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仓库货架定制大全首页
  2. 产品

2021最新(早上学长还在我的身体里)最新章节列表

“生产队的驴,可没享受过这样的奖励。”

    萧晨嘀咕着,轻轻起身,去了洗手间。

    虽然他动作很轻,但还是吵醒了罗琳。

    她睁开眼,看看萧晨,也微微一笑,又闭上眼睛,继续睡了过去。

    有萧晨在,她很安心。

    虽然这里是血皇宫,是她的寝宫,但她住在这里,没有一日这么安心过。

    以往,她都会提防着有人来对付她。

    而这个男人在身边,她不需要提防,很有安全感。

    十多分钟,冲了个澡的萧晨,从洗手间出来,回到床上。

    “不是醒了么?不起来?”

    虽然他刚才背对着罗琳,但他直觉敏锐,察觉到了她的目光。

    “唔……再睡会儿,还早。”

    罗琳睡眼朦胧。

    “来,上来再睡会儿……”

    “不了,我出去转转……”

    萧晨看着那大片白花花的……床单,决定还是别上去了,搞不好上去了,一两个小时下不来。

    “胆小鬼……”

    罗琳看着萧晨的背影,嘀咕一声,又闭上了眼睛。

    “血后……”

    萧晨刚出寝宫,就见两排身材高挑,长相漂亮的美女,穿着很暴露的衣服,单膝跪地,恭敬问候。

    “啊???”

    萧晨被眼前这阵仗搞懵了,什么情况?

    咋滴?

    罗琳是怕她一人不够,还安排了一个娘子军团?

    还是说,这是用来考验他的?

    不然为什么穿的这么暴露?

    别说他了,就是干部来了,也受不得这考验啊!

    “等等,你们刚才叫我什么?”

    萧晨很艰难地把目光从一条条白花花的大白腿上收回,皱眉问道。

    “我们叫您‘血后’。”

    为首的美女,恭敬道。

    “血后?”

    萧晨瞪大眼睛,还真是这称呼?

    刚才,他还以为是听错了呢!

    “您不喜欢这个称呼么?那……我们与血皇一样,喊您主人?”

    为首美女说完,回头看了眼。

    “主人……”

    下一秒,一众美女齐声喊道。

    “除了宫里的,恐怕没人能经受得住这考验……啥干部也不行啊。”

    萧晨深吸一口气,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

    “那什么,你们站起来说话。”

    萧晨看了一眼两眼三四眼后,还是没舍得挪开目光。

    “是,主人。”

    美女们很乖巧听话,纷纷起身。

    “第一,我不是血后……血后不都是女的么?我是男的。”

    萧晨看着美女们,说道。

    “第二,谁让你们穿成这样的?罗琳?”

    “是的,血皇说,您会喜欢的……”

    为首美女回答道。

    “我喜欢什么我喜欢……”

    萧晨无奈,就知道是那娘们儿。

    “您不喜欢?那您是觉得我们穿的多了么?”

    为首美女忙问道。

    “我们马上换……”

    “不,不用,这还能换么?再换就没了。”

    萧晨摆摆手。

    “行了,都该干嘛干嘛去吧,来个人,送我去餐厅……”

    “是,主人。”

    为首美女不敢违背萧晨的话,忙点头。

    “我送您去餐厅。”

    “多谢。”

    萧晨说着,向前走去。

    “您客气了,这是我们应该做的……”

    为首美女跟上。

    “您有什么事情,尽管吩咐,我们都会听您的话。”

    “……”

    萧晨看了眼这美女,这是罗琳的弟子吧?正常的话,都能说的这么诱人。

    这是在暗示,不,这哪还是暗示啊,这分明是在告诉他,您在血皇宫可以为所欲为,让我们做任何事情,我们都会配合。

    “难搞啊。”

    萧晨嘀咕一声,还是尽快离开阿米亚谷吧,不然……早晚得在这里【尽亡】。

    来到餐厅后,萧晨就把她打发走了。

    “狼王……”

    阿莫斯他们已经在了,见到萧晨,打招呼。

    “里昂,克拉没在,你放肆了啊……人家都走了,还盯着看。”

    萧晨看着里昂,笑道。

    “萧……狼王,她是谁?”

