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产品

自己在摄像头前玩给我看/对着镜头自己玩给我看

李辰觉得自己这次运气还不错,一上飞机,身边就坐着位仙姿玉貌的大美女……

作为一名搞技术的吊丝宅男,也是有点儿词穷,都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自己身边的这位大美女。

总之,光是闻着那香气,就有些莫名的悸动。

再瞅瞅那张有几分神似女神林志玲的娇美脸蛋,李辰更是心生悸动,甚至都有点儿心跳加速,但又不好意思盯着人家看。

不过瞅着美女神情冰寒,李辰是想搭讪,但又有点儿不敢搭讪。

坦白说,搞技术的吊丝宅男脸皮就是有点儿薄。

甚至偶尔还会羞得像个小女孩似的。

自己在摄像头前玩给我看/对着镜头自己玩给我看

但瞅瞅美女那身休闲装束,应该是去新西兰北岛旅游或度假的?

要么就是想去那儿看看日出什么的?

至于李辰,他能混上这趟飞机,完全归功于自己现在的这份工作。

技术兵出身的他,在一家国际大集团担任技术员。

这次,集**他去新西兰做技术指导。

若不是工作原因,他想都不敢想去新西兰那种地方。

跟一般吊丝宅男比,他唯一强一点儿的就是,自己好歹也光荣的成为了一代房奴,在市区一个还算不错的位置,供了一套80来平的房子。

但每月房贷开销什么的,也就成为了月光族。

房子虽然供上了,但目前还没钱装修呢。

也不知道什么原因,他身旁的美女突然俏脸冰寒的给了他一个憎恶的白眼……

就差骂他流氓了。

李辰有些懵逼的暗怔,突觉很冤,心想自己也没有盯着她看呀?

待他意识到,可能是刚刚无意中,他的手碰了一下她腿,于是,他这才慌是歉意的一笑:“不好意思哈,美女!我刚刚不是有意的,真的很抱歉!”

不致歉不解释还好,可他这一致歉与解释,没想到自己身边的美女更是给了一个非常憎恶的白眼,还不忘哼了一声……

见得美女那样,李辰多少感觉有点儿像是吃瘪似的,心想这美女怎么这样呀?

他哪知道这美女没有订到头等舱的票就已经很郁闷了呀?

再加上他那双有点儿小猥琐的眼神,老是时不时的瞅着她,她心里当然来气。

而刚刚,他手居然还在她的腿上摸了一下。

当然,她理解的是摸,实际上真是无意中碰了那么一下而已。

李辰多少有些郁闷,也感觉有些无趣,无奈之下,他也只好扭头瞅向机窗外,瞅着飞机在云层上空穿行……

一望无际的云层,变幻无穷,形态迥异,倒也别有一番美景。

可惜飞机上不能开机,否则的话,李辰真想拍下这番景象。

只是过了没多久,李辰就忽见外面貌似冒气了一团浓烟……

紧接着,则是飞机猛然抖了一下,然后一阵巨颤……

李辰慌是心下一惊,嗓子眼突然一紧,握草,这什么情况呀?

已有些莫名紧张与惊慌的李辰,又慌是扭头朝对过机窗那方瞧去……

‘嗖’的一声,一股强劲的风吹来,李辰只觉脸型都被吹得变形了……

对过机窗下方的位置,先是出现了一个透光的小孔,然后转瞬间的工夫,就渐渐形成了一个大洞……

当飞机上的所有乘客这才惊觉时,伴随着某位女士‘啊’的一声惊叫,李辰便是眼睁睁的瞅着对过座位上、一位差不多150斤吨位的雍容华贵的老太太当即就被吹出了飞机……

握草!

这……

李辰彻底慌了,感觉自己心跳都已提到了嗓子眼!

随即,飞机上一片慌乱声、尖叫声惊起……

“你们机长呢?能不能出来解释一下,这到底什么情况?”

