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仓库货架定制大全首页
  2. 产品

最新2021(教室道具上课调教)全目录阅读

第二天,一大早白鸟就开着车出现在和马家门前。

        

和马忍不住吐槽:“你这让我有种我是女主角的感觉。”

        

白鸟两手一摊:“不然怎样?你开自己的车过来,还得占一个停车位——樱田门已经没有你的停车位了。”

最新2021(教室道具上课调教)全目录阅读

        

和马:“可以你把车停在你的停车位上,开我的车出勤啊。”

        

“那不一样,你车的无线电呼号是机动队的呼号,那个喝茶部门的无线电一整天都没人呼叫的。”

        

白鸟顿了顿,又随口问道:“昨晚你没有干什么危险的事情吧?”

        

和马竖起大拇指,一指自己背后的玄关:“我昨晚家里仨妹子在,**药都吃了好几片才够。”

        

其实没有,因为玉藻是梦里来的,而日南睡死过去了,跟猪一样,今早差点没起来。

        

白鸟“哦”了一声,然后调侃道:“能把三个妹子安排在一个晚上还不打架的,我是第一次见啊。很多人估计都愿意用自己拥有的一切来换你这个本事。”

        

和马:“听起来白鸟桑也是个有故事的人啊?” 

        

“不,我不是。你看我像是能有情人的样子吗?不过我倒是曾经把小三的牙齿打飞。”

        

和马本来还想调侃几句的,被白鸟这突然一击给整不会了。

        

“诶?真的吗?”

        

“真的哦,我的履历上有过一次处分,就是那一次。但是说实话,我还挺理解我老婆的,那时候我是个工作狂,一天到晚在外面盯犯罪分子,想要伸张正义,好不容易回家累成狗,连公粮都经常不交,到头就睡。

        

“后来当时带我的老刑警语重心长的跟我说,‘女人也是有欲望的’,那时候我很震惊你知道吗?”

        

和马:“不应该啊,搜查四课也管那些边缘女性吧,你能不知道这个?”

        

“那时候我还不是搜查四课的老油子啦。后来我逼着自己,回家的时候不管多累,都要交公粮。”

        

和马钦佩的说:“你还挺猛的。”

        

“您说笑了,您一晚上三个呢。还是您比较厉害。”白鸟用上了敬语。

        

和马只能干笑。

        

白鸟:“走吧。”

        

说完他率先上车,和马赶忙绕道副驾驶那边上车。

        

白鸟一边倒车一边说:“说实话,我本来以为你昨天要去偷那一叠合同的。”

        

和马沉默了几秒,才答道:“有那么一瞬间,我确实想要这样做。但是转念一想,整个东京有多少这样的可怜人?我还能全都救一遍吗?我要那样做,恐怕会直接上警视厅的通缉名单吧?怕不是还会成立一个搜查本部专门调查我,搜查本部的名字就叫‘不合时宜的义贼连续盗窃案搜查本部’。”

        

白鸟:“别做梦了,怎么可能叫你义贼,那不是给你贴金吗?被报道出去还容易导致模仿犯。”

        

和马:“确实。”

        

白鸟又说:“还好你没有冲动,我本来都想着今天怎么帮你收拾烂摊子了。”

        

和马笑了笑。

        

不知道白鸟要是知道自己准备招募前学运成员建立一个法外制裁者组织会怎么想。

        

而且这个和蝙蝠侠那种玩过家家的资本家还不一样,抓到罪犯是要杀的——不对,是要让他意外死亡的。

        

其实和马一直觉得DC宇宙的世界有点儿戏。

        

按照DC宇宙的设定,超人那么善良那么正义,而且又聪明,他肯定很快会发现最罪恶的是资本家。

        

而且超人还不排斥杀生的,他一定会把资本家全送去挂路灯。

        

和马保持着沉默,白鸟看了他一眼,没再说昨天的事情,而是移到了今天的任务上。

        

“今天我们要出处理一个仇杀案件。今天早上报的警,一搜去了之后发现死者死于枪伤,怀疑是极道仇杀,所以转到我们这里来了。”

        

和马:“这么刺激?”

        

“毕竟我们是搜查四课嘛。不是仇杀,就是麻药使用者暴毙,偶尔有点抢劫。”

        

和马:“这次用了AK?”

        

“不,据说是小口径的手枪弹。”

        

“风铃?”和马问。

        

“鉴证科还在化验,总之我们先过去。”

        

片刻之后,白鸟把车停进路边的小型停车场。

        

和马开门下车,扫视周围。

        

白鸟:“是不是有种怀念的感觉?”

        

“有点。”和马笑了笑。

        

眼前的街道,看起来像极了自己刚穿越时学校附近那条老旧的商业街。

        

和马忍不住想起刚穿越时每天社团活动结束,和美加子一起去粗点心店吃东西的日子。

        

白鸟:“这片街道,最近也快要进行改建了。”

        

和马:“所以现在是在征地中?”

        

白鸟没有回答,而是指了指在停车场门口的铁丝网上贴的反征地标语。

        

和马:“还真是这样,所以,这里也有一个合法的极道组成的物业公司对吗?”

        

“猜对了。所以一发现是枪伤,就转到我们这边来了。”

        

和马:“死者是居民?”

        

“是极道成员。这也是转到我们这里来的第二个理由。”

        

和马:“极道成员被居民用手枪蹦了?”

        

“不知道,枪没找到,也没有目击证人,我们根本不知道谁开的枪。”

        

白鸟一边说一边领着和马往前走,刚出停车场,和马就看见了远处的封锁线。

        

封锁线旁边站着两个风衣人,看架势就是搜查一课的刑警。

        

刚到跟前,两个风衣人就跟白鸟打招呼:“来了,白鸟警部。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http://www.xswww.net/26218.html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