    里昂问道。

    “罗琳的人。”

    萧晨随口道。

    “别惦记了。”

    “嗯,你的女人,我肯定不会惦记。”

    里昂点点头。

    “什么我的女人,我都说了,罗琳的人。”

    萧晨无语。

    “跟我有什么关系?”

    “呵呵,跟我装傻……”

    里昂咧嘴一笑,没再多说。

    “……”

    萧晨摇头,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

    “老薛,你伤如何了?”

    “好了很多。”

    薛春秋回答道。

    “昨晚一战,收获不小。”

    “很好。”

    萧晨点头,这种生死大战,确实能让人进步。

    “老和尚和老赵呢?”

    “老和尚应该在坐禅,赵老魔……起不来了吧。”

    薛春秋随口道。

    “对对,起不来了……他昨晚带着三个女吸血鬼回去的。”

    火神艾伦忙道。

    “三个?”

    萧晨扯了扯嘴角,随即想到什么。

    “他不是受伤了么?”

    “嗯,用他的话说,也就受伤了,不然起码人数翻倍。”

    赤风接了一句。

    “……”

    萧晨哭笑不得的同时,又看看火神艾伦和赤风。

    “不是,我怎么觉得你们的语气很羡慕很酸啊?”

    “哪有,我们都很鄙视。”

    火神艾伦和赤风对视一眼,说道。

    “行了,赶紧吃饭吧。”

    萧晨摇头,老赵真是为色不要命啊,受了伤,还那么操劳……

    “什么时候打光明神山?”

    薛春秋看着萧晨,问道。

    “不得养养伤?”

    萧晨一挑眉头。

    “嗯,两三天应该就可以。”

    薛春秋回答道。

    “我问过了,光明神山起码有四个神级强者,其中光明神更强……老薛,你什么时候能战神级强者?”

    萧晨想了想,再问道。

    “……”

    薛春秋沉默几秒,看看萧晨。

    “吃饭吧。”

    “我们三个,能打神级强者么?”

    雷公问道。

    “应该够呛,到了一定层面,不是人数可补足的。”

    薛春秋摇摇头。

    “老和尚昨天面对那个什么卡瓦迪斯,一击被打飞……差距确实挺大。”

    雷公想到什么,说道。

    “没那么夸张,老和尚是猝不及防,谁能想到,光明神剑中藏着这么个强者。”

    萧晨摇头。

    “如果老和尚有准备,也不是不能与卡瓦迪斯一战……”

    “光明神山有那么多神级强者,咱还能打么?”

    火神艾伦问道。

    “送死的事情,咱可不能干啊。”

    “当然不能去送死,等我跟黑暗教廷那边联系一下。”

    萧晨决定,还是问问老丈人。

    众人边吃边聊,大多是总结昨晚一战的经验。

    古武修炼,以往是一件很自我的事情,往往都会闷头修炼……毕竟,这里面还涉及到古武传承。

    而不知道何时起,萧晨身边的人,都习惯了讨论,大家有什么问题,拿出来聊聊,都会有不同的收获。

    萧晨也讲了讲‘神战’,虽然他仗着骨戒才赢了卡瓦迪斯,但在这战斗过程中,收获也不小。

    吃完饭后,众人就散了,要么回去疗伤,要么打算在阿米亚谷溜达一下。

    萧晨想了想,没有回血皇寝宫,而是向外面走去。

    出了血皇宫,他依旧能闻到血腥味儿。

    毕竟昨晚血族死了不少,短短几个小时,血腥味儿难以散去。

    “没想到,血族还有如此血性。”

    萧晨自语着,想到昨晚前仆后继的那一幕,心生几分敬佩。

    他溜达了会儿,拿出手机,给苏世铭打去电话。

    “喂……”

    电话接听。

    “老丈人,我们打下阿米亚谷了。”

    萧晨没废话,直接说道。

    “哦?比我想象中要快……损失大么?”

