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仓库货架定制大全首页
  2. 货架知识

半夜感觉有东西钻我身体里-和邻居换娶妻3

天才大亮开,一个个便相继来到徐家门前,跟着他们的是有心将主家遗留产业清理干净,赶紧进京为主家服务的留守人员。

  “可早”乔老七拢着袖子看向来人。

  见乔老七这般早,身边同时跟着几人,几人还一脸防备,来人眼神闪闪后一脸深意的靠近。

  在两人谈论着怎么合作,争取不将这次的肥水流入外人田时,另外两人也参与了进来。

  于是,当老门房打开门时,等待在外的一个个就跟终于见到小情人的二傻子似的笑得满脸褶子。

  “我与徐老哥打个招呼去”

  “许久没见徐叔了,我瞧一瞧他去”

  不等徐老管家跟老李家出门办理过户,临近几家的管理人员,急于将主家田庄售卖出去的各家管事便主动上了门。

  不多时,人群便在徐老管家极其不好的脸色中,来到徐家客居的大门外。

  “嘭嘭嘭,嘭嘭嘭,嘭嘭嘭”

  “嘭嘭嘭,嘭嘭嘭,嘭嘭嘭”

  “嘭嘭嘭,嘭嘭嘭,嘭嘭嘭”

  接连的敲门声无人应答,急着处理掉主家遗留产业进京的各位亟不可待。

  “怎么回事?”

  “这是咱了,怎么没人开门啊?”

  “是不是咱来太早了?”

  “徐叔?”

  “徐老哥?”

  亲眼看到人家关门的徐老管家蹙眉想了想后估计道:“人离得应该有点远”

  自个防备是一回事,被别人防备那是另一回事。

  这一晚上的忧憧,在这紧闭的院门前就是个笑话。

  眼神回转,徐老管家准备让人退开:“开衙前应该会出来”

  “开衙前才出来,这事得拖到下午去”心急火燎的人,哪里能等:“我喊喊看”

  扯着嗓门喊人这种事,村头巷尾都时常能听到,但进了这高墙大门后,这扯着嗓子的喊就有些不礼貌了。

  然而,这会,谁都在乎不了这些,急退几步后,一个个便开始卖起了嗓门。

  “李老爷~杨老爷~关老爷,林老爷~~”

  “李老爷,李老爷····”

  一声又一声的叫喊,并没传进院里几家人的耳膜,这会,几间火房里,那顶着黑圆圈,满脸疲惫之色,眼神却冲突的熠熠生辉,精亮有神大大小小,正围坐在炉灶前喝着麦粒粥。

  李老头:“衙门里不许这么多人进去的,待会,我与徐老管家去衙门,你带着大家去看田庄,但凡挨近的,田地差点也没关系”

  “先看田庄?”秦望舒停下动作,问向老头子。

  正要喝粥的老头子见她等着,也跟着顿下动作:“在几天就过年了,相比院子,我觉得这水得更快解决,现在的田庄,挖好的池子肯定不会有我们想要的大”

  院子,她们家的买好了,并且还宽得很,几家别说慢慢来,便是不买也能在这园子中挤停长一段时间。

  田庄就不同了。

  天气不等人。

  这气候,转过年去会一天比一天好。

  不趁早将准备工作做了,到时雪融就来不及了。

  秦望舒:“我本想着,先将院子买了,今年大家都过个开心年”

  老头子:“这接水的池塘不处理好了,这屋子在宽敞都过不安稳”

  “嗯”确实是这么个话。

  点点头,秦望舒正想得找块板子,待会做个记录,绘个图纸,晚上回来便能设计沟渠什么的,却隐隐听到了一连串的喊声。

  停下话头,她侧耳倾听。

  “李老爷···杨老爷~,关老爷~,林老爷~~”

  “有人在喊?!”掏了下耳朵,秦望舒抬着碗站起,向窗外看去。

  因也隐隐听到的叫喊声,顿住喝粥举动的小夏很确定:“是有人在喊”

