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货架知识

卧底警花被强行糟蹋小说 双性人妻的yin荡生活

  挂断电话后,看着哭成小花猫的唐婉君,叹了口气,拿着桌上的湿巾,粗暴地给她擦起了脸,“唐婉君,不要仗着你怀了我的孩子,一而再再而三地挑战我的底线。”

  傅云深给唐婉君擦干净后,看着唐婉君慢慢冷静下来,然后又慢慢地闭上眼,就睡了过去,整个过程不超一分钟。

  病房里就响起了唐婉君淡淡的有规律的呼吸声。

  赵宇把衣服和文件拿来的时候,就看到傅云深正坐在病床边的椅子上看着唐婉君。

  他心底一惊,然后目不斜视地开门关门,把东西都一一交给傅云深。

  “傅总,唐柔小姐那边?”赵宇要走的时候,突然想起下午唐柔给他打了电话。

  傅云深正看着文件,头也没抬,小声地说:“改天,今天没空去。”

  “好的。”赵宇恭敬地说,然后退出了病房。

  “傅总说唐小姐住院了,没空来。”赵宇出了病房后,直接回复了唐柔。

  “贱人!贱人!贱人!”从赵宇那收到消息后,唐柔就开始砸起了房间里的东西!

  她本以为那些照片可以让傅云深直接厌弃唐婉君,却没想到!!!

  唐婉君,你可真是好手段!

  唐柔抬眼看着镜中的自己,披头散发,好不狼狈。

  她尖叫了一声,她怎么变成这个样子了?

  傅云深不会喜欢这样子的!不会的!

  她突然神经性地笑了一下,“我不会输的,唐婉君!我不会输的!云深哥哥爱的是我!”

  她做到梳妆桌前,将自己的头发梳理整齐,然后对着镜子缓缓展露出一抹温柔的笑容,“云深哥哥最喜欢柔柔这个样子了。”

  “接下来,要怎么把云深哥哥骗过来呢?”

  她有些苦恼地皱起了眉头,然后似是想到什么好主意了一样,笑了起来,“啊,生病就好了呀!”

  她喃喃自语地给往脸上抹精华乳,“每次我生病,云深哥哥都会来的。”

  ……

  而唐婉君正在听着医生的医嘱。

  “唐小姐,你现在怀孕已经三个月了,但收到你情绪波动过大的影响,你的身体状况不是很好,导致我们探查到的婴儿活力也比较弱。”医生站在病床边,拿着病历单说。

  然后他抽出一张b超给到唐婉君手上,“您之前有宫.外.孕流产的经历,所以在这方面您要更注意一些。”

  唐婉君看着图中那小小的一团,又是感动又是愧疚,她连连点头,“好的,我知道了,谢谢医生。”

  “嗯,然后饮食方面要多注意补充些维生素,可以增强你和宝宝的体质。”

  医生唰唰地写下一些药名,然后挂在病床边上的挂钩上,“待会护士来的时候,你就让她把这些都拿齐,每天吃多少,要吃什么,我都给你标明了。”

  医生交代完后,就离开病房了。

  不一会儿,护士来了,听唐婉君说了之后,拿了那张纸去给唐婉君把药都带了回来。

  其实也不能说是药,都是一些保健方面的营养药片。

  “唐小姐,给你拿趟药可真麻烦,还要经历那么多个检查关卡。”护士给唐婉君重新换了瓶点滴后调笑道,“你丈夫肯定很爱护你。”

  别的不说,每次进来这里都要被三波保镖检查,验证身份。

  唐婉君垂眸笑了笑,没应话。

  “好了,唐小姐,这瓶打完了你今天就没有多的药水要输了。到时候按铃我就马上来。”护士把吊瓶挂上去后嘱咐道。

  “好,谢谢你。”唐婉君微笑着点头致谢。

  护士被唐婉君晃了下眼,回过神来时脸蛋微微发红,“哦哦,不用谢的。”

  然后她走出病房的时候,拍了拍自己的脸蛋,心想唐小姐真的太好看了,这么笑一下杀伤力也太大了吧。

  病房又只剩下唐婉君一人了。

  唐婉君看着窗外,看了半晌后,躺倒在床上,看着天花板继续发呆。

  她记得,昨天晚上自己在傅云深身上哭得哗哗啦啦的模样,眼泪鼻涕都抹了傅云深一声。

  想到这个场景,唐婉君尴尬地抬起没打针的右手捂住了脸。

  太!丢!人!了!

  唐婉君不是没有哭过,但是从来没有这么失态地把眼泪鼻涕都抹在人身上的经历!

  而且那个人是傅云深!
0j04sfvzxet.jpg

  有洁癖而且暴躁易怒的傅云深!

  她到底是怎么敢的?下次傅云深过来会不会直接把她杀了?

  唐婉君深深地懊恼着自己的不理智行为。

  突然她听到门开了的声音,然后是…

  唐婉君能分得清楚,那是傅云深的脚步声,他已经走进来了。

  唐婉君浑身僵硬,捂着脸的手就没放下来,她装作已经睡着了的模样。

  她感受到傅云深的脚步停在了病床边,就算脸和眼睛都被捂住了,但是唐婉君就是能感受到傅云深侵略性的目光在盯着她。

  唐婉君感觉自己都要出冷汗了,尤其是一只手拉住她手腕的时候,她差点惊叫出声。

  但她忍住了,只是睫毛紧张地抖了抖。

  傅云深扯住她的手,让其从她的脸上离开。

  没有了手掌的遮掩,唐婉君心脏处跳得更快了,那种不知道傅云深下一步会做什么的感觉,真的过于刺激了。

  傅云深自然能看穿唐婉君那拙劣的演技,不安乱颤的睫毛和加重的呼吸,无一不是在告诉傅云深,她在装睡。

  但傅云深没有揭穿她,只是饶有兴致地看着唐婉君慌乱的模样,他觉得有趣极了。

  他坐在了病床边,电脑放在床头柜上,开始处理起了公务。

  整个病房只有傅云深“嗒嗒嗒”的键盘敲击声,唐婉君也慢慢放松了下来,甚至敢微微睁开眼用余光看一眼傅云深。

  傅云深最近总是很疲惫的模样,在傅家老宅的时候就是了,她记得好几次睡了起来上厕所,傅云深没在床上,然后看见书房的灯还在亮。

  而且皱眉的次数也多了起来,她以前会在傅云深睡着后偷偷看他,然后用手指把他睡着了还皱起来的眉峰抚平,并乐此不疲。

  傅云深,你不是什么都有了吗?怎么还是很烦恼的模样啊?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http://www.xswww.net/22649.html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