其中有钱人的做派,依旧是以为钱是万能、能解决一切。

可人家空姐已在慌乱穿救生衣了,压根就来不及搭理那位金主了。

这种时候,能自顾自活下来就是一种幸运了,谁还管你金主不金主呀?

劲风吹开的洞越来越大,飞机一直颠簸不稳,各种巨颤、摇晃、乱抖……

飞机内各种不明物体开始乱飞,眼花缭乱、晕头转向……

“啊——我的眼睛——”

貌似有乘客被劲风吹烂的金属片刺伤了眼睛。

“啊——耶门——我的……”

有位老太太刚念叨到一半,然后就听不见声音了,貌似整个人已被吹出了飞机。

劲风呼呼嗖嗖的在耳旁作响,吹得脸庞有些刺痛,眼睛也睁不开……

此刻的李辰,也是晕乱、恐慌、惊悚……

只要是人,都会对死亡恐惧!

接二连三的,伴随着‘啊啊’的惊叫声,又有好几个被劲风吹下了飞机。

“啊——我的爱疯手机——我的……”

有位妙龄女子也是惊叫到一半,然后就立马没声了。

“啊——握草,我媳妇……”

有位男士也是刚喊到一半,然后自己也不见人了。

此刻的李辰,也只能本能的死死的拽着前方的座位,心里闪过一丝悲催的凄凉……我特么的还单身呢!

刚默念完,谁料,他前方座椅的那位很有派头的男士就被吹跑了。

紧接着,座椅也被吹歪掉了。

下一秒,李辰身体突然猛的一歪,然后只觉眼前一阵懵黑,呼呼嗖嗖的劲风在耳旁作响,身上单薄的衣衫有着强烈的摆动感,人好像在急速下坠……

剩下的也只能交给命运了……

这是李辰闪过的一丝念头。

过了不多一会儿,便是陡然‘噗’的一声闷响,然后便是一阵‘咕噜噜、轰隆隆’的水泡声冒起,这是李辰最后的记忆。

自己貌似一头扎入了茫茫大海中?

好像还有一块飞机金属碎片随同他一起沉入了茫茫大海中。

……

也不知过了多久,当李辰突然睁开双眼时,只觉阳光很是刺眼,懵懵的他又只好慌是闭上双眼。

过会儿,他试着慢慢的睁开双眼,逐渐适应这刺眼的光线。

待稍稍有些意识的时候,他这才惊觉,自己好像躺在一片软软的沙地中……

浑身上下的衣服湿啦啦的,有些浸骨,他不由得浑身一抖,打了个冷颤。

我……没死?

咦?

我不是掉进海里了吗?

是谁把我拖上岸的?

难道也像网络小说一样,穿越了?

再待又稍稍恢复些意识,他这才试着缓缓的坐起身来……

只是坐起身来后,眼前突然出现的一幕丽景,令他又有些发懵……

只见一名妙龄女孩竟然还很有活力在海滩上,用着一条树杈在划着大大的‘SOS’……

除此之外,眼前所见的,则是茫茫大海,不着边际的深蓝的茫茫大海!

过会儿,待海滩上那名妙龄女孩稍稍的一侧身,李辰不由得心下暗惊——

原来是飞机上坐在我身边的那位大美女!?

是她!?

此刻,美女虽然很是绝望,但也并未想去理会自己身后的李辰。

只见她在海滩上写下大大的‘SOS’之后,则在郁闷的甩着她的水果牌手机……

貌似是手机泡水了,开不了机了?

“呃——”

李辰突然有气无力的嚷嚷了这么一嗓子……

第002章 与美女彼此当空气

第002章与美女彼此当空气

忽听身后突然传来了李辰的那声‘呃’,海滩上的美女虽然心里感觉像诈尸般的巨颤了一下,但面上所表现出来的,却是一种异常的淡定,甚至有点儿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冰寒之意。

或许此刻她心里也冒出了许多种想法,比方说,那只癞蛤蟆不会是想趁着在这特殊的环境下与她套近乎吧?

又比方说,或许她也在想,那家伙会不会趁机对她洗劫一空?