  “怎的?!”莫名的,站起的老婆子就打算出门。

  “娘,我去看”制止了老婆子,秦望舒放下碗快速出门。

  相对一眼,李老头与老婆子跟了出去。

  没秦望舒走得快的两老,才一转弯便遇到同时听到声音走出来的村长,关老头,林老头。

  一眼交流,李老头让老婆子回去,而后与几人忙不迭加快脚步。

  终于,在一群人围着客居院墙脖子喊哑前,客居门终于打开了。

  “夫人”搓着手,乔老七上前,笑得很是讨好。

  “乔七哥早”秦望舒端端招呼,眼眸里尽是询问之色。

  “呵呵,早,早”呛呛笑笑,乔老七急忙解释:“知道各位急,所以咱哥四个,就将巷子里各院子,跟几处哥几个瞧着十分合适的田庄的管事带来了”

  “·····”秦望舒挑眉。

  她能说她不急着相看其它院子吗!

  见秦望舒这副不是很开心的表情,乔老七心头咯噔一下。

  “这会儿还早,衙门还没开衙,若是趁着这会将其它几家的院子敲定好,回头,各位几家能一起将这户过了”尽可能的,乔老七表现出诚意:“过了中午出城,这能去的地方不多,若是早点出,今儿夫人能走看两三个庄子”

  在乔老七四人分派人手将围着客院叫喊的人都喊回门口时,李老头,村长几人正好赶到门口。

  “这是李老爷,杨老爷,关老爷,林老爷”挨排一二的,乔老七将老头几个介绍出来,转身,他便想为几人介绍一下各家管事。

  哪知,他才张口,对方便忙不迭自己来了。

  “关老爷,在下是隔壁高价的管事····”

  “林老爷,老朽是东边临街何家的····”

  “杨老爷,侄儿是对门王家····”

  争先恐后的,一个个有心有意的对号入座,直接就风流开来,将目标底定。

  一路出来,才听李老头急急说了先买田庄的几人,转头看向李老头。

  就没想过会有这么多上赶着卖院子,田地的人,凑过来的李老头嘴角抽搐。

  他绝对不会相信,这些能被主家逶迤变卖产业这一重任的管事,会不知道上赶着贱这句话。

人都送上门来了,这要是不趁机打压个价钱,那就真是枉为活人了。

 文学

  顿时,几个老头喊上家里人分头行动,并在快要开衙前整齐一二的往衙门去。

  一路上,各家管事那是无所不用其极的推销自家主人的田庄,那价钱,不用几家主动提及都一下在下。

  听着那一个又一个下调的数字,小夏升起种不真实感来。

  逮到机会,她悄悄问:“四嫂,他们这地是不是有问题?”

  “应该没有”不过是怕错过了这个村,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将田地销售出去而已:“这价钱还能在低点”

  “呃!”小夏惊了。

  一亩比官府出售的少了一两银子居然还不够,那些建造在田庄地头的屋院白送还不够,这已经种在地里,没几个月就能收的粮苗居然都能不做数···若不是自家人,她都想说句趁火打劫。

  小夏这句你也太能趁火打劫了没说出口,但她那眼神已经红果果的将内心哔哔给表示了。

  又扫她一眼,秦望舒压低嗓门。

  “没人会让自己吃亏,任何外人看起来吃亏的事,对于当事者来说都可能是不同的”

  没与小夏说什么天气原因,粮食产量,人工价钱,赋税,诸多影响地主收入的客观原因,更没与她说李宇估计会采纳她的建议,过不多久,明夏会进行第二次分田活动,倒时,这些早就挂牌售卖的土地会更难出售,价钱会更低,秦望舒只提醒她。

  价钱怎么出是买主的事,卖不卖是卖主的问题。

  并不存在打劫不打劫,吃亏不吃亏的。

  “四嫂,你说得对,若卖不下来,谁还会卖”

  让秦望舒这么一点醒,小夏自然明白过来。

  于是,接下来的几天里,但凡她能插嘴的,她必然要插一句,但凡能挑刺的地方她一定会挑刺,让自家荷包里的银子是能省一锭是一锭,让价钱一低在低的各家主管是恨得牙痒痒。

  这天,这年里的最后一天。

  又是田庄,又是山地的买了数十处的几家,打住了买买买的疯狂购买模式。

  一早,几家婆子开始准备,而表面上偷的浮生半日闲,实际上被秦望舒安排了最最重要的规划活动的的各家大小孩子,吃饱喝足便开始规划,在一场又一场的辩论计划后,又被各家婆子压上饭桌,然后,在几家婆子的厉责声里结束守岁活动。

