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货架知识

bl文库又湿又软|上台领奖被塞玩具

  暮城的十月尾,秋意渐渐散去,马路两旁的金色树叶铺满了整座城市,阳光也不太强烈。

  篮球赛在这样的天气举办得火热,温度沁凉舒适,怡人身心。

  八中是全市有名的艺体专修的学校,市里举办的篮球赛学校领导也格外重视。除整个高三年级要备战高考外,高一高二年级自愿报名参加,以抽签的方式决定PK的顺序和班级。历时一周,在每天下午的最后两节课举行,决胜出来的班级代表整个学校参加市里的比赛。

  啦啦队也是篮球赛的组成部分,以校园墙男神女神活动提供名单点赞的前十二名为准,第一名担任队长,第二名担任副队。

  按照先前的排名,啦啦队的人员比最终篮球赛出战的班级来得快。

  孙有言是队长,乔伊是副队长。

  但其实大家心里都清楚,孙有言的这个队长是属于苏徵的。鉴于苏徵的临时退出,才有了孙有言的二次上位。

  不过,苏徵好像并没有把这些放在心上,依旧每天闷闷地低着个小脑袋,秋天里难免会有些凉,偶尔陆星择回看她的时候,会瑟瑟缩缩,像个受了惊的刺猬,把自己裹成一个球。

  比刚来他们前面的时候更加沉默,又更加难以介入。

  她身上似乎背负着很多东西,不愿意同他说,也不愿意和任何人交流,就连受伤也是宁愿自己受着,不愿意让人背负。

  那一夜星夜藏进眸光里的女孩,也藏着疲惫和晦暗。
2ovqrz2ntpp.jpg

  那是陆星择不曾触及到的领域,此刻却分外的想要靠近。

  苏徵仿佛感知到陆星择的探究一样,小脑袋耷拉着换了个方向,和他打了个照面。

  16岁女孩的脸娇娇俏俏的半埋在胳膊肘里,若隐若现的红色印子因为苏徵睡觉姿势的问题被留在脸上,她睫毛眨了眨,剩下半张脸被染上了粉色,黑发缠乱交织零星落在她的额头。

  秋日里的天气已经过了最热的时候,时不时有风带过,碎发被风搅动着,苏徵被挠的痒痒的。

  意识混沌的时候,人总是下意识想起某段时刻某个人:“安然,别闹。”

  陆星择手僵在半空中,想给苏徵剥开发梢的手被拦截在半空中,又被当成垫背枕在苏徵的脑壳下。

  顺着那股牵引力,陆星择整个人被带到苏徵的身边,女孩的脸颊贴着他短袖裸露的胳膊,柔软发烫,他第一次感知到异性带给他的冲动力,比上次接触来的要更加猛烈,青春期的那种躁动不安更加恣意。

  校霸的胳膊被当成了靠枕,他全然不觉,又好气又好笑地说:“你会后悔的。”

  苏徵满意地翘着唇边,纠正了自己的姿势,迷迷糊糊地回应着:“我才不会后悔,不过,安然,你的声音怎么有点变了,听着好熟悉。”

  鼻尖勾了勾半张脸下的肌理,苏徵顿觉不对劲,“你怎么连皮肤都变硬了变糙了?”

  “那你要不要睁眼看看,连人都变了?”

  !

  这声音!

  苏徵心里一惊,清醒之下才想起几天前她的同桌变成了陆星择!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http://www.xswww.net/22727.html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