点头,说道:“这个我明白、我理解。”
秦子杰继续说道:“只要你愿意化些钱,今天来的一个人在今后能帮你很多的忙。”“有几个官家弟子利用手中的关系与人脉,成立了一家咨询公司,负责帮忙打通关系或办理一些手续,收取一定的手续费。”
陈西峰接话道:“这个我明白,天宁市也有相应的公司。”
接下来,陈西峰向秦子杰讲述了自己如何与郭杰这个官家子弟成立的博闻商务咨询公司进行交易的事情。
说到最后,陈西峰解释道:“这家公司刚刚与我们发生过一点合同纠纷,以后,我担心被他们敲诈或暗中破坏,便不能再进行合作了。”
秦子杰了解到详细情况后,感慨道:“做这种生意需要维护好客户关系,更需要双方的诚信,切不可如此趁火打劫,这样的人生意做不会长久,比如他们就已经失去了象你这样的大客户。”
陈西峰点了点头,说道:“另外,博闻商务咨询公司的关系与人脉基本上在天宁市,省里的许多关系不一定能联系到。”
“说实话,到了我们这种级别的生意,省里关系更重要。”
说到这里,包厢的门被打开,一起进来四个人。
秦子杰向四人介绍道:“这是明华市云海集团董事长、天一会会长、天一盟主陈西峰。”
本来的话,进来的这四个人并没有把陈西峰放在眼里,主要是觉得这么年轻的陈西峰,职务高不到哪里去,就算是县级领导干部,他们也不会高看一眼;就算做生意,如果没有一定的规模和实力,他们也不会放在眼里。
现在听说陈西峰的来头居然这么大,四个人明显露出了惊讶的神色。
在秦子杰的介绍下,陈西峰知道了这四个人的具体身份。
孙益民,省二把手的秘书。
陆明辉,天宁商务咨询公司总经理。
林明群,理念酒店管理集团董事长。
李岳明,太宁房产开发集团董事长。
二个董事长和一个总经理,听起来很威风,但都比不过省二把手秘书孙益民的能量。
今天是秦子杰作东,他当然坐在主位。右边的主宾位坐着孙益民,左边坐着陈西峰,毕竟他现在的身价和地位比这三个董事长和总经理厉害多了。
孙益民旁边居然坐着陆明辉!看来这个人的能量并不低。
秦子杰首先说道:“大家有缘来相会,我提议为这个缘字,我们先干一杯。”
大家一齐碰杯喝完第一杯。
四个人是一起进来的,张峰知道他们应该早就认识,那么他现在就需要说几句场面话:“有机会认识各位新朋友,非常高兴,我敬各位一杯。”
陈西峰首先站起来准备向省二把手的秘书孙益民敬酒,只是没等到他开口,秦子杰说道:“孙秘书,陈西峰喝完,你也要喝完。今天要预先恭喜你。”
孙益民摇头道:“计划不如变化快,还没有公开宣布,都会有变化,万一有变,让人笑话。”
秦子杰说道:“省一把手任职到期,将去京城,你的老板将再进一步,成为省一把手,你就成为省里第一大秘,位高权重,当然值得庆贺。”
此时陆明辉劝道:“我们这几个人是铁哥们,秦子杰以前从来不带外人与我们聚会,这次让陈会长前来相聚,想必肯定是完全可以信任的人,现在说说不妨。”
孙益民摇了摇头,说道:“按照惯例,一把手空缺后,是由二把手晋升为一把手,但也可能是省三把手晋升为一把手,或者进行空降。只要是还没有正式宣布,都有可能发生变化。”
“再说了,高处不胜寒、伴君如伴虎。”
陈西峰从内心上讲,是希望省三把手能直接晋升为一把手,毕竟他对这个省三把手的女儿和媳妇有着救命之恩。
只是这个事情,他向秦子杰都没有透露过,主要是仕途上的竞争往往比商界竞争更激烈。
现在他开始发表意见:“我说点不成熟的看法,如果省三把手的威望不是非常突出,一般会按惯例来执行,否则如何向大家进行解释破例的原由?”
“同时为了稳定,不太可能从外面空降,除非是省二把手外调或不晋升。”
“孙秘成为第一大秘,级别也就不一样了。”
“等到你的领导平稳过渡后,只要你表示意向,领导应该会外派你出来任职吧。”
孙益民点了点头,赞赏道:“陈会长不仅在商界做的风生水起,连仕途上的事也看的很透。”
“如果我的领导能再进一步,对我当然是好事,在平稳过渡时期,领导不会轻易更换身边人。”
“说实话,跟在领导身边多年,已经学会了思考与决策,当然想着去一个地方进行主政。如果以后有机会外出任职,还希望得到各位在投资方面的帮助。”
陈西峰、秦子杰、陆明辉、林明群、李岳明都一起举杯,表示到时肯定会大力进行投资。
因为就算省二把手最后没有进行晋升,过段时间后,孙益民也会外派出来任职。
如果省二把手成功晋升为一把手,那么作为省一把手的秘书,孙益民今后外放出来任职,至少是地级市的二把手!