再往下想,她甚至有些不寒而栗的泛起一抹怯意,因为那个突然醒来的家伙若是陡然兽性突发,对她来个先那啥再那啥的话……她似乎也无力反抗?

之前,她费尽吃奶的力气将他拽到沙滩上,那只是她心里善意的一种本能。

但现在想想,她又突然有点儿后悔了。

她可不是那种完全蠢萌的妹子,她可知道,在这种荒无人烟的海岛上,对于她来说,有男性的存在,就意味着有着一头随时都可能对她采取霸王硬上弓的牲口。

尤其是想想曾轰动全国那则新闻,一位空姐被一位网约车司机先那啥再那啥……她就禁不住打了个尿颤。

但,想想过后,她还是突然有些好奇,忍不住怯意的扭身向后,但又故作镇定的用那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冰寒眼神,瞥了李辰那么一眼……

不过也仅仅只是那么一眼,没再瞥第二眼。

只是忽见李辰突然有些安然无恙的搁在那沙滩上坐着,她心下暗怔——

这家伙……还真活过来了?

怎么办?

他不会真突然兽性大发吧?

我现在也没防狼喷雾剂……

而忽见她那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冰寒眼神,且一言不发的样儿,李辰则是又忽觉像是吃了个闷憋一样……

靠!

这美女啥眼神呀?

啥意思呀?

忽觉有些自讨没趣的李辰,心里多少有些郁闷与不爽。

再想想,他也只好干脆不去看她,只顾习惯的我行我素的摸了摸兜……

忽觉裤兜的烟盒还在,他倒是忍不住一阵暗喜。

只是待掏出烟盒来,忽见一股水从烟盒里冒出来,他的心情又瞬间跌到了冰点,眉头一阵皱起……

不过想想,他又忙打开烟盒,赶紧将里面的水倒干净。

然后再瞅瞅里面的烟卷还算完好无损,晒干了还能抽,他这才稍稍宽心了一点儿。

随后,他又摸了摸裤兜里的那盒火柴……

这是他在机场候机大厅的吸烟室顺手顺来的。

因为过安检,大家都懂得,打火机一律上交。

但机场的吸烟室还是很人性,备有火柴。

再待掏出一盒湿啦啦的火柴来,李辰又一阵眉头皱起……

不过,他还是明白,把水倒干,然后将火柴晒干,将就着还能用。

小时候,家里烧柴火的时候,妈妈就常拿回潮的火柴去太阳底下晒。

待意识逐渐恢复,李辰则在想,得赶紧去找堆柴火,将浑身上下的衣服烤干才是,否则的话……现在年轻力壮倒是没什么感觉,但到了老了那风寒、风湿、什么关节炎的就来了。

别问他为什么懂这些。

因为毕竟农村长大的孩子,且还是在大山深处长大的孩子。

小时候一当玩水什么的,妈妈就会常唠叨,等老了关节不痛死你才怪呢!

待忽觉口有些渴,李辰这才扭头向后,朝自己身后那片海岛瞧去……

因为他知道海水不能直接饮用,太咸。

所以必须得找淡水才行。

只是这一瞧,他心下暗惊,终于明白现在所处在一个什么位置、什么环境下了……

荒岛!

这是他的第一直觉。

待忽见自己身后就有几颗椰树,他心下陡然有些莫名的激动……

再忙是抬头瞅瞅,忽见椰树上方丰硕的椰果时,突然间,他心里那个撒欢呀!

也管不得那么多了,蹭的一下就站起身来……

然后一个扭身就朝其中一颗椰树走了过去。

曾经他还觉得命运不公,若自己是城里长大的孩子,是不是可以缩短奋斗期?

但在这一刻,他才忽觉上苍是公平的。

若不是在大山里长大的孩子,这椰树他哪里爬得上呀?

虽然有过当兵的经历,也受过野外求生的技能训练,但就那么短短两三年时间,又能学到多少呢?

