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货架知识

小妖精抬起臀嗯啊H-小说中滚床单最详细的

因为,问了云子晴也不一定说。

  他还是能够摸清她的一点性子的。

  只是,这人烦什么,就有人上赶着来当炮灰。

  回去的路上,云子晴就碰见了阮姨娘。

  她带着丫鬟,似乎就是在这等着她的。

  “你勾-引王爷不成,还想勾搭我哥哥,你个不要脸的女人!”阮姨娘咬着后牙槽说道。

  “你说什么?”云子晴挑眉,目光冷如寒霜。

  “我说你不要脸,你以为王爷能看上你?你算什么东西,现在是侍卫,最后也定多就是暖床的东西。”阮姨娘不知道哪里来的气性,染着嫣红豆蔻的手指指着云子晴,破口大骂道。

  “啪!”阮姨娘只觉得眼前一道劲风闪过,她就觉得自己的半边脸颊麻了。

  这一阵麻过后,那就是火辣辣的疼痛。

  “啊,贱蹄子,你又打我!”阮姨娘反应过来,乱蹦着尖叫着。

  “狗奴才,厉害愣着干什么?快上去给我教训这个贱女人啊……”阮姨娘知道云子晴有武功在身,她肯定是打不过的,所以就拧了一把旁边的丫鬟,将她推了出来。

  “你怎么说也是黔王府的侍卫,是下人!我们姨娘是主子,你……你找死!”丫鬟也是非常惧怕冷脸的云子晴,结巴的说道,那想还手的手,却始终伸不出来。

  “这是怎么了?阮姐姐,你的脸怎么了?”不远处,余姨娘带着一个丫鬟疾步走来,心疼的看着阮姨娘的脸颊。

  “这可如何是好,这都肿了,可不要毁容了才好啊。这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啊?”余姨娘眉眼都是焦急,却不看云子晴。

  云子晴就索性靠在一旁的假山上面,静静的看着这两个人各自演戏。

  她得等着,还得找个机会出一口心中这没来由的闷气才是。

  如此好的练手机会,她不能错过。

  所以,云子晴不打算走。

  “余妹妹,这个以下犯上的侍卫又打我,你可要给我作证啊!”阮姨娘抓着余姨娘的手臂,厉声说道。

  “云小姐,我们随是姨娘,但也好歹是王爷开口迎进来的,你一个小小的侍卫,居然敢动手!你不怕王爷将你乱棍打死吗?”余姨娘看着云子晴,沉声说道。

  看这样子是要扮作大家长的样子教训云子晴了。

  而这话,却只对阮姨娘有用。

  阮姨娘耳中此时只听见了,这件事如果到了王爷那里,那是一定要将云子晴给乱棍打死的。

  毕竟,她好歹也是王爷的女人啊!她要是丟了面子,那就是丟了王爷的面子。

  阮姨娘捂着自己的脸颊,想起了平日里下人口中传出的,王爷对这位云小姐多有放纵……不行,这点伤还不够!阮姨娘一咬牙,直接就推开身边的余姨娘,往云子晴这边冲来。

  她以为自己速度挺快的,但是在云子晴的眼中,她就像是一个摇摇晃晃的鸭子。她修长的指甲还没有抓到云子晴脸上,直接就被云子晴给一脚踹了回去。

  阮姨娘的身子摇摇晃晃的脸部朝下倒去,慌乱之际,就抓住了一旁的余姨娘,将其拉了垫背。

  余姨娘咬牙,只觉得自己膝盖处突然就发软了,不然,她绝对可以躲过去阮姨娘的拉扯的。

  “阮姨娘,你不要冲动,一切要交给王爷定夺啊。”倒在地上的余姨娘用力的将压着她半边身子的阮姨娘给推开,暗道这个蠢货,真的是没脑子。

  不过,此时都挨了打,就一定要讨回来公道了。

  于是,余姨娘冲旁边的小丫鬟使了一个眼色。

  云子晴眼角看着余姨娘身边的小丫鬟往水立北身边跑去,她就笑了。

  水立北来处理,也不错。

  反正,她得找个由头出去溜达溜达才是。

  云子晴打定主意,粉红的掌心攥着即刻石子,接着又射出去了两颗。

  一颗砸在了余姨娘的肩膀,另一颗,就将阮姨娘的膝盖砸的半分力气都没有了。

  而余姨娘的肩膀,自然也没好的,估计肩胛骨的骨头是碎了。

  “你你……你这个刁奴才,狗东西!看王爷等会来不将你乱棍打死!”阮姨娘“哎哟”的叫喊着,想要爬起来去用不上劲。

  而余姨娘一只肩膀使不上力气,也推不动阮姨娘。

  两个人精美的衣袍裹在一起,随着主人的推囊,更加的纠缠到了一起。

  这二人,此时就像是一个绣球一般,在地上滚着,还能发出只有狗嘴巴才能吐出来的污言秽语。

  云子晴掂着手中的石子,瞄准了阮姨娘的牙齿。

  她骂的挺欢实的,不知道门牙掉了,会不会说话漏风。

  “噗!”

