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货架知识

他修长的手指探了进去-惨叫隔着一层薄薄的肉膜两根

  顾霖沉点头:“她是国内顶尖的医学院毕业的,又去国外进修过。”

  “能力是不差。”

  顾霖沉说道,全然没有注意到面前盛开的脸色有点不是很好。

  “你好像很了解她啊?”

  盛开抱起抱枕询问道,现在的事情,怎么看怎么不对劲,顾霖沉很少关注女生的,更别提知道那么多事情了。

  顾霖沉听出来她话里面的不对劲,可是很多事情根本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当年盛开离开了之后,他就想着等盛开回来了之后,一定要给她最好的,无论是家庭医生还是司机。

  慕倾城其实是千挑万选出来的。

  之所以对她了解的那么清楚,其实也只不过是因为自己害怕再出现内鬼。

  可是自己这么解释的话,一定会让盛开更加在意的,既然这样的话,那么他干脆不要提。

  “别多想。”

  顾霖沉半天就说出来了这样一句话。

  盛开没有说话了,看到顾霖沉的反应,想到今天早上医生打电话给自己的事情,她犹豫了一下,还是跟顾霖沉说了。

  “今天早上的时候,突然就顾承熙的医生打电话给我了,也没说什么,就是说顾承熙现在每天都想要见到我,而且还同时说了不少事情,但我觉得这一切肯定是早就已经设计好的,否则的话,怎么可能有那么巧的事情。”

  盛开说道,她估计这一切都是顾承熙的苦肉计了。

  上次的事情就已经看出来一些了,

  突然就冲出去吃药,而且在那之前,其实根本没有表现出来什么双重人格。

  “我知道了。”顾霖沉听到了之后,脸色瞬间变了,看来,这顾承熙一直以来伪装的是真的很好。

  “他父母现在也想尽办法想要将他救出来,就是不知道他父母如果知道这一切都是他假装的之后会怎么想。”

  顾霖沉解开袖扣。

  现在的他,总算是明白了。

  顾承熙不是现在变成这样的,而是一直都是这样的。

  盛开沉默了。

  这顾承熙一步步作死,以前的她为什么会喜欢上这种人。

  “干脆就让顾承熙自己玩火自焚。”

  顾霖沉现在提到这个人的名字都觉得恶心。

  盛开乖乖的闭嘴了,还是不要再提了,否则的话,到时候倒霉的一定是她。

  “我明天要去跟林语一起看婚纱,没想到时间那么快,我弟弟都要结婚了。”

  盛开有些感慨的说道。

  “说起来老公,我明天去的还是你的商场,你难道不想要表示什么吗?”

  盛开调皮的询问道。

  顾霖沉挑眉:“我人都是你的了,你还要跟我说这些吗?”

  盛开脸红了,果然在顾霖沉面前,还是自己输了,现在的顾霖沉似乎把撩人的功夫练的炉火纯青,她一点都不是他的对手

  “我不跟你说了。”

  盛开生气了,直接倒在床上,还是去见周公有意思,可没有想到周围的床突然陷进去,盛开看到了顾霖沉近在咫尺的脸,一下子不知道该继续说什么。

  “你干嘛,我感冒刚好。”

  盛开慌张的开口,生怕顾霖沉会做些什么事情,却听到了面前的人轻笑一声,在盛开耳边响起。

  “别胡思乱想。”

  “我只是害怕你晚上如果再发烧就不好了。”

  顾霖沉的话让盛开忍不住想要找个地洞钻进去。

  自己这是刚刚在想什么。

  思想为什么就不能够单纯一点?

  盛开气呼呼的转过身,却感觉到腰上缠上一只手,顾霖沉紧紧贴着她的背。

  “盛开,感谢你能够回来。”

  顾霖沉说道,他不敢想象如果盛开选择留在国外的话,自己以后该怎么办,他很早的时候就想过,等处理完这边的事情,就去找盛开。

  甚至一切都快要安排好了。

  如果跟沈晗婧结婚都不能够打动她,让她回来的话,顾霖沉觉得自己就只能够跑到国外去。

  盛开没想到顾霖沉会突然冒出来这样一句话。

  毕竟一直以为。

  像他这种人。

  从始至终都应该是叱咤风云的那种,不会为了任何事情而低头,可是现在,居然会跟自己说对不起。

  “霖沉,你不需要道歉。”

  盛开转过身,窝在顾霖沉怀里面,感受到了从来没有过的心安。

  无论从什么角度上面来讲,都应该是我对不起你啊。

  是我当初没有多了解一下。

  盛开就这样靠在顾霖沉怀里面。

  两个人心中都感觉到了特别的心安。

  翌日。

  清晨的第一抹阳光洒在两个人身上,气氛变得很柔和。

  盛开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看到顾霖沉还没有清醒,印象当中他似乎很少比自己更晚醒过来,看来是最近太忙了。

  盛开站起身。

  准备下床的时候,却被对方一把搂在怀里面,根本不让她离开。

  “还早。”

  “再睡一会”

  顾霖沉声音更加富有磁性了。

  纤长的睫毛,让盛开都有点嫉妒。

  这个世界也太不公平了吧,为什么顾霖沉可以无论哪一处五官拿出来都无可挑剔啊,不知道该让多少人羡慕。

  “不早了。”

  “我答应了林语九点钟到的,现在都八点了,你今天不去公司吗?”