  拿着压岁钱一点不激动的各家孩子,那是恨不得眼睛一闭一睁是天亮。

  可惜,长夜漫漫···想在悄悄讨论一下都不行。

  一个人住一间房的悲哀,就这么凸显了出来。

  新年新气象。

  在无声的新年始伊,顶着黑圆圈的几家孩子,无视了大年初一不走亲戚的习俗,先后踏进早早打开大门的老李家,然后,为了给各家孩子发放压岁钱而来的各家大小也相继而来。

  一不小心,几家便又在老李家聚了个会,然后在天麻麻黑时满心憧憬,斗志的离开。

  接手,找人,施工。

  在几家如火如荼的忙碌着时,当今薨逝,新帝登记,各种消息政策接踵而至。

  皇帝死了一个又来一个,这并不值得小老百姓多关注,可新帝一连串发布的政策却如滴进油锅的水花似的,噼里啪啦一阵爆响。

  相比又要分的地,相比即将落入人头的两亩份额,粮食售卖权的解禁,良田荒地的下调价钱,粗细各种盐的购买不在受限简直就是配搭。

  相比空虚的国库,急需粮草的南北大军,秋后便会收取的税粮简直就是小儿科。

  而相比担忧起国破家亡,夺托,幕云会不会乘机入侵的小老百姓,村长几人这会心烦的事情,那叫一个让人难以启齿。

  相对一眼,几个当家齐齐过家门而不入,扶着老财爷爷就往老李家去,而进了门的秦望舒,很有自知之明的跟着老头子往大厅走。

  “这地,咱不要怕是不行!”公告都说国库空虚,军需紧张,等着秋粮阔兵养马了,他们这不要一说,就跟想看明夏灭亡似的。

  可要,这地都不知画在哪里。

  若是远点,这种都是问题。

  怎么想都觉得自己飘了,飘得还有点高,居然白捡的地都不想要的村长直挠头。

  “李老弟,老四媳妇,你们有什么想法?”反正他是完全没注意,这地是不得不要。

  相对一眼,秦望舒垂目,李老头故作沉思。

  而后,在许久后给出自个想了许久想出的好办法:“租了”

  “!!!”

  租了!

  在几个老头的挑眉自嫌里,李老头悠悠道来。

  “不管这地画在什么位置,这周围都是有地的”

  “只要咱租金给得便宜,这租的人肯定不缺”

  若真没人租,白送还能没人捡?

  所以,这白送的地怎么就烦恼得到人?!

  你看看我,我瞅瞅你,村长,林老头,关老头跟老财爷爷几人都有些不好意思。

  他们的思维被固定了,就想着自己种!

  这么些天来,自我感觉到的那些成长,突然就变得让人怀疑了。

  挠挠腮边,关二叔呵呵直笑:“只想过跟人租地,从未想过租给别人”

  “咱这脑子,恐怕得换一换才行”苦笑着,关老头嘀咕。

  瞅一眼李老头,在看一眼秦望舒,林老头摇摇头,勇敢承认:“是转不过你们啊!”

  “你们就没租过地,怎么想得到,又没人提点,怎么会去想”一点不谦虚的,老财爷爷冒出一句,安慰得众人的一点被安慰到的感觉都没升起。

  而后,在几人无奈又深觉他说得不错,很是羡慕嫉妒李老头的眼神里,巴巴的看向秦望舒:“老四媳妇,你说这京城,啥时候能去?”

  王爷家的儿子已经够吓人了,这一不小心还成了皇帝。

  皇帝啊!!!

  他们家孙儿的先生!!!

  ···感觉自家要扶摇直上了怎么办?!

  ···感觉老李家要直上云霄了怎么跟?!

  “这粮食能卖了,咱这地里的事情理顺后,这生意的事情就能拾掇起来,这人,我觉得这边挺好请的”

  所以,他问的不是什么时候去京城,而是抓紧时间在能去前将所有准备工作做好。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http://www.xswww.net/30955.html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