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产品

乖你终于属于我了是我的_打开让我看看镜子里的

"某间五星级酒店的豪华房间内。

床垫上,秦天懵懵懂懂睁开双眼。

顿时,一张娇俏可人的美丽容颜映入眼帘。

“是林祖儿!”

乖你终于属于我了是我的_打开让我看看镜子里的

秦天一惊,目光飞快往四周一扫,从这个房间的装扮来看,应该是酒店。

“自己怎么会在酒店,还和她睡在一起?”

秦天下意识想要揉揉隐隐作疼的脑仁,刚伸手却发现右手正被林祖儿压在身上,手掌更是紧紧握住那柔软的所在。

一时,秦天动作一滞。

额头上不由有细密的冷汗冒出,眼神中更多了几分惊慌。

林祖儿不止生得漂亮,学习成绩也是极好,乃是江城二中的校花之一,被无数人暗恋。

按理说,把校花给“睡了”。

应该是一件非常值得骄傲,值得炫耀的事情。

但秦天是半天炫耀的心思都没有,反而感到很是慌乱和害怕。

因为林祖儿的父亲林成天乃是江城市的首富,据说还是黑白通吃的那种,最主要的是,他还是个护女狂魔。

凡是敢追求他女儿的人,都会被各种警告或者教训。

有一次,校外的一个混混想要调戏林祖儿。

结果,隐藏在周围的保镖直接跳出,将那名混混的手脚全部打断,被扔入一辆车里拖走。

至于那名混混最后怎样了,秦天也不知道,但他敢肯定对方的下场,绝对好不到哪里去。

如果林成天知道,他把他女儿给睡了。

绝对不会把他当做未来的女婿!

其下场,应该会比那个调戏林祖儿的小混混还要惨。

“妈蛋,该怎么办?要不,还是先溜!”

“不行,不能再留在这里,多留一分钟,就多一分危险!”

秦天小心翼翼的将手从林祖儿身下抽出,双眼却紧紧盯着对方的熟睡的脸颊,生怕对方醒来。

眼看就要成功之际,林祖儿突然翻身,又一次将他手掌给压在身下,使得他半边身子都悬在床沿外。

但秦天偏偏不敢动弹,生怕惊醒林祖儿。

过了几分钟。

秦天感觉身体已经支撑不住,再次轻轻的将自己的手往外抽。

眼看又要成功,林祖儿居然又一次转身。

“尼玛,管不了那么多了!”

秦天暗呼一声,猛的将手完全抽出,却忘记了自己的半边身子还悬在床沿外,动作过猛之下,不由仰着摔倒在地面,而且还是后脑勺坐地,即使是木地板,也让他脑袋出现了短暂的眩晕。

“嗯!”

秦天发出一声闷哼。

脑海中似乎有什么东西要涌出来。

使得他头疼欲裂!

他担心惊醒了林祖儿,不由紧咬牙关,不敢发出一点声音。

不知过了多久,疼痛消散,而在秦天脑海中却多了许多记忆。

他再次睁开双眼,与之前不同的是,现在他的眼神沧桑而深邃,完全不是一个十八岁的少年能够拥有的。

“百世么?也是最后一世!”

他从地上站起,看了眼有不少身体裸露在被子外的林祖儿,眼中已经没有丝毫慌乱。

一市首富而已,在他眼里不过也是蝼蚁。

因为他是个轮回了百世之人。

身上的衣衫俱在,只是起了褶皱。

看来,他并没有与林祖儿发生实质性的关系。

他脑海中闪过昨晚的某些片段,并很快就串连了起来,面色不由微微一黑,因为他记起,是林祖儿配合两位闺蜜将他灌醉。

然后弄到这个酒店来。

不过,秦天并没有太过计较此事,觉醒前九十九世的记忆前,这件事会危及他的性命,但现在么……

下一刻。

秦天直接盘坐在地,熟练的运转起《玄天经》。

随着功法的运转,周遭的天地元气受到牵引,不断向他的身躯汇聚而来……

一个小时后。

秦天重重吐出一口浊气,嘴角也浮现出一抹微笑。

每轮回一世,他的神魂都会变强不少。

这次修成炼气一层。

仅仅用了一个小时,很是神效!