    苏世铭问道。

    “还好……”

    萧晨把昨晚一战,简单地说了说。

    “卡瓦迪斯……我知道他,光明神山上的神级强者,没想到还存在于世。”

    苏世铭有些惊讶。

    “他如今有半神实力?”

    “差不多……老丈人,我从他们口中得知,光明神山起码有四个神明。”

    萧晨缓声道。

    “神明?呵,狗屁的神明,强一点,就是神明了?”

    苏世铭冷笑道。

    “西方人就喜欢吹牛逼,说自己是神明……”

    “……”

    萧晨扯了扯嘴角,老丈人还是那么目中无人,不,目中无神啊。

    不过,还真对他胃口。

    “怎么,你小子害怕了?打退堂鼓了?”

    苏世铭问道。

    “那倒不至于,就是有些忌惮,光明神山的底蕴,比我想象中深厚……神级强者的话,如今我不是对手。”

    萧晨点上一支烟。

    “我们这边,没人能与神级强者一战。”

    “你们不行,有人行。”

    苏世铭说道。

    “不过,要想让他们豁出命去,也不太现实……这些老家伙,一个个都精明得很。”

    “谁?黑暗教廷的强者?”

    萧晨忙问道。

    “嗯,黑暗教廷也是有不少强者的,我跟亚瑟聊得不错……他也想打光明神山,万一真能灭了光明教廷呢?”

    苏世铭回答道。

    “如果灭了,那他就是黑暗教廷史上最伟大的教皇……这个诱惑太大了,他难以抵抗。”

    “黑暗神?除了黑暗神外,还有别的么?”

    萧晨好奇问道。

    “黑暗教廷与光明教廷为敌这么多年,并称‘两大教廷’,你觉得黑暗教廷会差很多么?别急,先好好养伤,等我消息就是了。”

    苏世铭缓声道。

 文学

一个电话打完,萧晨心里稳了不少。

    现在他明白,为何当初老丈人非得去黑暗教廷走一趟,拉上黑暗教廷一起打光明神山了。

    理由是……没黑暗教廷参与,他们根本打不了。

    只不过,老丈人没好意思说这事儿,只是委婉地说,如果没有黑暗教廷参与,那损失会很大。

    现在他对光明神山有更多了解,哪里是损失大的问题,是根本不是一个级别。

    除非……华夏这边,有更高层面的强者出手。

    比如老算命的。

    比如龙皇。

    虽然他认识这个层面的强者,但是……人家没空陪他玩啊。

    老算命的在忙着找神品筑基的机缘,龙皇在‘龙皇秘境’中闭关。

    天照大神应该也算其一,他去找一下,她会来帮他打光明神山么?

    就算她答应,他也不敢用啊。

    万一出点啥事儿,他怎么对老算命的交代?

    所以,黑暗教廷出手,哪怕不与光明神他们死拼,也可震慑他们。

    这样的话,灭不了光明神山,但可灭光明教廷。

    毕竟他们之前的目标,就是灭光明教廷。

    黑暗教皇亚瑟的目标,同样是这个……连亚瑟都不敢想着灭了光明神山上的那几个神明,最多就是把光明教廷灭了,或者打残了。

    “还是太年轻,草率了啊。”

    萧晨收起手机,摇了摇头。

    “何时才能神品筑基?只有神品筑基,才能与神级强者一战吧?不神品筑基,就算实力能提升,也非常有限了。”

    “萧先生……”

    就在萧晨瞎琢磨的时候,吉尔亲王出现了。

    “萧先生,怎么就您自己,血皇呢?”

    “哦,她还没起来。”

    萧晨随口回了一句。

    “啊,明白明白。”

    吉尔亲王忙点头。

    “你明白什么了?”