当然,孙益民如果想在短期内出业绩,就需要象陈西峰这样的人进行投资。
几天后,陈西峰又接到了沈超的电话:“陈会长,天宁新城购物中心的工地被相关部门查封了。”
额?!居然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沈超在电话说道:“相关部门的工作人员跟我们说有人举报购物中心的几根承重柱没有放入规定的钢筋,属于偷工减料行为,而且有图有真相,不得不先查封。”
陈西峰明确地问道:“沈会长,你先核查一遍,在具体施工中,到底有没有这样的行为?”
“你要知道,如果等到购物中心开业,有这样的安全隐患的话,是要出大事的。

 文学

面对陈西峡的疑惑,沈超信誓旦旦地说道:“陈会长,我知道这个购物中心建设不会太顺利,为此我自己亲自盯着这些工程的重要节点,绝对不可能发生偷工减料行为。”
陈西峰还是相信沈超的为人,虽然他原先有些花心,但做事还是认真靠谱的。
那么,现在应该如何进行应对呢?
沈超在电话里继续说道:“陈会长,为了突出查处的效果,天宁新城的相关部门召集了整个新城的建筑公司、投资公司的老板来现场观看反面典型。天宁电视台、天宁日报都要进行跟踪报道。”
陈西峰觉得这是想完全抹黑天宁新城购物中心的节奏!有些人下手够狠的。
本来的话,陈西峰想去找省三把手请求帮助,但听了沈超接下来通报的一个情况后,决定让沈超在现场配合查处,自己也去现场支持他。
陈西峰在张柏青的陪同下,一起来到天宁新城购物中心施工现场,可以说是人山人海、热闹非凡。
现场有天宁新城相关部门的工作人员,有购物中心项目的施工人员,有天宁新城所有建设单位、投资公司的高管,有天宁电视台、天宁日报的记者,当然还有更多的围观群众。
在华夏,永远不缺围观热闹的人。
在现场,陈西峰看到天宁新城相关部门的领导正在面对镜头和话筒说道:“昨天我们接到举报,说是天宁新城购物中心的建设人员在浇灌几个承重柱时,偷工减料,有图有真相,我们不敢马虎,打算先把现场施工暂停了,等查明真相后再进行相应的处理。”
站在旁边的沈超听取陈西峰在电话出的主意后,便大声反驳道:“各位领导、广大市民,我们绝对不可能对购物中心项目的承重柱进行偷工减料,这是人命关天的大事,我们怎么可能如此糊涂?”
有个部门领导冷笑道:“购物中心承重柱的偷工减料,在表面上又看不出来。现在需要把这几根承重柱砸开,才能知道。”
沈超阻止道:“各位领导,购物中心要赶工期,如果砸开了这几根承重柱,要影响施工进度。”
“你们若是接到举报就来查封工地,就要砸开好不容易浇注好的承重柱,我们还怎么施工?”
参与查处的部门领导梗着脖子说道:“接到群众举报进行检查是我们的职责,到底有没有问题,不是我们口头说了算,也不是你沈老板说了算。”
“你现在反对我们进行检查,就是表明你心虚。”
沈超有了陈西峰的背后支持,再加上他本来就是官家子弟,一直以来,都是别人捧着他,现在居然连个区级干部都对他呼来喝去,便大怒道:“我来天宁新城投资,是看中了这里的环境,没想到,你们居然会来查封工地,还要砸开浇好的承重柱,我们的损失向谁要?”
这个部门领导脸色严肃地说道:“对工程质量检查监督本来就是我们的职责,偶尔失误也是难免的。如果瞻前顾后、缩手缩脚,我们还怎么发挥监督作用?”
“依我看,如果购物中心的建筑质量真的有问题就要停工进行整顿,如果最终发现没有问题,我们愿意赔礼道歉。”
沈超继续反对:“你们当领导的说的轻巧,发现有问题要停工整顿,如果没有问题,就只换来几句道歉?这些损失的钱不是你们的钱,才不会心疼。”
“我先后在各地投资开办了五家购物中心,还是第一次碰到这么不讲理的领导和胡乱执法。”
“要么给我赔偿所有损失,要么你们对着电视镜头进行公开道歉。”
这个部门领导脸色难看地质问道:“凭什么要我们在电视镜头进行道歉?简直笑话,你这个老板完全是无法无天了。”
按照规定,有关部门可以对有质量隐患的工程进行强制执行检查,沈超则组织了一批工人想进行对抗。
此时,站在旁边看戏的黄益丰站出来说道:“沈超,我看你就是为了阻止检查,才会这样乱提要求。”
“行,如果现场检查没有问题的话,你所造成的损失,我来赔偿,这下你满意了吧。”
沈超听到这里,立即向四周拱手说道:“名位领导、各位朋友,我再重申一遍,购物中心的这三根承重柱绝对没有偷工减料。”
“既然相关部门一定要进行检查,请各位现场朋友见证一下,黄氏集团的黄益丰愿意承担我的损失。”
接着,沈超当着镜头的面,扳着指头算道:“三根承重柱的水泥、钢筋材料费5万元,人工费、误工费1万元,耽搁工期造成多付银行利息4万元,黄公子,你得给我10万元。”
黄益丰一口答应:“行,我同意了。我倒要看看,承重柱里有没有你说的这些材料?”
