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货架知识

王爷与王妃纯肉高H-学长够了别要了别揉小动态图

 喻言还以为陆知衍会不顾一切的阻止她出演,但是他却没有,原因就是他觉得自己很少看见喻言会跟自己的朋友去做有趣的事情,豪门的事情本来就麻烦,不应该因此让她活的压抑。

  所以,陆知衍反倒是觉得只要喻言去玩的开心就好,剩下的事情他会去解决。

  拍摄正式开始了,喻言跟着到了片场去住,有陆知衍在,在片场也不会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更不用说什么导演潜规则之类的。

  但是再安全也抵不过有人要搞事情,这部戏的女配奇多,大抵都是与男主有什么恩怨的,长的都差不多,唯一叫喻言记住的,只有一个叫林馨的女生。

  自从进组以来,喻言就可以感受到这个女生对自己的敌意,偶尔见面翻个白眼摆个脸色,或者背后说个坏话,倒也是无伤大雅。

  据徐瑜所说,这个林馨原本是作为女二被选进来的,最后是顾微凉为导演推荐了喻言,她才被挤下去做女三的。

  女三的戏份少,没有什么亮眼的戏份,这事儿搁谁身上都会很不爽,所以喻言也只能表示理解,原谅她这莫名其妙的敌意。

  这天拍摄正常进行着,女二和女三是一对好姐妹,女三一直都是女二的陪衬,所以一直都怀恨在心,不忍女二得到了男主的正眼相待,就趁着机会将女二骗到荒山野岭里,想扔下她。

  “今天的戏有点儿特殊,进山之后一定要跟紧队伍,这山上有不少野生动物或者猎人,一旦掉队也不知道会有什么事情发生,所以一定保护好自己。”

  临出发前,导演就用大喇叭录下这段话,轮番在各个队伍里播放,希望有些警惕作用。

  到达拍摄地点以后,各个设备都在调试当中,顾微凉和徐瑜虽然也没有戏份,但还是跟上来了,怕喻言第一次拍摄就出问题,来给她加油打气的。

  约莫十分钟时候,拍摄正式开始,喻言虽然是第一次拍戏,但是表现却是格外的好,一般人第一次拍戏都得是卡个好几次,她大多都是两次就好。

  山里蚊虫居多,没有了帐篷的保护,喻言这招蚊的体质一览无余,就这半个小时的功夫,露出来的皮肤上基本上都有被蚊虫咬过的痕迹。

  “卡!这条过了,大家休息一下,晚点儿就准备下山了!”

  最后一个镜头结束,随着导演一声令下,大家能躲的都赶紧回帐篷里躲着了,这山里的蚊虫这么毒,再呆下去就真的得去看皮肤科了。

  “言姐,你不进娱乐圈真的是太可惜了,要是你早几年进,影后估计都会有你的份儿,第一次演戏就表现这么好,我都羡慕死了。”

  拍摄一结束,徐瑜就冲上去递水披衣服,还不忘赞叹一番,一旁的顾微凉也是难得的点点头。

  “不过有些地方还是要注意一下,细微的情感处理是一个很重要的,就比如说你在被抛下之后这个情绪的转变处理。也不知道导演等一下看了之后会不会要求重拍,你还是先听我们说一说吧。”

  说起这个,顾微凉是专业的,三个人一起回的帐篷,给喻言讲了大概有十五分钟左右各种情感的处理方式,要怎么样才能够不会突兀自然。

  “你先好好练习练习曲,接下来的戏份里边儿有不少这样子的,你得提前适应,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明天还会有一场山上的戏,也会有这种情绪处理。我和徐瑜先去导演那里看看,你先休息休息吧。”

  顾微凉带着徐瑜走了,喻言总算是松了一口气,好久都没有这种被补习老师看着做作业的感觉了。

  “夫人,第一天拍摄感觉怎么样?有没有想我?”喻言刚打算睡懒觉,陆知衍的电话就来了。

  “有!真的超级想你……的儿子和女儿。”喻言故意跟他唱反调,这算是她出门的小癖好了。

  很明显,电话那一头沉默了,大概是在衡量自己儿子和女儿的重要性吧,喻言不禁笑出声,而后才开口哄道:

  “好啦,当然也想他们的爸爸。今天拍摄很顺利,导演和微凉徐瑜都夸我有天赋,有几个镜头都是一条过,看我是不是超级棒的?”