    萧晨看着吉尔亲王,有些无语。

    “没什么没什么,萧先生,您这是随便散散步?需要一个向导么?我对这里很熟悉。”

    吉尔亲王忙道。

    “不需要。”

    萧晨摇头。

    “吉尔亲王,你很闲么?要是不闲,就该干嘛干嘛去。”

    “我没什么事情,我就是想问问,萧先生如何处置血族的叛徒……还有费格森他们。”

    吉尔亲王堆着笑脸,问道。

    “血族的叛徒?呵,‘叛徒’这两个字,用得好啊。”

    萧晨似笑非笑。

    “吉尔亲王之前,也是其中一员啊。”

    “说起这个,还要多谢萧先生您给的机会……要不是您给我将功补过的机会,如今我也要被关在地牢中了。”

    吉尔亲王忙道,一脸感激。

    “……”

    萧晨看看吉尔亲王,这老吸血鬼脸皮还是挺厚的啊。

    “怎么,你想为他们求情?”

    “不不,他们死有余辜……”

    吉尔亲王道。

    “他们背叛血皇,背叛血族,那就是血族的罪人……这样的罪人,无论接受什么样的惩罚,都是应该的。”

    “嗯。”

    萧晨点点头,这老吸血鬼觉悟还有点数啊。

    他也很清楚,罗琳不可能放过他们,尤其是背叛她的人。

    “更何况,血皇给过他们机会,他们没有珍惜……”

    吉尔亲王再说道。

    “我怎么感觉,你巴不得他们死啊?怎么,这里面有你的敌人?”

    萧晨一挑眉头,问道。

    “没有没有,我没有任何私心,我完全是站在血皇的角度,站在血族的角度来考虑的。”

    吉尔亲王认真道。

    “他们不死,不能服众……想想我血族的人,前仆后继、悍不畏死,这是何等精神?”

    “行了,该干嘛干嘛去吧。”

    萧晨懒得搭理吉尔亲王了,往前走去。

    “萧先生……”

    吉尔亲王见萧晨要走,忙跟上。

    “那个……萧先生,我有个事情,想求您。”

    “早说不就完了?说吧。”

    萧晨撇嘴,就知道这老吸血鬼有事情。

    “如今叛乱已定,光明教廷的人也死得死,抓得抓……那您能让血皇,把血晶给我么?”

    吉尔亲王小声道。

    “原来是为了血晶啊,好说。”

    萧晨笑笑。

    “等我跟她说一声。

    “好的好的,多谢萧先生……”

    吉尔亲王大喜,拿出两块赤红如血的血晶石。

    “这是我的一点心意,还请您笑纳。”

    “血晶石?”

    萧晨有些惊讶,这两块血晶石的质量,看起来比他从查理亲王那里得到的,更高级一些啊。

    “您认识啊,那您应该知道此物的价值。”

    吉尔亲王也稍有意外,不过知道更好,也无需他多说了。

    “好东西,不错。”

    萧晨也没跟吉尔亲王客气,收了过来。

    “我会跟罗琳说的,不过她怎么决定,我可左右不了……能不能给你,得看她的心情了。”

    “……”

    吉尔亲王一呆,两块血晶石送出去了,啥用没有?

    “萧先生,看您说的,您是血皇的主人,您的话,她能不听么?”

    “不,她是我主人。”

    萧晨说完,走了。

    “……”

    吉尔亲王看着萧晨的背影,懵逼了。

    她是他主人?

    到底谁是谁主人啊?

    什么情况?

    “好东西啊,没想到出来溜达,还能得到这么好的东西。”

    萧晨把玩着两块血晶石,满脸笑容。

    唰。

    一道人影,凭空出现,挡住了萧晨的去路。

    “卧槽……”

    萧晨一惊,随即怒了。

    “老族长,我都跟你说了几次了,不要悄无声息出现……这会吓死人的,好么?我的大刀,差点飞出来。”

    “我只是想锻炼你,看来,你还需要提高警惕才是。”

    老族长看着萧晨,笑道。

    “如果我是敌人,很危险。”

    “你这么说的话,我还得谢谢你?”