此时,陈西峰邀请来的天宁市一把手赶到现场,对着镜头大声说道:“任何建设质量不是儿戏,绝对不能偷工减料、以次充好,发现一起、就要查处一起,绝不姑息。”
“既然天宁新城所有的建设单位和投资老板都在,我就重申一遍,如果发现质量问题,就要进行停工整顿,所有不合格的地方都要敲掉重做,同时还要进行重罚。”
“当然,如果没有发现质量问题,那么执法人员必须进行道歉。”
“现在我宣布当场进行检验。”
此时,天宁电视台的摄影记者一直把镜头对准天宁市一把手、天宁日报的记者还使用录音笔进行记录。
天宁市一把手表态的这些话,都要报道出去,而接下来的天宁新城购物中心如果确实存在质量问题就要被树为反面典型被从快从重处理;如果最终没有发现质量问题,则现场的执法人员就要在镜头面前进行公开道歉。
于是现场围观的人们更加觉得有热闹可看了。
在天宁市一把手的命令下,天宁新城相关部门的几名工作人员用大锤敲开第一根承重柱表面的水泥后,露出一大排钢筋。
经工程师现场检验,无论是水泥标号,还是钢筋的数量、粗细、型号都是符合国家规定。
工作人员继续敲开这根承重柱的根部、中间、顶端,都没有发现任何质量问题。
在第二根承重柱,相关部门的工作人员随机敲开几个地方,经检验,还是符合国家规定。
工作人员敲开第三根承重柱,同样没有任何质量问题。
这下轮到相关部门领导和黄益丰傻眼了。
实际情况完全与举报信不符啊。
沈超大声说道:“黄益丰,给钱,10万元。”
黄益丰反驳道:“钢筋等材料又没有敲掉,凭什么给你这么多钱?”
沈超笑道:“刚才大家都听到的,都能进行见证,如果天宁新城购物中心没有施工质量问题,你得赔我这么多钱,黄益丰,你作为黄氏集团的人,想赖这点钱?”
“你如果真的没有这笔钱,那么你向着电视镜头进行公开说明并进行道歉。”
此时张柏青隐在人群中大喊一声:“黄益丰,愿赌服输。”
其它一些围观的人也同样进行起哄。
看到没有多少人支持自己,黄益丰只好通过手机转账方式支付给沈超10万元。
既然没有在现场发现质量问题,天宁新城的相关部门便公开宣布撤消停工令,有关领导在天宁市一把手的监督下,还公开进行了道歉。
陈西峰和沈超本来想以天一会的名义向天宁市领导提出抗议,要求对胡乱执法的天宁新城相关部门领导和工作人员进行问责,只是他们发现举报信还是很有说服力的,有图有真相,相关部门收到这样的举报信立即进行查处反而是工作负责的表现。
事实上,陈西峰知道黄益丰与沈超的恩怨以及黄益丰一直在捣鬼的情况后,为了帮助沈超安稳地建设好购物中心,派出二名虚影队员悄悄跟踪黄益丰,对于黄益丰派人收卖购物中心的几名施工人员,故意更换钢筋及水泥等情况一清二楚。
在这几名施工人员浇灌好承重柱,拍好照片后,接到密报的沈超便安排自己信的过人员拉着这几名施工人员去喝酒。
接着沈超以保养为名,迅速封闭了这段施工空间,同时从自家房产开发公司叫来的施工人员立即砸开还没有凝固的承重柱,撤下不合适的钢筋,更换上事先准备好的完全符合国家规定的钢筋。
同时,符合规定要求的混凝土早就已经准备到位,幸好只有三根承重柱,等到那几名被收买的施工人员喝完酒回到工地进行查看时,早已经重新施工好,从表面上看,根本看不出问题。
黄益丰的这次破坏行动,彻底惹恼了沈超,他觉得必须进行反击。
有一次,沈超参加天宁市建筑房产商会的聚会,他无意中听到了有几个商会理事讲起了黄益成喜欢幼小女孩,说是可以保持不老容颜。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沈超觉得可以先拿下黄益成,再对黄益丰下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http://www.xswww.net/34721.html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