  “啊!我的牙……”阮姨娘尖锐的声音划破天际,只怕是要让大家都知道,黔王府今日杀猪了!“我的牙啊……你不得好死,我要弄死你!呜呜……”阮姨娘捂着满嘴的鲜血,在地上留下了手指血印。

  她膝盖没了力气,就算是爬,也要将云子晴给抓死!只不过,她的手刚爬了两步,眼看着就要抓到了云子晴的玄色斜面,就见那小巧的靴子微动,直接踩了上去。

  云子晴甚至还用力碾压了两下。

  “啊,我的手!我的手啊……救命啊,无法无天了,王爷,救命啊!”阮姨娘的叫声无比的凄惨,就在她觉得惊恐无助的时候,她终于看见了不远处疾步走来的黔王殿下。

  “王爷…救我……”阮姨娘呜咽着,看着水立北走来的方向。

  此时的余姨娘也爬了起来,只不过,她匍匍在地上,一脸的狼狈。

  “王爷,你终于来了,这个恶奴才,是要杀了阮姨娘啊!”余姨娘也趁机告状。

  余姨娘和阮姨娘一样,都将希望寄托到了黔王殿下身上。

  水立北就是他们的夫君,他们的天!现在,她们的天来了,有人给她们撑腰来了。

  阮姨娘和余姨娘挣扎着都整齐的跪在了水立北的面前。

  水立北面色并没有什么变化,他只扫了一眼云子晴,询问道。

  “她们怎么惹你了?”水立北的声音有些低沉,但是绝对不是生气的那种。

  云子晴斜靠在木制的凉亭围栏上面,双腿交叠,一只手搭在了围栏上面,气质威严,大佬风范。

  “不惹我,我就不能打了?”云子晴挑眉说道,斜着眼睛看向水立北。

  水立北一噎。

  余姨娘和阮姨娘也是一愣。

  “王爷啊,你看看这个恶奴,这样的人万不可留在府中了!”阮姨娘反应过来,像是抓住了云子晴的把柄,大声叫喊着。

  阮姨娘跪着爬了两步,满手鲜血一把将水立北的衣摆抓住。

  “王爷,妾身受伤事小,这要是祸害了整个黔王府,这可是大事啊!王爷,快将这个贱人乱棍打死扔出去吧!”阮姨娘嘴巴血肉模糊,却不影响这说话的速度。

  “阮姐姐的话虽然过于严重了些,但是,也不无道理,还请王爷定夺。”余姨娘也趁机说道。

  水立北的目光只看着一脸淡然的云子晴,嘴角抽抽。

  知道她心情不好,偏偏这俩蠢女人就撞了上来。

  今日他要是不主持一个公道,只怕这俩女人不会善罢甘休。

  “来人,快带上本王的腰牌入宫请御医过府给两个姨娘看看,万不能留疤毁容了。”水立北沉声吩咐道,并且不动声色的后退了一步。

  留疤?毁容?阮姨娘心思单纯,一听水立北这话忽然就吓得不行了。

  她的这张容貌可不能被毁了。

  女人最重要的就是这张脸了。

  不行!她得快些用药才是,得要御医看看。

  听水立北的意思还是看重她的,这一认知让阮姨娘非常开心。

  果然,王爷只是比较孤冷,其实心中还是有她的。

  阮姨娘眼中冒出粉色泡泡,痴迷的看着水立北。

  “快些回去房中,御医很快就来了。”水立北催促道。

  阮姨娘觉得王爷实在太为她着想了。

  “王爷,那……”不过,阮姨娘还没有忘记云子晴这尊恶奴。

  “人呢?愣着干什么,将你主子扶回去啊!”水立北吼道。

  “是!”余姨娘和阮姨娘的小丫鬟纷纷上前来将各自的主子扶了回去。

  “王爷……”阮姨娘激动的指着云子晴。

  “王爷,还请王爷不要姑息了这恶奴啊。”余姨娘也急急的说道。

  丫鬟非常快的将两个主子都拉走了,这边就剩下了云子晴和水立北两人。云子晴淡淡的看着水立北,暗道这男人还真是会转移注意力啊。

  试问,哪个女人不害怕会被毁容了呢?“阮鸿怎么惹你了?”水立北来到云子晴对面,看着云子晴问道。

  云子晴抬眸看着水立北有些关心的脸,眼中聚起疑惑。

  “我打了你的小妾,你不生气?”云子晴问道。

  水立北愣了一下,随即轻扯嘴角,“你害怕本王会处置你?”

  “那倒不是,就是好奇。”云子晴直勾勾的看着水立北。

  “无妨,不过是利益的棋子罢了。”水立北淡淡的说道。
3fboxbdhdij.jpg

  “冷血。”云子晴撇撇嘴,不过心头那股无名火,倒也是发泄了不少。

  “明明是你将人打成那个样子……”水立北对于云子晴的结论,有些无语。

  “所以,还是心、疼了?”云子晴刨根问底儿。

  “不是。”水立北立刻否认。

  云子晴敛了眼中好奇,起身打算离开。

  “去哪?”水立北问道。

  “你要是不处罚我,我就回去睡觉了。”云子晴有些懒散的摆摆手。

  水立北跟着起身,看着云子晴慢吞吞的背影,终是无奈的勾了勾嘴角。

  云子晴这一打,可是将水立北隐忍多年布的局,彻底的打乱了。

  最起码,这想要支持水立北的,阮家和余家,都收到了自家女儿的传信。

  所以,第二日,阮家和余家的人就上门来了。

  只不过,却刚好和拓跋灵撞到了一起。

  这拓跋灵也是执着,几乎是天天都要来龄王府坐一会的。

  所以,阮余两家,还有拓跋灵,顺利的见到了水立北。

  “奉茶。”水立北坐在上首,目光清淡,脸色深沉,丝毫看不出来有什么其他的慌乱之前。

  余家虽然现在门户落败了,但是余家祖上也是对皇族有恩的,所以,在官家面前还是有几分重量的。

  而阮家就不一样了,阮鸿现在格外的受器重,他自己也非常的争气。

  虽然现在没有明说要和水立北站在一个阵营,但是他妹妹嫁到了黔王府,他也是不能独善其身的。

  而且,当初阮家和余家的女儿入黔王府的时候,也算是委屈的。

  虽然只是庶女,但是好歹也有个强大的两家作为靠山。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http://www.xswww.net/22745.html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