  “我的夫人当然很厉害,就是因为太厉害了,才老是外出叫人想的紧。也不知道要什么时候才会回来看看这个留守丈夫。”

  陆知衍现下正坐在办公室里一边查看徐瑜发过来的喻言拍摄的状况,一边在跟喻言打情骂俏,一旁的助理举着文件不知所措。

  “喻言姐,导演那边说有一条镜头不是很好,需要重拍,叫您现在过去。”

  喻言正打算造作一下,林馨就站在帐篷门口喊他,无奈之下,只能先哄两下挂掉了电话跟着林馨一块儿去拍摄场地。

  山上的风光自是比市内好得多,空气清新,绿植养目,也就现在这种时候才可以静下心来好好看一看,是会有不一样的感觉的。

  约莫半个小时以后,走到有些腿酸的喻言有些疑惑了,刚刚的拍摄场地也就不过十分钟的路程,怎么现在却要走怎么远。

  “林馨,拍摄换新场地了嘛?怎么走了这么久还没有到?”喻言忍不住开口发问。

  林馨很明显就是被吓到了的样子,背影微微一颤,很快又强装镇定回答道:“嗯对啊!导演说那个地方不是很合适,树林深处一些才比较合适剧本里描述的场景,前面就到了,累了吧?我这里有水,喝一些吧。”

  既然她都这么说了,喻言也没有什么好怀疑的,刚刚的拍摄场地看着确实不像什么深山老林。接过水之后喝了几口,就跟着林馨的步伐往深处走去。

  原本还在观赏着周围风景的喻言忽然听到类似于蛇爬过草丛的声音,还伴随着嘶嘶声,喻言被吓得不轻,害怕自己的猜测是真的,连忙想要喊停林馨,这深山老林里什么东西会没有。

  “林馨,你有没有听到什么不太对劲儿的声音?林馨?”

  然而,久久得不到林馨的回应,等到她回头查看的时候,周围就只剩下她一人了:“林馨?林馨,你在哪儿?”

  还是没有回答,现在喻言终于发现自己是被耍了,还以为自己的身份摆在那里,就算是林馨有什么不满意的地方,顶多就是表现一下不敢做什么,没想到胆子这么打。

  “哎~算了,谁让是我抢了她的角色,该的我。”喻言苦笑着自言自语道。

  原本想要掏出手机打个电话给顾微凉过来接自己的,却发现自己刚刚出来的时候根本就没有带手机出来,这下可就完犊子了。

  现在还是下午,太阳依旧光亮,但是喻言也估摸这时间也快到傍晚时分了,手上只有林馨给的一瓶纯净水,大概是还有点儿良知,至少给自己留了一点东西。
1qelya4n0r0.jpg

  既然没有办法求助,喻言就只能寄希望与他们能够快一些发现自己不在帐篷里,然后赶紧出来找自己了。

  但是自己还是要找一些比较有用的东西标志一下自己的位置要不然他们也找不到自己,喻言倒是万万没有想到自己有一天会用上‘钻木取火’这个典故。

  就在她准备拾起一些干燥的树枝树叶的时候,刚刚那个令人害怕的嘶嘶声再一次响起,这下子喻言可以确定,这个地方是有蛇的,因为她看到尾巴了!

  蛇会爬树,蛇也不怕水,蛇动作灵敏,那蛇是要怎么对付的啊?!

  喻言开始慌了,这可不在她的知识范围之内的,要是这蛇有毒,她不就撑不到顾微凉他们找到自己了嘛。

  求生欲让喻言赶紧离开这个地方,想要尝试着找着刚刚上来的路走回去,约莫五分钟之后,喻言就知道自己是在痴心妄想了。

  “为什么所有的路长的都一个样啊!”喻言走累了,只得坐在一处看起来比较空旷的树底下,至少这样不会遇到蛇一类的东西。

  眼见着太阳就要下山了,再这样下去就真的会步入很危险的境地。

  另一边,喻言已经小时了一个多小时了,顾微凉和徐瑜才从导演那里回来,在寻找她的身影,帐篷里只有一个手机,谁都说没有见过她。

  这下子大家才意识到人不见了,着急忙荒的组队出去寻找,陆知衍的电话恰巧也在这个时候打过来,顾微凉只能硬着头皮接下这个电话。

  “怎么是你接?喻言呢?”听的出来,陆知衍很不满。

  顾微凉知道要是这个时候由自己告诉他这个坏消息的话,自己一定活不久了,连忙将手机递给徐瑜。

  “陆总,打个商量,听完你先不要激动哈!我们刚刚就是去找导演看了一下拍摄效果,让言姐一个人在帐篷里呆着,但是现在她人不见了,手机也没有带,我们已经派人出去找了,有消息我们会第一时间通知你的。”

  照徐瑜这个说法,估计失踪挺久的了,陆知衍没有犹豫,挂掉电话之后直接叫人备车去郊外。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http://www.xswww.net/22700.html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