    萧晨撇撇嘴。

    “不用谢,你是狼王,锻炼你,也是我该做的事情。”

    老族长说道。

    “……”

    萧晨无语,他还当真了?

    “既然想让我变强,那你怎么不让我吞噬格莱斯顿?”

    “我怕你把握不住。”

    老族长回答道。

    “行……”

    萧晨没脾气。

    “罗琳呢?什么时候可入血池?”

    老族长问道。

    “她还没睡醒呢,等她醒了吧。”

    萧晨说道。

    “你觉得,血池下面真有血渊?血族始祖在里面沉眠?”

    “如果我知道,我就不下去了。”

    老族长摇摇头。

    “正因为不知道,我有些好奇,所以才想下去看看。”

    “行吧。”

    萧晨点头。

    “那到时候,咱俩一起下去……不过,真有血祖的话,会不会有危险?毕竟你是狼人,跟血族有仇恨。”

    “先不说有没有血祖,就算有,那肯定也有问题。”

    老族长缓声道。

    “好端端的,谁会沉眠?你会无缘无故的,闭生死关么?”

    “那肯定不会。”

    萧晨若有所思。

    “你的意思是说,哪怕血祖真的存在,自身也出了问题?”

    “嗯。”

    老族长点点头。

    “其实不光是血祖,狼神衰弱,也不光是因为狼人一族没落,还有其他方面的原因。”

    “什么原因?”

    萧晨忙问道。

    “我哪知道,我还够不到那个层面。”

    老族长摇摇头。

    “应该与天地大环境有关……”

    “天地大环境?”

    萧晨心中一动,难道跟灵气有关?

    不是不可能啊。

    “我怀疑,不光狼神这样,光明神山上的光明神等,也出了问题。”

    老族长再说道。

    “真的假的?”

    萧晨眼睛一亮。

    “我说了,是我怀疑,没有任何证据……”

    老族长说着,看着萧晨。

    “是不是真的,等你打去光明神山时,不就知道了么?”

    “要是假的,我还能活着离开神山么?”

    萧晨白眼,不过心中却觉得,老族长的怀疑,搞不好是真的。

    老算命的说过,天地大环境在变,近些年,灵气达到了最低点。

    所以,华夏古武界的先天路断了。

    老萧他们,就是赶上了末班车。

    在他们之后,少数人筑基,是因为有各种机缘。

    想要靠自己筑基,几乎没可能了。

    就连他大哥聂惊风,第一次筑基都失败了!

    而现在,天地灵气复苏,再加上修神功法传开,古武界越来越多的半步先天,迈出了那半步。

    西方诸神……应该也在恢复实力中。

    “也就是越早打神山,越轻松?一旦等他们恢复到巅峰,那就更难打了?”

    萧晨自语着。

    “你说什么?”

    老族长问道。

    “没什么。”

    萧晨摇头。

    “老族长,打光明神山,你去么?”

    “去凑个热闹吧。”

    老族长说道。

    “不然,你这狼王要是死在光明神山上,狼人一族又将群狼无首了。”

    “怎么,我这甩手狼王,还起过作用?”

    萧晨笑问。

    “狼人一族的事情,不都是阿莫斯在负责么?我可从来没管。”

    “不一样,你如今是狼人一族的灵魂。”

    老族长摇摇头。

    “你在年轻一代中的影响,很大……”

    “呵呵,这就没得说了,个人魅力而已。”

    萧晨得意笑了。

    “我这该死的魅力,有时候总是那么高调……”

    “……”

    老族长看看萧晨,陡然消失不见。

    “哎哎,怎么跑了?”

    萧晨无语,至于跑了么?

    “等血皇忙完,我会再出现,一起入血池。”

    老族长的声音,飘荡而来,渐渐远去。

    “我只是说点实话而已,至于么?”

    萧晨撇撇嘴,再想到他刚才的猜测,眯起了眼睛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http://www.xswww.net/34329.html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