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货架知识

岳的好紧好浪*王妃夹得真紧H

 或许一个小时候所受到的教养,在长大后才会渐渐显现出来。

  程英对梁无双的这张脸,终究还是眷恋的,他压下心底的烦躁,目光冷淡的道,“你又去找范增了?”

  梁无双心里一紧,下意识的就去看一旁的贴身丫鬟,眸中暗藏一丝愠怒,一闪而过。

  程英冷笑一声,哪里能看不穿梁无双的小心思,“文武百官都被东厂的探子监视着,你身边的丫鬟还不至于跟本公告密。”

  梁无双心头一凛,垂眸不敢再有任何隐瞒,软声说道,“无双新近交了一位好友,她兄长是春闱的举子,想求我帮忙在春闱中了进士后,能谋个好些的职位,无双这才去找了范侍郎。”

  程英居高临下的看着她,眸光是种毫无波澜的冷漠,“本公早与你说过,不要耍弄一些愚不可及的小聪明,做事要掂量掂量自己的份量,你若再这么不知天高地厚……”

  程英的声音微微一顿,冷白的指尖抚上梁无双的脸颊,“本公便将这张脸剥下来,有的是人比你更适合长着这张脸。”
2bnuvzxz33c.jpg

  梁无双浑身轻颤,脸色苍白,宛如溺水之人,程英的抚在她脸上冰冷的手指,宛如毒蛇一般,毫不费力的就能要了她的命去。

  程英的话还未完,他残酷而又冷血的欣赏着梁无双因为恐惧而浑身战栗的样子,语调低沉而又阴柔的道,“本公制过人皮灯笼,人骨扇,倒还未试过割下面皮换在另一个人的脸上。”他轻柔的拍了拍梁无双的脸颊,“你可要乖一些,若是哪日本公来了兴致,说不得就要用你这张脸来试刀。”

  说这些话的时候,程英心里是真的闪过这个念头,这张脸要是生在那小丫头的脸上,或许会更像一些。

  想到那小姑娘或许会顶着师妹这张脸拿着手术刀给人剖腹,露出和师妹一样的神情,程英就有种癫狂的兴奋感。

  只是可惜,他还做不到能给人换一张脸,这可比整容手术难多了。

  没有试错的机会,不然一不小心毁掉这张脸,他就再也找不到跟师妹相像的替代品了。

  程英轻叹一声,眸底流露出惋惜,他用指腹揩去梁无双眼角溢出的泪水,俯瞰着她,“想好好活着,就安分一些,当个摆件才是你的宿命。”

  梁无双声音发颤,含泪露出一个明媚的笑容,企图让程英想到画上女子的样子,来宽恕她。

  “督公,无双会听话的,以后都会听话的,督公让无双看的医书,无双一定会全都背下来的。”

  程英嗤笑一声,“不用了。”他从梁无双腰间扯出帕子,丢在她的脸上,“爱惜好你这张脸。”

  程英已经不想调教梁无双了,就算这个女人背了所有的医书,伪装出娇娇的一颦一笑,可骨子里终究是没有一处相像,本性哪里是能学来的。

  程英背手朝门外走去,丢下一句话,“本公新认了个义女,你若遇到她,可要识相些。”

  梁无双跪坐在地上,泪眼朦胧的看着程英离去的身影,她不明白,明明自己这张脸是程英的偏爱,为何她只是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他就要过来惩处她。

  立在门外的夏宁跟上程英,朝宅子外行去,事实上督公早几日前便知晓梁无双与范增还有来往,当时并不像是放在心上的样子,这会儿突然发作,在夏宁看来也有些小题大做了。

  夏宁回头看了眼瘫坐在地上十分狼狈的梁无双,他总觉得督公今日过来,其实想要说的,只是最后这句话。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http://www.xswww.net/22712.html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