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货架知识

太大了,吃不下去怎么办|啊按下开关震动太深了文

 鬼手神医哈哈一笑,说道:“傻丫头,你现在忙的恨不得把一天当三天用,我岂能留下来耽误你们?”

  “师父,徒儿真的舍不得您走,这刚见面,我还有很多话没来及的说,还有很多不懂的事还没来得及请教呢。”冠荣华红着眼圈说道。

  这倒是真的,一来她舍不得刚见面就跟师父分开,二来长生药配方她还没给师父看,也得怕师父会阻拦。但她自己又没有信心,这才会写信让师父来,试验药的时候心里能踏实些,有师父在出什么事也能帮上忙。

  可如今鬼手神医要走,如意算盘落空了,她心里自然是着急。

  鬼手神医望着她,看到她眸中满满的渴望,轻叹一声说道:“这样吧,为师答应你,走的时候一定再回来看看你们。另为师有句忠告要说,别逆天而行,毒璋森林里一定要谨慎行事,切莫随意伤害生灵。那里多少年来并未有外人侵入,有属于内里生灵各自的生活。”

  这句话,冠荣华听不太懂,但她还是点点头,应道:“师父,徒儿记下了。”

  鬼手神医欣慰的点点头,笑道:“爱徒向来都是让我能放心的。那好,为师走了。这郾城从未来过,正好好好转转。”

  说完,他挥挥手,脚步轻点,眨眼间人就不见了。

  崔蝶看得目瞪口呆,好一会子才回过神来,叹道:“鬼手神医她老人家来无踪,去无影啊。医术高明,功夫也了得啊。”

  冠荣华考虑的点却不在这里,她则喃喃说道:“师父说,别逆天而行,这是什么意思?闯入毒瘴森林,破坏那里规则,是逆天而行吗?”

  慕胤宸忽然明白了什么似的,忙说道:“我明白你师父是什么意思了,华儿。”

  冠荣华望向他,诧异的问道:“你知道?那我师父是什么意思?”

  慕胤宸试探着说道:“你师父会不会是话里有话,阻止你研制上古医书上的方子,人的寿限天注定,从古至今又有几人能逆天而行?”

  冠荣华不悦的白了他一眼,哼道:“我都没有跟师父说我要研制长生药的打算。”

  慕胤宸却问道:“你跟你师父说了上古神书了吗?”

  冠荣华点点头,应道:“当然,这样宝贝的书,我能不让师父给把把关吗?再说,上面还有黑兰花和养魂芝的介绍,我得让师父看了,他才能知道怎么样帮我更好地利用。若非,能那么快帮我制作出两种药丸吗?”

  慕胤宸坚持自己的看法,说道:“既然师父看了上古神书,他一定能猜到你的意图,因此才会给你警告。华儿,我也早就说过,长生药绝对不能去研制。”

  冠荣华冲他不耐烦地摆摆手说道:“现在不是说长生药的时候。我们赶紧去找梅香,问她背后是否有人指使。”

  慕胤宸没有异议,点头答应。

  两人随即来到梅香男人的小院。

  进屋后,冠荣华径直问向梅香男人:“梅香呢?她最近还好吗?”

  梅香男人点点头,应道:“她还好,就是有时还会闹着要去找太子。可能她心里那个梦太美好,太深了,让她很难一时新过来。您放心,我会让她慢慢放弃那个梦,面对现实的。”

  听他这么说,冠荣华点点头,感激的笑道:“多谢你的支持,能让我们跟梅香单独待一会吗?”

  梅香男人很是担心的问道:“你们单独跟她待在一起,能行吗?她有时发起疯来,怕是……”

  冠荣华看他意思似乎是不放心,梅香跟他们单独在一起,想了想说道:“那这样吧,你在旁守着,我们想问梅香一些事情。”

  对于梅香男人,她早已经派人调查过了。

  他从小跟梅香是邻居,梅香家里遭难,被卖入怡香阁,他依然没有放弃她,一直在努力赚钱,准备帮她赎身,是个本分善良的男人,因此也没有对他设防。

  冠荣华将师父给她的小药丸给梅香喂下。

  梅香男人很担心的问道:“她吃这个没事吧?不会影响腹中胎儿吧?”

  冠荣华点点头,笑道:“放心,绝对不会有事的,若有事尽管找我好了。”

  梅香男人这才放心的说道:“我相信冠神医。”

  没一会子,梅香醒来了。

  她看到冠荣华和慕胤宸站在床前,惊喜的问道:“太子爷是来接我回去的吗?”