最终还是他在大山里长大的经历,发挥了优势。

当海滩上的那位美女忽见李辰像只猴子似的,蹭蹭的就往椰树窜了上去,顿然间,那位美女的眼神这才闪烁了一丝惊讶与羡慕……

因为她早就想弄两个椰果下来了,可是奈何椰树太高,她爬不上。

就在这之前,她还眼巴巴的站在椰树下,望着椰树上方的椰果呢,费尽吃奶的力气,用石头丢了几下,但实在是丢不上去,每回都是砸到半空,石头就落下来了。

待李辰爬上椰树,摘了几个椰果往下丢的时候,忽见那滚落在沙滩上的椰果,那位美女瞅着,眼神那个发直呀……

都忍不住不争气的咕隆的咽了两口口水。

但又不好意思直接走过来管李辰要。

毕竟想着自己内心对他的态度,她就忽觉不好意思的泛起了一抹羞红来。

毕竟她也懂,人与人的相处是相互的,你对我好、我才会对你好。

就此刻而言,李辰却是也忘了海滩上的那位美女。

既然彼此都是将彼此当空气一样的存在,那么李辰觉得自己也没有必要去跪舔。

原本他脸皮就有点儿薄。

再说,谁还没点儿脾气呀?

只是在摘下好几个椰果之后,李辰这才意识到问题可能远没有想象的那么简单……

这绝逼是特么的一座荒岛!

否则的话,就在这海滩边的椰果怎么可能会没人摘呢?

这就好比大山深处的成熟的野生弥核桃没人摘取一样,绝逼是个十年八年都无人问津之地。

但眼下,李辰也管不得那么多,从椰树上下来后,只顾敲开一个椰果,抱起来就往嘴里直灌椰汁……

突然那股甘甜、带着些奶味似的椰汁入嘴,再顺着喉咙滑下去,哇,那个爽呀……

就一个字:爽!

两个字:超爽!

再多几个字就是:真特么爽歪歪!

李辰差点儿就大声呐喊了。

小时候,妈妈常跟他说,既来之则安之,所以他一直都有着一种随安而遇的性格,并不会太悲观。

而且他总觉得外面的生活再苦再累,都是多姿多彩的。

因为总比他打小生活的鸟不拉屎的村子视野开阔。

海滩上的美女,瞅着他又敲开了第二个椰果,然后又抱着椰果在往嘴里灌椰汁,她瞪得溜圆的双眼那个发直呀,又忍不住咕隆咕隆的咽了几口口水……

第003章 美女来买椰果【新书求银票】

第003章美女来买椰果

当李辰接着又敲开第三个椰果时,海滩上的那位美女终于忍不住潜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兜……

因为还算幸运,兜里还揣有那么几百元现金,因此她打算拿钱去李辰那儿买椰果。

毕竟直接管李辰要,她也不好意思。

她自己心里也明白,之前自己的态度就不好。

再者就是,她心里还有一层意思,那就是用钱买的话,彼此的关系划分得很开。

她也不会觉得自己欠他什么。

所以日后也不会生出什么以身相许的念头来。

而接连灌了三个椰果果汁的李辰,又忍不住用石头砸开椰果,开始抠里面的果肉吃……

这可绝对的天然美食呀!

李辰现在还记得,他要去当兵的那年,妈妈送他的时候,就跟他说过,不管到哪儿,吃饱喝足最重要,其它那些都不用管。

因此现在,李辰突然一副很享受的样儿,一边抠着椰果的果肉吃着,一边则是瞅瞅跟前正在晾晒的烟和火柴……

准备等一会儿吃饱喝足之后,再来根烟,那可就真是快活似神仙呀!

现在反正新西兰也去不了了,他也懒得去想那些了。

且作为房奴的他,突然有着一种逃离现实的超脱感。

有时候想想,他也觉得……生活在大城市的压力是真特么大!

