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货架知识

花唇手指推进药丸h(尿孔调教)全章节阅读

柳璟冷着脸,像没有感情的天神一般看着匍匐在他脚边苦苦哀求的柳二。

  柳二在心里把柳璟骂了一遍又一遍,但是嘴里却要说着哀求的话。

  丁虎说了,如果柳璟夫妇愿意放过他,他就能够逃过牢狱之灾,若是柳璟不愿意,那他将以盗窃超过一百两的罪名入狱,等着他的将是暗无天日的牢狱生活。

  他能大胆去偷马车,心里早就打好了算盘。

  再怎么说,他和柳璟都是同一条肠子里出来的兄弟。

  柳璟再怎么狠心,断不会真的眼睁睁看着他去吃牢饭吧。

  老柳头和张氏听闻柳二出事都赶了过来。

  看到一脸狼狈不堪的柳二,老柳头走了过去:“老四,怎么说老二都是你的兄弟,而且听说你的马车已经拿回来了。

  既然这样,那就当没事发生,就这么算了吧。”

  “是啊,马车都拿回来了,还这样拷着我的男人,还真把他当贼啊。”

  张氏虽然恨死了柳二,但是她柳二是夫妻,穿着同一条裤子的人。

  若是柳二真的出了什么事,她在村里会抬不起头。

  就算回了娘家,街坊邻居的也会取笑她。

  所以她不能让柳二出事。

  最多回去以后再打,再骂就是了。

  柳二吃惊地看向说话漏风的张氏,突然觉得张氏也没那么讨厌了。

  别人都说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但是张氏没有离开,还帮他说话了。

  “马车还回来就可以抹掉他做过的事吗?他偷盗马车本就是犯法的行为,而且马车也不是他自己主动还回来的,是官差抓到他后通过大齐律法取回来的。跟他一点关系都没有。

  既然如此,该受什么惩罚就是什么惩罚,不可轻饶。”

  在这里,丁虎就听王窦儿一个人的话。

  现在王窦儿都开腔了,丁虎立即明白了王窦儿的意思:“行,我现在就把他带走。”

  柳二面色大变,脸上因为等来了救兵的喜悦倏然消失。

  整个人一个激灵,他感觉下腹流出了一股温热的腥臭液体。

  老脸都丢光了。

  张氏嫌弃地看着柳二,瞧他那鬼模样都吓尿了。

  既然敢做不敢当,当初就不要去偷马车。

  “王氏!这里何时轮到你说话了?”老柳头瞪了王窦儿一眼,挡在丁虎面前不让丁虎带柳二离开。

  “老四,如果你还当我是你爹的话就放过你二哥。”

  老柳头其实也不想管这破事,他闲来无事就到外面跟村里人唠嗑,打牌九,日子过得多逍遥。

  但是张氏跪着来找他,他若是不把柳二领回去,面子上过不去啊。

  王窦儿冷睨了老柳头一眼。

  这个老柳头看似十分听田氏的话,田氏让他做什么就做什么。

  其实就是个自私自利之人,只顾着自己的逍遥。

  所以柳家的几个孩子都遗传了他和田氏的冷漠和自私自利。

  不过老柳头很会做人,当着别人的面做一套,背后又是一套。

  不知情的都以为老柳头是怕了田氏才冷落了柳璟和柳叁。

  但如果真是如此,老柳头大可像柳叁一样在柳璟被送到旧屋以后偷偷地过来照顾柳璟。

  但是老柳头宁愿每日在外面打牌九,唠嗑,他也不曾到旧屋看过柳璟一面。

  柳叁走的时候,他也只是假装难过的劝了几句,但是完全没有挽留的意思。

  柳叁一家离开以后,他便像没事人一般生活了。

  不曾担心柳叁一家身无分文,能到那儿住宿,会不会没有吃食下肚。

  外面不知道的人还以为老柳头有多好呢。

  “你是用你当爹的身份去求我?”柳璟冷不丁地冒出这么一句,表情淡淡,看不出情绪。

  老柳头愣了愣,柳璟这是什么意思?
5tloumwfqqf.jpg

  他在求柳璟?他是在命令柳璟好不好!

  而且他这话是什么意思,他不是柳璟老子,难不成柳璟是他老子?

  这小子,翻天了不成?

  也不想想当初是谁见他长得好,想着养大了可能可以为家里多赚点钱这才一把屎一把尿地把他拉扯长大。

  现在有好日子过了,也不他回来报恩就算了,还用这种态度跟他说话?

  “是,我是你爹,我让你放了你二哥,听到没?”

  “行。”

  王窦儿拉了拉柳璟的衣袖,觉得柳璟回答得太轻易了。

  像柳二那种人,不给他点颜色看看,他还真以为可以无法无天了。

  柳璟对着王窦儿笑了笑,用眼神示意她不要紧张。

  “这是最后一次,是你当爹的最后一次机会,用了,不要后悔。”

  自从听了王窦儿说田氏不是他亲娘的话,他想了很多,越想就越觉得是那么回事。

  反正他对家里的那些人除了柳叁以外都没了感情,他也不觉得难过。

  反而觉得松了口气。

  他再也不用介意田氏那冷漠而伤人的眼光。

  老柳头虽然不管事,但是他对他有恩,是老柳头把他拉扯长大的。

  随后后面发生了很多事让柳璟对他也寒了心,但是该还的恩情还是要还的。

  只有一次机会。

  如果老柳头用了这次机会来救柳二,日后还有别的事,他不会再管。

  老柳头有些懵了,这个逆子,在胡说八道些什么。

  他是他爹,以前是,以后也是!

  “是,你放了老二。”

  现在越来越多人围过来了,都在看好戏。

  说的话难听死了,说什么儿子都爬到老子头上去了,说老柳头没用。

  老柳头哪能忍,想也不想就摆出父亲的威严,声色俱厉地对命令道。

  “行,”柳璟看向丁虎,“丁都尉,麻烦你放了他。”

  “这……”丁虎看向王窦儿,在这里,他就听王窦儿一人的话。

  王窦儿明白了柳璟的意思,他这是想跟柳家彻底断了关系。

  如果老柳头念着他们的父子之情,或许柳璟日后还会对他好,但是既然老柳头为了面子别的都不顾了,那就这样吧。

  反正她也不想再和柳家的这些人沾上任何关系:“丁大哥,既然马车都找回来了,这件事就算了。

  不过日后他还有再犯,你不需要跟我们商量,依法办事即可。”

  “王氏你什么意思,这乌鸦嘴,说话没一句干净的。”

  张氏呸了一声。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http://www.xswww.net/22865.html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