  慕胤宸面沉如水,不给她一丝希望地说道:“本宫除了帮你赎过身,跟你并无瓜葛,因何要接你回去?你应该面对现实,跟你腹中孩子爹,好好地生活,本宫看在相识一场的份上,也会让本地官府给你们一定的照顾。不要再心存妄念,否则得不偿失。”

  这番话,让梅香面色登时黯然,泪水落下。

  冠荣华见状,怕她情绪激动,忙转移话题,开始询问正题:“梅香,你从那次跟太子爷巧遇,是不是有人故意安排的?若非你一个欢场女子,怎么会独自出现在街上?”

  梅香摇摇头,但很快又点点头,药性上来了。

  她开口说道:“是有人指使我,他告诉我,只要死把着太子爷,我不但能脱离苦海,还能去皇城过上做梦都想不到的好日子。但前提是我能怀上他的孩子,谁料,一次次没有成功,我不想放过这样一个好机会,于是便跟良哥睡了一夜。就这样,我怀孕了,我就说是太子爷的,这孩子就是太子爷的长子,我们母子随太子爷进皇城,良哥也能跟着过上好生活。将来孩子若是能继承皇位,那么我就是皇太后,而良哥是太上皇了。”

  说这些话的时候,她面无表情,好像是木偶一样。

  冠荣华知道这是在药性促使下说出来的,是实话,她不禁轻叹一声,望向慕胤宸说道:“我忽然很同情你,当个太子,上上下下多少人惦记着你啊。梅香背后的人定是那对神秘男女,追根究底,他们的目的也是在你,沈月则是被无辜连累的,也不知现在她怎样,是不是在受苦,唉,是我连累了她,不该带她来郾城。”

  慕胤宸摇头苦笑:“若是能选择,我也愿意做个平凡人。皇宫里太子的生活,看似风光无限,其实呢……他们不知道的,才会趋之若鹜,飞蛾扑火。”

  两人说着,梅香忽然回过味来了,惊声自问:“我这是怎么了?我怎么会说出那些话?”

  梅香男人见状忙上前抱住她,防止她情绪激动,伤人伤己,并暖声安慰道:“梅香,纸里包不住火的,早说出来,我们也好早抽身。太子爷和冠神医都是极聪明的人,又怎么能看不出内里的端倪?这个世界上没有不透风的墙。瞒的越久,我们的罪过越大啊。”
1f50itonnjr.jpg

  “可我的孩子是太子长子啊。”梅香还在幻想着,那人给她的美梦。

  慕胤宸冷冷一笑,开口说道:“你知道皇家的规矩吗?若是皇子在民间留下了血脉,滴血验亲后,则会杀其母族,带入皇城,软禁终生。”

  “啊!”梅香闻听此话,不禁惊叫一声,反问道:“这是真的?”

  冠荣华在旁点头应道:“当然是真的,这也是有先例的,比如太子爷的叔叔,曾经在民间因一夜风流,留下血脉,后来滴血认亲后,其子母族被诛,到现在还软禁在别院中,虽然也娶妻生子,但世代都将是没有自由的皇族庶民,不能进入族谱。”

  慕胤宸接口说道:“还有皇族血脉怕被认亲后,会诛其母族,没了人生自由,不会主动认亲,但皇族也会主动认亲,下场是一样的。其实这样也是警戒皇族子弟,不要在民间广撒血脉。为保皇族血统不外流的纯正不得已而为之。”

  听完他们的话,梅香吓得浑身发抖,脸色惨白,半响才问道:“我这样闹起来,官府会来寻我吗?”

  是人都怕死的,她也不例外。

  美好生活是建立在生命至上的,没了生命,再好的生活也没有用了。

  冠荣华见她是真的害怕了,不禁笑道:“放心吧,太子爷那天当众戳穿你的谎言,将来不会再有官府来找你孩子滴血认亲。其实,太子爷那天是帮你。”

  梅香身子瘫软在她男人的怀里,哭道:“可那人不是这么说的,他说只要我能怀上太子爷的孩子,跟着入京,就有享不尽的荣华富贵。”

  冠荣华摇摇头,笑道:“你被人利用了,他们不过是利用你来伤害太子爷而已。好了,我们走了,望你能安心跟你男人好好过日子,官府会善待你们的。”

  说完,她便跟慕胤宸离开了。

  梅香家的小院,有暗卫暗中守护。

  在事情还没有结束前,怕他们会被报复。

  同时,梅香男人做了官府衙役,这样每月能领些俸禄,日子也会过得轻松些。

  梅香的事情搞定了,冠荣华和慕胤宸便开始商量去毒瘴森林的事宜。

  冠荣华本来是想等长生药研制成功后,再去,这样服下长生药,又有对付蛇王的法子,便是双重保险,可长生药还是没有最后的成功,虽然也能闪着绿光,但是极为暗淡的。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http://www.xswww.net/22685.html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