要知道,上一世他觉醒重修,可是用了三个小时,方才修成炼气一层。

他是个受到诅咒之人。

每世都只能活二十二岁,这已经是他第百世轮回。

每一世觉醒后。

他都在寻找打破诅咒的办法。

直到,某一世,他修行境界达到合道后期,产生了一种玄妙的感应,如果突破合道,渡过天劫,成为仙人,就能打破体内诅咒。

可惜,那一世,他已经没有时间。

从那一世开始,他就一直在做准备,准备在百世成功渡劫成仙,打破诅咒!

因为他那世还感应到,如果百世不能打破诅咒,他就会真正的烟消云散,连轮回的资格都会失去。

忽然,一股恶臭味传来。

秦天并不意外,引气入体,相应会有杂质排泄出来。

此刻。

他皮肤上已经糊上一层油腻腻的黑色杂质。

看了眼卧室内的洗手间。

他起身走了进去,脱掉衣服打开花洒一番冲洗。

同时,也将沾上污垢的衣衫全部清洗了一遍。

就在这时,一阵轻柔的脚步声传来。

“啪嗒!”

浴室门被推开,一丝不挂的林祖儿打着哈欠走了进来。

但马上,她的眼神就直了,因为浴室内站着个一丝不挂的男子。

没有想象中的尖叫。

一双眼睛贼兮兮的在秦天身上移动,最后下移,落在了某个地方,林祖儿的脸颊陡然变得酡红,心中唾骂:“好丑!”

“看够了吗?”

就在这时,一个冷淡的声音响起:“看够了就出去!”

半刻钟后,卧室内。

穿戴整齐的林祖儿脸颊粉红,目含娇羞,但马上,她眼眸间就多了一层雾气,捂住脸颊轻声哭泣起来。

秦天平静的看着她,没有说话。

他觉醒前世记忆的他又怎么会被林祖儿的这点演技所蒙蔽。

过了半晌。

林祖儿感觉有些不对劲,那个家伙怎么没有安慰我,悄悄打开一道指缝,发现那家伙正饶有兴趣的打量着他,目光中隐隐透着几分戏虐。

顿时,林祖儿一愣。

这家伙怎么是这个态度,随即,一股怒火涌上心头:“秦天,你把我睡了,你打算怎么办?”

“你想我怎么办?”

秦天反问道。

“我要你当我男朋友!”

林祖儿把心一横道,如果不是这个家伙老是避着她,她也不会出此下策。

“呵呵!”

秦天笑了笑。

“你什么意思?”

林祖儿被秦天的这声“呵呵”给刺激到了,有些恼怒。

“好了,我该走了,没时间赔你在这里胡闹!”

丢下一句话,秦天向房间外走去。

林祖儿却是一急,跳起来拉住了他的手臂:“混蛋不准走,你都把人家那样了,难道你想不认账!”

“昨晚是怎么回事,你心里应该有数,还有,我什么都没有做!”

“你!”

林祖儿差点被气疯:“你都把本小姐的身体给看光了,还什么都没有做,你以为本小姐的身体是谁都能看的!”

“貌似你也看了我的身体,扯平了!”

话音一落,秦天就挣开了林祖儿的手臂,拉开房门走了出去。

“嘭!”

关门声响起,林祖儿却是气得跺脚。

随即她却是噗嗤笑了,眼中透出一股狡黠:“秦天,你给本姑娘等着,早晚一天你逃不过本姑娘的手掌心。”

 

第二章 前世宝库

"秦天,十八岁。

江城一中高三一班的学生,生得高大帅气,而且成绩极好,长期霸占年级前三,乃是当之无愧的学霸,校草。

因此,很受女生追捧,几乎每天都会收到女生的情书。

林祖儿也是他的追求者之一,不过,因为畏惧林成天的权势,秦天一直有意避着她,没想到对方在昨天趁机将他灌醉,弄到了酒店里……!

