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货架知识

2021最热门(娇嫩的被两根粗大的猛烈的进出)最新章节列表

 天色不早,柳小青送罗什国米尔王尼卡出了宫门,信马由缰向着使馆行去。

  “那白衣女子是谁?”尼卡问道。

  “说是西陵公主,其实是什么,谁知道呢?”柳小青淡淡地说道。

  “虽不是倾国倾城之色,却是让本王很是动心。”尼卡说道。

  “你还是死了这份心吧,陛下把这个女子当成了命。”柳小青摇摇头道。

  “这好啊,你们不是有想法吗?这么大个软肋,不是一个很好的目标吗?”尼卡说道。

  柳小青想到无忧看到他冷冷的目光,叹口气,“这小妮子也不是那么好对付的。”

  “是吗?我倒想试试,没有难度的事本王还真没什么兴趣!”尼卡邪魅地笑了。

  尼卡碧蓝的眼睛里一抹红光闪过。

  …

  …

  宁威远晚上回来的时候见过王山,虽然他也有很熟悉的感觉,但虎豹骑没有完成家世调查前,他不能留他在宫中。

  霍广盛情相邀,反正自己还没成亲,回家就是光棍一人,不如两个人一起喝酒聊天。

  王山和他很是投缘,两个人就一起结伴回了霍广府上。

  …

  …

  无忧和花卷儿练武没有满两个时辰,被宁威远勒令睡前一定要补足,两个人拉着个脸,不开心。

  龚宁说到大殿前空地上去练,宁威远白了他一眼,到那里去练,你又忙着拍马屁,还不等于在外面消食?

  两个人在宁威远书房里摆开了架势,宁威远则忙着他那一堆奏章。

  他们两个奇怪,宁威远并没有看他们,但只要他们两个一停,宁威远头也没抬,声音却飘了过来,“继续!”

  两个人终于练够了时辰,气呼呼地跑花卷儿卧室去了。

  宁威远头摇摇,继续他那没完没了的奏章,他有时奇怪,做皇帝这么辛苦,又随时随地有生命有危险,为啥还有这么多人抢。

  龚宁递上了边界军队传来的密报,宁威远看完后,沉吟了一下,决定连夜召集军机处商议。

  宁威远去了花卷儿卧室,估计练武练累了,两个人早搂着睡着了,他看着两个人香甜的睡颜,不由微笑了起来。

  …

  …

  无忧闻到了甜甜的香味,但她实在太累了,脑筋都懒得动一下,这是什么香味,怎么这么好闻?

  无忧睡梦中居然又深吸了两口。

  师傅有次上课给自己闻过这个味道,自己当时还挺喜欢闻的,被师傅打了手板子。

  无忧打了一个激灵,这是迷魂香、悲酥清风的味道。

  这种迷魂香效果极佳,所以昂贵异常。

  无忧天生体质异于常人,所以并没有晕过去,只是浑身酥软。

  她睁大了眼睛,只见凌空一块锦帕扔了下来,挡住了她的脸。

  无忧心里冰凉,这个王八蛋,居然遮住了自己眼睛。

  自己想用灵力把刺客咔嚓了,也不行了。

  无忧就觉得一个人将自己抱了起来,用披风将自己卷成了一个被卷儿,扛在了自己肩膀上,向卧室外走去。

  无忧气的鼻子都歪了,听到外面静悄悄一片,难道都中了悲酥清风?

  刺客的轻功极好,寂静无声地在皇宫大殿顶上的飞檐间穿行。

  终于到了一个地方,那刺客停住了脚步,将无忧放到了一张软塌上,无忧闭上了眼睛,装着依然在昏迷中。

  终于无忧脸上的锦帕被人摘了去,那人坐在旁边看了许久,无忧不由心中暗骂,看,看,看你娘个头啊!

  美人在卧,那人终于按捺不住,俯身亲了下来。

  无忧猛然睁开了眼睛,使出了灵力,就听咔嚓一声,那人的右臂脱臼了,疼的那男人大喊了起来。

  门外立马有护卫问道,“王爷,你没事吧?”

  “没事儿!”那个男人疼的满头大汗。

  无忧确实认得出来。这个人就是下午遇见的那个罗什国的米尔王尼卡。

  尼卡重重的点了无忧的穴道,“你认出我来啦,小美人儿!”,一边说着,尼卡忍住痛,左手用力复原了脱臼的右肩。

  无忧知道,尼卡已经起了杀人灭口的念头,只是她现在口不能言。

  无忧沉默地调整内息。

  “其实你长得还不如我那个小妾来得美艳风流,但是为什么我会对你动了心呢?费了那么大的劲去皇宫将你偷了来。”尼卡说道。

  无忧眼睛盯住了他的脖子,准备咔嚓的时候,一块锦帕遮住了她的眼睛。

  “美人啊!你这灵力功夫,我可是也会那么一点!”尼卡得意地说道。

  尼卡开始脱无忧的衣服,无忧哪里受过这样的侮辱,险些气晕过去。

  妮卡看到了无忧洁白的手臂上那一点殷红,那是无忧的守宫砂。

  “你同宁威远一起住了那么久,居然还是个处子!”尼卡大发感慨,置疑宁威远到底是不是男人!

  无忧气到不行,运起全部的内力来冲开穴道,可是没有什么用。

  尼卡看到了无忧挂在脖子上的口弦,那口弦是黄金所制,又镶嵌了名贵的宝石,很是小巧精致。

  尼卡好奇地拿了下来,细细观看,又放到嘴边胡乱吹了几声,这才将口弦扔到床下。

  他开始猴急地脱自己的衣服,自己也是,美人在侧,还不赶快动手?!

  他刚脱到一半,就听到框当一声,有人踹飞了他的房门。

  “谁这么大的胆子?”他气的转头向门口吼去。

  话说了一半,他就停住了。只见就四弟鸠摩,阴沉个脸站在了门口。

  他还想再说什么,鸠摩已经大跨步走到了他的床前,捡起来地上的口弦。

  鸠摩认得出来,这是他送给无忧的,他看着床上被脱的只余下小衣的女子,伸手揭开了蒙在她脸上的锦帕。

  鸠摩睁大了眼睛,愣住了,居然是漠北草原上的小仙女。

  鸠摩看着衣衫不整的尼卡,知道他一向色胆包天,一脚踹翻了他,抱起无忧就走。
0gmtmhkgt01.jpg

  那尼卡正要追,却看到了鸠摩手里黑洞洞的枪口,只得停下了脚步,眼睁睁的看着鸠摩一手抱着无忧,一手拿枪指着他,缓缓离开了房间。

  鸠摩用披风将无忧裹成了一个粽子,抱着她上了马,疾驰而去。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http://www.xswww.net/22642.html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