反倒现在干脆一无所有,反而有着一种莫名的洒脱感……

就在他感觉现在这种状态挺好的时候,陡然,只见有人递过了一张面值50的钞票过来……

李辰有些懵逼的抬头一瞅,只见原来是海滩上的那位美女已来到了他的跟前。

美女的神情有些复杂,貌似有羞涩、也有狐疑,还有一丝莫名的期待,同时又有点儿不太好意思似的……

“能卖给我几个椰果吗?”美女突然开口道。

李辰先是一愣,然后则忽觉有些好笑……

这钱他收也不是、不收也不是?

但想想美女之前的态度,还有她莫名的警惕与忌惮,李辰觉得还是收下这钱为妙?

至少这样,反而会打消她的某种戒备心。

然后,只见他像个憨笑的老农似的,伸手接过那张面值50的钞票,便用眼神示意了一下……

“你自己随便拿吧。”

美女心下一怔,总感觉他眼神有些怪怪的似的。

不过想着他已同意她随便拿了,美女心下又有点儿小喜。

接下来,再警惕的瞅瞅李辰,美女这才怯生生的猫腰下去,准备去地上捡起几个椰果来……

美女抱起三个椰果后,也没敢再看他,扭身就忙往海滩那方走去了……

只是不凑巧的是,突然涨潮了。

‘哗’的一个海浪过来,美女之前忙活半天写下的大大的‘SOS’就不见了一半。

顿然间,美女站立在那儿一阵呆愣,然后只见她嗔郁、而又泄气的跺了跺脚……

“哼!”

“讨厌!”

“可恶的海浪!”

“……”

然而瞅着她那样儿,李辰却又忍不住有点儿想笑,哈!

过后,只见美女再稍稍的往前走了几步后,便蹲下来了,像是准备敲开椰果喝椰汁……

美女蹲在那儿敲了半天,学着李辰的样儿,但就是怎么也敲不开椰果,突然间,她那个又羞又恼又急呀……

哼!

讨厌!

明明他也这样敲的嘛!?

美女都有点儿急哭了,感觉椰果欺负人似的……

这倒是又令李辰心下忽觉好笑,呵!

忽然间,只见美女一起身,又抱着三个椰果朝李辰这方走回来了……

李辰瞅着,暗自一愣,心想她不是回来退货的吧?

谁料,美女到了他的跟前,小心翼翼的将三个椰果往沙滩上一放,然后又掏出了一张面值20的钞票朝李辰递了过来……

“帮我敲开这三个椰果吧。”

噗呲——

李辰差点儿笑出声来。

貌似这才忽觉这美女其实也有可爱的一面。

李辰也明白,她处处都花钱来解决,无非就是想跟他划清界线。

因此,为了打消她的某种戒备心,李辰也只好又伸手接过了那张面值20的。

其实,李辰心里也萌生了某种不好的想法,比如说强来,霸王硬上弓之类的。

但奈何自己还是没经验呀。

本来自己脸皮就薄。

待李辰在那三个椰果上均敲出一个小孔之后,只见美女又是小心翼翼的抱着三个椰果扭身走远了。

李辰觉得这样周而复始,也挺没趣的,于是,他又瞅了瞅自己跟前正在晾晒的烟和火柴……

因为生火烤干衣服,也得等火柴晒干之后,能划得着火才行。

关于传说中的钻木取火,某些小说里写得好像很轻松,其实挺费劲的。

首先材质很讲究,不是什么木头只要一钻就容易冒火的。

突然‘哗’的一声,又有一个海浪拍来……

李辰忍不住抬头瞅瞅,当忽见竟是随着海浪漂来了一个棕色的行李箱时,顿然间,李辰心下禁不住又是一阵莫名的激动……

原本他以为那美女会去抢那个行李箱,但谁知道,那美女这会儿只顾蹲在那儿喝椰汁。

于是,李辰表示一个懒洋洋的起身,然后也就朝海边那个棕色的行李箱那方走去了……

待那美女瞧明白这一幕之后,她竟是表示生厌的给李辰一个莫名的白眼……

哼!

死人的东西也敢要?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http://www.xswww.net/22503.html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