半个小时后。

秦天回到了这世的家中。

他这世的父亲叫秦朝阳。

是一家中小型公司的老板,资产大概在两千万左右。

这世母亲叫做周小云,在某家慈善机构任职。

家里有车,居住的也是一座小别墅。

父母很少回家,所以在零花钱上也没有亏待他,他勉强称得上一个富二代。

正如他所料,父母都没有在家里。

秦朝阳的公司最近正准备融资,扩大规模。

已经有两天没有归家。

母亲周小云则下乡去考察去了。

换了身衣服……

从秦朝阳书房内找出一盒茶叶泡了杯茶,秦天舒适的躺在椅子上,思考着他的未来。

这一世他觉醒得比任何一世都要晚。

所以,留给他的时间已经不多,只有区区四年。

要在四年时间渡劫成仙……

即使他在前世有诸多的布置和准备,也是颇为困难。

但他已经没有选择,要么彻底湮灭,要么全力成仙。

所以,时间对他来说,是一件非常紧迫的事情,容不得半点浪费。

想到这里,秦天拿起浓茶喝了口,眯着眼暗道:“那么,得尽早将修行计划提上日程!”

江城乃是江北省的一个普通地级城市。

前世。

他在江北境内也留下了一座修行宝库。

虽说那座宝库颇为隐秘,他也在宝库外布置了数重阵法,毕竟已经过去六十八年,也不知道有没有被人发现。

不管如何,他都要去宝库查探一番。

拿出手机,打开手机地图,输入了宝库所在的地名,然后进行导航,共有三百多公里。

今天和明天都不上课。

正好可以去宝库内将那些修行资源给取出。

他从来都是一个雷厉风行之人。

找出一个旅行包,塞进去一些必需品后,拿着手机,他就出了门。

数个小时后。

秦天付钱下车,目光落在不远处的一座山峰上,嘴角浮现出一抹微笑。

六十八年过去了,这里的地形并没有多大的变化。

正所谓望山跑死马,那座山峰看着不远,秦天的速度更是不慢,也足足走了半个多小时才来到山峰下。

没有丝毫犹豫,他往山上大步而上。

最终,他登上了这座山峰,来到了一座悬崖前,心中却是松了口气。

他能感应到,他当年布置的阵法还在,也就是说,这座宝库并没有被人发现。

稍作调息,让自身的精神气回归巅峰,他双手飞快翻飞,将一连串繁复的法诀打出。

随着法诀的打出,悬崖前方的虚空居然诡异的扭曲,一个黑色的虚空洞口凭空出现。

“嗖!”

