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货架知识

2021最热门(刺激调教小核)最新章节列表

 在众多的礼单中,素儿突然挑出一份礼单递给上官浅:“主子,这份礼单,您还是亲自过目一下”。

  上官浅知道素儿办事细心,接过瞧了一眼,整个人瞬间坐直。

  “南家!!!”

  “小姐,南家这是什么意思?”蔷薇有些担忧的看着上官浅手上的礼单,礼单里的东西,到没有什么特别的,不过就是一些珍贵的草药和丹药。

  但南家与南柔瑾断绝关系,此后便老死不相往来,这二十年来都未曾管过上官浅的死活,为何此时突然出现,难道是因为看到上官浅如今颇得圣宠,又想来巴结自家小姐。

  蔷薇想想就来气,小姐前些年过的那样苦,几次三番差点没命,也没见南家差人来看过,如今小姐出息了就巴巴的来了。

  上官浅看出蔷薇的不忿,但她倒没什么感觉,大概是因为早就已经不抱希望,自然也不会有失望。

  她随手将礼单丢到一旁,没再理会。

  除夕很快就到了,皇上先是率领众皇子,后妃,参加祭礼,祭礼之后皇帝回宫,便开始晚宴,上官浅和所有的皇子宗室、亲贵重臣端坐在宴席上,一个接一个奉上新年贺词和贺礼。

  而后皇上便开始赐礼,赐礼也是按照往年的惯例,萧天夜因是皇子中唯一的亲王,自然是赏赐最多,其余诸皇子公主再次,其他宗室大臣们则按品级一一赏下。

  但今年大皇子萧丙良领受到与其他皇子同样的赐礼后,皇上又多赏了一盒南海珍珠,说是因为大皇子妃素来身子孱弱,今日也不能出席年宴,特意加赏的,倒也没有引起大家的注意。

  接下来便是饮酒守岁了。

  很快接近午夜,绚烂的烟花腾空而起,皇上多饮了几杯酒,此时显得心情十分愉悦,他哈哈一笑站起身来。

  众人赶紧起身。

  “午时降至,诸位随朕共同出去欣赏烟花美景吧。”说罢便带头走了出去。

  绚丽的烟花在黑暗的夜空中竟相绽放,那流光溢彩四散开来的点点金光,把夜空装点得灿烂夺目,所有人都仰头欣赏,就连巡逻的侍卫都忍不住驻足观看,赞叹着烟花的美丽。

  与此同时,宫内宫外都开始燃放爆竹,全城的炮竹鼎沸,即将达到最高点。

  萧天夜轻轻挪了一步靠近上官浅,一把握住她的手,上官浅侧目,却瞧见萧天夜根本没有在看烟花,而是一直盯着她看,见她转头,萧天夜忽然一笑:在我眼里,你最美。

  烟花声和爆竹声震耳欲聋,可上官浅看懂了萧天夜的口型。

  她抿唇一笑,脸颊微红的垂下眸子。

  宫宴结束的时候已进入后半夜,但京城中依然是喧嚣不减,上官浅揉了揉额头,这一夜的喧闹,着实有些累了。

  萧天夜轻柔的搂住上官浅腰身,抵在她耳边道:“累了,咱们回家。”暖暖的风吹在她耳边,瞬间就清醒了。

  两人携手走到宫门口,正准备上车,忽然被人叫住。

  “九弟,九弟妹。”

  两人转身,是萧丙良。

  萧丙良是一路小跑过来的,此时还有些喘着气,他笑道:“九弟,九弟妹,这是我第一次回京过年,恰逢正月初二正是你们大嫂的生辰,你们也知道,你们皇嫂身子骨不好,大夫说怕是熬不过这两年,大哥想着这次生辰替她好好操办操办,好让她开心开心,不知道你二人是否能够出席参加。”

  萧天夜没有犹豫的点了点头:“往年大哥不在京中无法参加也就罢了,如今大哥大嫂已经回京,我们夫妇岂有不参加的道理。”

  见萧天夜允了,萧丙良才松了口气:“夜深了,便不打扰你们回府,明日我让人送请柬到荣王府。”

  萧天夜颔首,扶着上官浅上了马车。

  马车上,上官浅那点点睡意此刻已经消散的差不多,她好奇的询问:“大皇嫂是得了什么病?为何说熬不过这两年,今夜也未见她出席。”
3zlksla5zb2.jpg

  “据说是前几年,大哥遭人刺杀,大皇嫂为救他以身挡剑,伤了要害,鬼门关上走了一遭后便病痛缠身,这两年愈发严重了,连床都下不来,也因为如此,大皇兄对这个皇嫂十分珍爱,就算大皇嫂一直无所出,他也坚决连个侧妃都不纳。”

  “大皇子倒是个情深义重之人。”上官浅叹了叹。

  萧天夜一把拉过上官浅的手,委屈道:“难道本王就不是情深义重之人了吗?”

  上官浅无语凝噎……

  初一的清晨,喜气仍浓,一大早蔷薇,素儿,黑奎,黄泰便聚在门口,送上第一声祝福。

  上官浅笑着拿出早就准备好的大红包,一人分了一包,又交代蔷薇给府里的人都分发压岁钱,几人欢天喜地的捧着大红包下去了。

  萧天夜穿好衣服,走到上官浅身后用自己的下巴轻轻抵在上官浅肩上,道:“王妃娘娘,我的大红包呢?”

  上官浅没好气的转头:“这里是荣亲王府,难道不是荣亲王给我这个王妃发压岁钱么?”

  萧天夜顿了一下,当真从怀中套出一个巨夸张的大钱袋,递给上官浅。

  上官浅狐疑的接过,手中一沉,差点没接住,她打开钱袋子,好家伙,满满一袋子的金子。

  “啧啧啧,荣亲王果然大方。”虽然这钱对上官浅来说只是小数目,但谁也不会嫌弃钱不是,她将这钱塞进自己的柜子里,想着等着开年后交给素儿再去买两家店铺。

  萧天夜听着这话,怎么听怎么不对劲,为啥愣是听出了嘲讽的味道。

  “走吧!”上官浅藏好了大红包,就往外走去。

  萧天夜赶紧跟上,却不知道这大年初一的,是要上哪去:“去哪?”

  上官浅缓缓转过头:“明天你大皇嫂生日,你准备空手去吗?”

  “库房里礼品多得很,本王让黑奎挑选几样便是。”萧天夜根本就没想过这个问题。

  “你大皇嫂缠绵病榻,你就是把全天下的奇珍异宝都送给她,她也没有办法欣赏啊!”上官浅对这个榆木脑袋表示很无奈。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http://www.xswww.net/22775.html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