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产品

宝贝看看镜子里的你多久C*镜子里看我怎么进入你霸道

“救救我妈妈,救救我妈妈”一道刺眼的光线直射过来,白纤纤不要命的冲向了马路上疾驰而来的一辆车。

黑色迈巴赫骤然停下,车身刚好擦到她小小的身子。

身上一疼,白纤纤昏了过去。

迈巴赫车厢内,司机转头微慌的看着后排座椅上缓缓从文件中抬起头来的俊美少年,“少爷,天太黑了,可能撞到了人。”

宝贝看看镜子里的你多久C*镜子里看我怎么进入你霸道

厉凌烨长腿迈出车门,绕过了车身,眸光落在车前小女孩的身上,目测也就五六岁的样子,那张小脸若不是沾满了泪痕,就象是童话故事的小公主,清秀好看。

看着那张小脸,他不由自主的弯身,抱起,小猫咪般的小身子下意识的蜷进他的怀里,“救救我妈妈,救救我妈妈”

十二年后。

t市。

金碧辉煌的五星级酒店,一辆豪华版的宾利驶过来,看到下车的终于是一个单身男人的时候,白纤纤快步跟了过去。

五十几岁有点秃顶的男人,有点老,不过白纤纤无所谓,借用一下就可以了。

“请进。”穿着高开叉旗袍露着大白腿的女迎宾微笑的冲着男人做了一个请进的手势。

白纤纤立即对迎宾点了点头,随即,步履从容的就跟着男人走了进去,仿佛,她跟男人是一起的似的。

进了酒店,男人去吧台,白纤纤直奔电梯而去。

这家酒店的管理很严,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进来的。

所以,只能随便利用个男人进来了。

她查过了,厉凌轩今晚就住在这家酒店的总统套房。

电梯直达顶楼。

白纤纤打开背包,拿出了一根细细的铁丝,悄悄的勾开了总统套房的锁匙,随即一闪身就走了进去。

黑。

从走廊朦胧的灯光下乍一进了这间总统套房,白纤纤什么也看不见了。

只能凭着感觉悄然穿过客厅走进卧室。

事先查过这家酒店的房间布局的,所以,白纤纤很快就到了床前。

已经适应了黑暗的她立码就看到了床上一道身影的轮廓。

颀长的身形与厉凌轩一般无二。

就是厉凌轩。

是十二年前那个救了她后就再也没见过的厉凌轩。

虽然没有人告诉她救她的是厉凌轩,可她记得他那张脸,这几年,新闻媒介里见过太多次厉凌轩了,却是第二次再度走进他的生命中。

白纤纤深吸了一口气,随即拿出了她今晚准备的第二个工具,一个喷雾一样的装置,水汽直接就喷向了床上的厉凌轩。

黑市里花了她两百大洋买的。

据说,只要有呼吸,就能吸进这喷雾,然后只要是个公的,绝对会兽性大发把她吃了的。

而且,药效不止是狠还快,三十秒内绝对发作。

白纤纤抬手三下五除二的开始脱衣服。

厉凌轩,他不就是要结婚吗,他不就是结婚的对象还不是她吗?

既然他敢不娶她,她就睡了他。

从她六岁那晚,他救下她抱她睡的那一刻开始,她这辈子最大的梦想就是嫁给他,给他生孩子,可惜,他说他不认识她,他连见都不见她。

那她,就来见他好了,就来睡他好了。

她不会打扰他想要的生活,她只是单纯的想要替他生一个孩子。

这辈子,她只生他的孩子,然后,与孩子相依为命。

直筒的裙子,两件小内内,三件整齐的摆在背包旁,白纤纤顿时一丝不见的上了床。

两腿一分,便骑坐到了男人的身上。

朦胧的黑暗中,白皙的肌肤在这静夜里特别的惹眼,光洁好看。

白纤纤的小嘴才要凑上床上男人的唇,忽而,只觉得脖子上一紧,一只手狠狠的扼住了她的脖颈。

 

2
第2章 味道真好吃

从白纤纤开锁进门,厉凌烨就感觉到了。

若是连一个下三滥的开锁都察觉不到,他也不是厉凌烨了。

之所以此时出手,就是想知道是谁在打他的主意,没想到居然是个女人。

白纤纤一动也不敢动了,再动,脖子绝对被扭断了。

不过,她也不急。

等喷雾发作了,厉凌轩就是她的了。

到时候,哪怕她想让他掐死她,他也不会了。

他会要她的,他是男人,是公的。

一秒。

两秒。

几秒钟过去了。

黑暗中,白纤纤黑葡萄般的眸子一直在对视着正掐着她脖子的男人的墨瞳,就如两弯幽潭般深不见底,恍然就觉得这双眼睛如同旋涡般的将她的灵魂吸了进去。

然而,不等她仔细看过去,先前还冷硬的男人突然间一个颤动,随即那只扣在白纤纤脖子上的大掌就移到了她的后脑上。

扣着她的小脸靠近再靠近。

转眼间,四片唇触到了一起。

天雷勾动了地火。

白纤纤狡黠一笑,她成功了。

柔软的唇,与自己的痴缠绞在一起的时候,厉凌烨倏的一震,他很想打住。

可滑向女孩肌肤上的手,却再也收不住了。

那滑腻如脂般的触感,触手生肌。

这么多年,想爬上他床的女人太多了。

却只有这个女人吻上了他。

他被下药了?

厉凌烨终于后知后觉的反应了过来,空气里那一股泛着甜香味道的气息有些不对,象是女孩进来之后才有的。

他刚刚还没觉得有什么,此时已经因为身体的反应明白了过来。

 

3
第3章 这么狂野

厉凌烨从来没想到会有这样的一个夜晚,一个女人成功的挑起了他所有的渴望。

那青涩的吻,搅乱了他平静了多年的心湖。

那种感觉太美妙,美妙的让他无法形容。

直到他冲破了白纤纤的最后一层底线时,才发觉不对。

却又一次的晚了。

“嘶”白纤纤低叫出声,小脸已经白了,虽然来之前就做好了所有的心理准备,还是被疼的咬上了唇。

好疼。

那清晰的阻滞让厉凌烨微微一滞,可随即就再也控制不住的动了起来。

是她先惹上他的。

她活该。

可哪怕是这样想了,他接下来的动作也缓下了速度。

白纤纤觉得自己要死了。

如果时间可以倒流,她发誓她绝对不会再悄悄潜进这间总统套房了。

身上的男人根本就是一个野兽,与她记忆里的那个少年抱着她时的温柔相差了十万八千里的感觉。

如水般的瘫在男人的身下,这一晚,注定了就是个躁动的夜,喷雾的药力也注定了这一晚两个人就算是想歇下来也没有机会。

天快亮了,终于餍足的男人这才放过了白纤纤。

全身酸疼酸疼的白纤纤吃力的从男人的身上爬了起来,下床,开始穿衣服的时候,身体还在颤,止也止不住。

她要累死了。

小腰也要断了一般。

真没想到那个看起来俊美无俦的厉凌轩这么狂野。

他差点就要把她连骨头都吃进他的身体里了。

回想他要命一样的节奏,白纤纤抖着指尖系好了最后一个衣扣,背上背包,这才转过身来,目光痴痴的落在床上睡着了的男人的脸上。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http://www.xswww.net/22540.html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