  盛开从他怀里面起来。

  看到他眼睛下方的黑眼圈。

  心疼得紧,自己这段时间出了太多事情了,估计他现在也很担心自己所以想要守在身边。

  “没事。”顾霖沉坐起身,像是想到什么似的,看着盛开。

  “我今天跟你一起去。”顾霖沉坐起身,看着盛开,盛开有些吃惊?陪着自己去挑选婚纱?

  顾霖沉不会是被自己传染了感冒了吧?

  盛开有点不敢相信。

  连忙伸出手。

  确认他真的没有什么事情之后。

  才彻底放心下来。

  但是对方说的话,明显是很不正常啊。

  盛开狐疑的目光落在了顾霖沉身上。

  顾霖沉当然知道她在想什么,也没有想要解释太多,而是直接坐起身,看那架势刚刚说的话不是在开玩笑。

  盛开最后只能够接受这个现实,身边跟着一个西装革履的霸总,这个选婚纱真的能够好好来吗。

  可是最终还是没有给顾霖沉泼冷水。

  看到盛开把顾霖沉带过来,林语站在马路边表情怪异,下巴都要惊掉下来了。

  “顾总,你怎么也来了。”

  林语说话特别害怕,没办法,任何人看到顾霖沉的时候,内心都不由自主的有一种畏惧感。

  顾霖沉视线一直留在盛开身上。

  对于林语的问题,只是很淡的开口。

  “我是这的总裁。”

  几个字,已经说明了一切

  林语总算是知道为什么盛雨眠会要求自己来这里买婚纱了。

  原来一切都是他早就已经算计好了的。

  这心机也太深了吧。

  林语有些无奈,但是既然已经见到面了,不可能说拒绝,只是求助的眼神看着盛开,感觉顾霖沉一来,哪哪都不对劲,林语甚至感觉自己呼吸都有点困难了,气场实在是太压抑了。

  只能一个劲躲在盛开怀里面。

  “放轻松,其实也没有那么吓人。”

  盛开安慰道,但也明白这种安慰实在是无济于事。

  好在到了婚纱店里面之后,林语的注意力瞬间被吸引了,也没有再计较顾霖沉出现在这里,而是一门心思扑到选择婚纱上面去,看到很多婚纱每一个款式她都特别喜欢。

  兴奋的不行。

  看的盛开有点羡慕。

  “盛开姐!你觉得这个怎么样?”

  林语拿来了一件抹胸婚纱,穿上就如同仙女一般,盛开看了一眼。

  “我觉得,雨眠可能会吃醋。”

  盛开最终给出了评价。

  这句话是真的,盛雨眠吃起醋来跟顾霖沉不相上下,可以说,简直就是近朱者赤近墨者黑。

  盛开的话让林语反应过来了,好像确实有点暴露,可是林语内心真的很喜欢这件婚纱。

  拿在手中爱不释手。

  “喜欢的话就这套吧,别管我弟干什么。”盛开也不想让林语的婚礼留下遗憾,这本身就是女孩子一辈子最美的时候,应该按照她自己的意愿来。

  “可是如果雨眠问起来的话。”林语想到这里还是有点犹豫。

  但很快。

  她就没有在意了。

  比起盛雨眠问东问西,她还是觉得自己的喜欢比较重要。

  而且很多时候,她发现如果自己态度强硬一点的话,盛雨眠也不会怎么样。

  “算了,我觉得还是这套吧,我刚刚逛了一圈,这套是我最喜欢的了。”

  林语的话让盛开点头
0blg0mwvflq.jpg

  “是啊。”

  “哎?霖沉你去干什么。”盛开有点奇怪,自己只不过跟林语说了一下话,顾霖沉怎么突然就走开了。

  却看到顾霖沉走到一套婚纱面前。

  “你要不要试试?”

  顾霖沉询问盛开,直接让盛开变懵逼了。

  什么鬼。

  自己为什么好端端的要去试婚纱啊,而且现在的情况怎么看怎么不对劲。

  顾霖沉却好像铁了心,更像是今天来到这里的目的就是为了这件事情,直接招手,营业员走了过来。

  “顾总,请问有什么需要?”

  营业员小心翼翼的开口,生怕自己有哪里说的不对,让面前的顾霖沉生气,然后自己丢了饭碗。

  一旁的林语投来了同情的视线。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http://www.xswww.net/22626.html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