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货架知识

太大了不行老师 你以为我不敢在车里要你

  喻言的拍摄地点就在距离市区半个小时路程的郊外,喻言失踪已经有两个小时左右了,陆知衍才赶到现场。

  在场的人没有一个人知道喻言下落的,顾微凉和徐瑜急的团团转,林馨这个时候就已经混入了寻找喻言的队伍当中,故意给大家指反方向的路。

  陆知衍耐不住性子,直接叫傅塭带了警队的人过来,还附带几只警犬至少这个时候警犬是比人有用多的。

  另一边,喻言完全不清楚大家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失踪的消息,最近森林里下过雨,所有找的到的枯木树枝都已经湿透了,喻言磨破了手都没有使它冒起烟。

  “简直是天要亡我啊!!”喻言忍不住大喊。

  这不喊还好,一喊周围的鸟都受惊逃跑了,这里安静的有些可怕,现下已经黄昏了,如果在找不到营地生不起火,谁知道这深山老林里会发生什么事情。

  良久,喻言才让自己冷静下来,周围有忽然响起了一个诡异的声音,大概是风吹过树林的声音,有一些像恐怖片里的背景音乐。

  这对于一个孤身在野外的人是多么恐怖的事情,不一会儿,那可怕的嘶嘶声又响起来了,这一次,喻言看的很清楚,那是一条黑白相见的蛇。

  不出意外的话,估计是有毒的。那条蛇调转方向,与喻言四目相对,喻言缓缓站起身来,与它对立着,双腿却是在颤抖着的。

  鲜红的蛇信子往外吐的频繁,蛇与她的距离不过两米左右,这种程度的慌忙逃跑反而会引起它的攻击。

  喻言掐了自己大腿一把让自己冷静下来,只要现在保持不动,蛇一般就不会主动攻击。但是谁又知道为什么今天这野外生存小知识一点儿用都没有呢。

  喻言就保持着站立的动作没有改变,蛇却也没有调转方向,直直的朝她袭来,看来安静呆着已经不是办法了。

  就着蛇类弯转反应较慢的弱点,喻言即刻开始绕弯跑,身后的蛇也开始加快速度,异常迅猛,即使是蜿蜒爬行的速度也是一点儿都没有落下。

  眼见着要到自己脚后跟了,喻言的心脏都快要跳出来了,正全力加速跑呢,前面忽然掉下的一根树枝将喻言逼停还被绊倒了。

  这下子喻言是退无可退,那条蛇也直接朝她袭来,她还穿着拍戏时的短裙,这一咬直接落在了她的小腿肚上。

  似乎是确定自己咬完之后喻言就会没命似的,那条蛇爬向了另一个方向。不一会儿,喻言只觉得自己的眼前是一片模糊,头昏昏沉沉。

  伤口已经出现了红肿,在这样下去估计自己就撑不到陆知衍他们过来救自己了,但是现在自己又没有办法将毒吸出来。

  喻言撕下自己的丝巾在伤口近侧进行了绑扎,能够延缓毒素进入身体,为救援获取一些时间,这时候的天已经差不多黑了,周围蚊虫毒,没有火,在这个冬季夜晚的深林里,根本活不了多久。

  喻言开始觉得有一些绝望,依着那根树枝躺下,意识有些模糊,哼哼唧唧的喊着:“陆知衍,你该不会是想换个老婆了吧,怎么还不来……”

  隐隐约约之中,喻言眼前好像出现了一道黑色的身影渐渐向她走来,她眼前模糊已经不足以叫她看清来人了,不过这个味道不属于她熟识的人里的任何一个。

  “你是谁,你离我远一点儿!”警惕心又上来了。

  “嫂子,你这样说话我可是要伤心的,我这千里迢迢过来救你的命,你这个反应怕是要叫我伤心了。”陆知辰毫不掩饰自己的身份,戏谑的笑道。

  陆知辰?他怎么会在这里。

  震惊之余,喻言强撑着身子再往后推推,但树枝就抵在自己背后,没有地方可以走了。只能硬着头皮道:“陆知辰,你想做什么?我告诉你,你想做什么都没门儿,陆知衍他们就在附近,劝你不要轻举妄动。”

  “嫂子,你这么说话我可就要伤心了,你看看,这白皙细嫩的腿,被蛇咬出这么难看的伤口,着实叫人可惜。你别动,我帮你把毒吸出来。”

  说着,陆知辰就去抓喻言的腿,作势要去将蛇毒吸出来,这种触碰叫喻言的厌恶布满全身,撑着最后一丝力气将他推开。

  “你滚开!不要碰我!”

  陆知衍这才刚跟着警犬到达这森林深处,就听见这道惊慌失措的女声,他绝对不会认错,这就是喻言的声音,她有危险。

  加快了脚下的步伐,几乎是跟着警犬飞奔着向喻言的方向,映入眼帘的就是昏睡在地上不省人事的喻言,还有抓着她小腿的陆知辰。

  这彻底的激怒了陆知衍,冲上前就是用尽力气的一拳落在陆知辰脸上,直接将人打到在地,这还没有结束,就势还多添了几脚。

  “咳咳咳!陆总,下手可真够狠的,我可是在救你老婆的命啊,恩将仇报呢怎么还?”陆知辰也趴在地上剧烈的咳嗽着。

  陆知衍没有再去理会他,而是将躺在地上的喻言扶起来,小腿上的伤已经变成紫红色,在喻言原本就白嫩的皮肤上显得格外刺眼。

  没有丝毫犹豫,陆知衍直接俯下身来为喻言清掉一些毒素,血是瘀黑的,喻言似乎是感觉到了不舒服,皱起了眉头,但依旧没有醒过来。

  这个时候的警犬似乎是发现了什么,对着陆知辰狂吠,但又在等着主人一声令下。

  “我去!陆知衍你居然派条畜牲过来?”

  陆知辰被警犬吓得慌忙逃窜,这时候的傅塭也带着人就在不远处,再不跑就真的去警察局里边吃盒饭了。

  傅塭到达的时候,周围早就没有了陆知辰的踪迹,警犬还在朝着一个方向吼叫,没有办法顾及了,喻言的性命垂危,得赶紧就医。

  山下,医生早就准备好了,在林馨的提醒下,已经备好了蛇毒血清,谁也没有想到居然会用上,但是不知道是什么蛇,哪里知道该用什么血清呢,这又是一个难题。

  “是一种黑白相见的蛇!我在森林里见过。”林馨忽然喊道。

  医生动作迅速,注射过血清之后,陆知衍才暗暗的松了一口气,随之而来的,就是为什么喻言会失踪的问题。

  喻言浑身上下都是冰凉的,陆知衍抱起她的时候都在怀疑自己抱着的是否是一个活人,更无法猜测她到底在森林里经历了什么,一想到这儿,陆知衍就觉得自己心底抽疼。

  同时,这个林馨也是引起了他的注意,他绝对不相信这个世界上会有这么巧的事情,恰巧她见过的蛇就是咬了喻言的蛇,又恰巧她知道喻言往深林里走了。
1py3lnob1lw.jpg

  “去查一下这个林馨,这件事儿一定跟她有关系。”顾微凉悄悄的凑到陆知衍身边提醒道。

  喻言不见之后,顾微凉做的第一件事儿就是将所有的工作人员都问了一遍,在那期间消失的同时还有林馨,而后林馨回来了,喻言不见了,哪有这么巧的事情。

  除了蛇毒之外,喻言身上还有深浅不一的各种程度的划伤,大抵都是树叶造成的,到了后半夜,都开始发高烧,陆知衍整夜寸步不离的陪在她身边照顾。

  陆知辰的忽然出现叫人感觉不安,他虽然是个通缉犯,但不至于警犬会一直对他吼叫,要不就是他身上有什么东西。

  夜深人静的时候,陆知衍才能够好好的看一看喻言,惨白的脸蛋始终提醒着自己没有保护好她的事实。

  被子捂紧喻言,这么冷的天也不适合用冷毛巾敷了,上上下下为她擦拭冷汗,掖好被子,等到她退烧已经是凌晨的时候了。

  这时,翁九九也将关于林馨的资料发过来了,没有什么特别的,就是一个七八线的小明星罢了,唯一值得注意的就是在开拍前一天,收到她带资进组的消息,背后的金主也是匿名的。

  “已经退烧了,医生说发发汗,醒过来就没事儿了。你那边这笔帐可以查到是谁的吗?”陆知衍一手给喻言整理被褥,以手拿着电话回答着。

  “如果没有出问题的话,是盛行舟。”翁九九愤恨的答道。

  既然这样估计就可以解释为什么陆知辰会出现,林馨又刚好知道是什么蛇了吧。这个林子里并不适合这种蛇类生存,冬季又怎么会有蛇出现,这样子一切就都说的通了。

  盛行舟的招数是越来越脏了,将消息传达给顾微凉,他作为圈内人,更加知道这种事情应该怎么样处理。

  不出意外的,盛行舟依旧在装傻,还不忘到医院来探望喻言,很明显他的目的不在于这儿,而是将记者带过来了。

  是他自己搞的事情,却把人带过来,这目的并不是很简单,事实证明,陆知衍的猜测是正确的。

  顾微凉和徐瑜正忙着应付记者,盛行舟就当着他们的面,提起了陆知辰:“听说这一次还是陆知辰先去救的喻言,要不然在那深山老林里,还真的是有点儿悬啊!”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http://www.xswww.net/22697.html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