毫不犹豫,秦天直接投身而入。

场景变化。

秦天出现在一座山洞内。

洞内比较干爽,山壁上镶嵌着不少萤石,散发出淡淡光辉,让整座山洞清晰可见。

山洞并不大。

最多百余个平方,空荡荡的洞内除了一张石床外,就只有一张石桌,石桌之上放着三个形状大小不一的盒子。

迈步向前,在接近石桌一米时,秦天再次顿步。

随着一连串的法诀打下,石桌周遭的空间一阵扭曲,随即“啵”的声,扭曲的空间恢复正常。

看着石桌上的盒子,秦天的目光也变得明亮起来。

探手间,他抓起了其中一个盒子。

将其打开,一枚古朴的戒指映入眼帘。

拿出一柄水果刀,割破手指,将一滴鲜血滴入雕刻着神秘画面的戒面上,诡异的是,戒面居然将那滴鲜血给吸收了。

顿时,秦天就与这枚古朴的戒指产生了一种联系。

随即,他又相继将另外两个盒子打开。

一个盒子内装的是一柄没有剑柄,两头都是剑尖的短剑,这是一柄修仙者使用的飞剑,叫做银霜剑,是件顶级法器。

另外个盒子里装的是一枚青铜小钟,这枚小钟叫摄魂钟,专伤人神魂,同样为顶级法器。

挤压伤口,将鲜血滴入银霜剑和摄魂钟上。

接着,他与二者都产生了一层联系。

秦天将戒指戴到手指上后,又将银霜剑和摄魂钟给收了起来,然后沟通了储物戒指,一枚散发出温润之气的玉瓶出现在他手上。

不错,这枚戒指正是修仙者的储物装置,传说中的储物戒。

这枚储物戒最多算下品法器,而短剑和青铜小钟都是顶级法器,所以,无法将其收入其中。

至于玉瓶内装的则是聚气丹,最为适合入门修仙者使用,秦天修炼的《玄天经》是一门修仙功法。

破掉丹药瓶上的禁制,秦天从中倒出一枚碧绿色散发着芬香味的丹药丢入嘴里。

丹药入口即化。

化为一股温和的力量,瞬间散发至他的四肢百骸,让他身躯变得暖洋洋。

秦天不敢怠慢,盘坐石床上,运转功法。

一个时辰后。

秦天身躯微微一震,体内更是发出一声轻响。

他嘴角浮现出一抹淡淡的微笑。

“炼气二层,成了!”

不过。

从江城到这里,加上修行一个时辰,已经过去差不多六个小时,所以,他已经饥肠辘辘。

于是,他从储物戒内取出另外种丹药服下,顿时,饥饿感消失不见。

这种丹药叫辟谷丹,服用一枚可三天三夜不吃不喝。

解决了肚子问题,秦天又继续服下一枚聚气丹修炼。

修炼不知岁月。

不知不觉,秦天已经在山洞内修炼了整整三十多个小时,而他的修为也顺利晋升到了炼气三层巅峰。

只差一步就能晋升炼气四层。

但他的经脉承受力已经达到了极限,必须停止修炼,否则,经脉会出现损伤。

他起身来到山洞一角。

开启了留在洞内的短程传送阵,嗖的声,他的身影消失在山洞内。

再次出现,秦天的身影出现在山脚下某个隐秘地方。

掐了个御风诀,秦天飞速向国道而去。

等重新回到江城市,已经是深夜。

好在父母依旧没有回来,不然,倒要被一番逼问。

次日清晨。

秦天如同往常般来到了江城一中。

刚踏入高三一班的教室,秦天敏锐的感应到,班上的同学的目光明显带着异样,有震惊、有惊叹,有羡慕、还有幸灾乐祸。

他微微皱了皱眉,迈步走到自己的座位坐下。

“秦天,你是这个,你牛!”

刚落座,同桌的一个猥琐男生就对他竖起了大拇指。

 

第三章 护女狂魔

"闻言,秦天不由皱了皱眉:“发生了什么事?”

“嘿嘿!”

赵鹏发出一声怪笑:“你可别揣着明白装糊涂,你和校花林祖儿开房的事已经传遍整个学校,说实话,以前哥们只佩服你的学习成绩,现在,还佩服你的胆量,连林祖儿都敢睡!”

“这事谁说的?”

秦天眉头皱得更深,难道是林祖儿自己传开的,想要造成既定事实。

不过,他马上就否认了这个想法,就算林祖儿想要逼他当男友,也不会将这件事传得路人皆知。

赵鹏没有说话,而是拿出手机登录上了校园论坛,并打开一张帖子,递给秦天:“你自己看吧,有图有真相!”

说着话,赵鹏拍了拍秦天的肩膀:“你啊,自求多福吧!”

江城一中谁不知道,林祖儿有个“护女狂魔”的老爹,秦天睡了他女儿,会有什么样的下场?

肯定会很惨。

帖子中有三张照片,第一张拍摄的是他和林祖儿居住房间的门牌号,第二张则是拍摄他走出房间的照片,第三张拍摄的是林祖儿走出房间的照片。

“给你!”

秦天将手机还给了赵鹏,却也没有太过将这件事放在心上。

一天的时间转眼即过。

这一天中,秦天无论走到哪里,都会迎来异样的眼神,以及指指点点。

放学铃声响起。

秦天收拾书包,向学校外走去。

刚来到校门口,他步伐微微一顿,却是有两名黑衣大汉朝他走来。

“秦天是吧,我们老板要见你,请跟我们走一趟!”

当中一人,语气生硬的道。

“好!”

秦天平静的点点头,跟着二人上了一辆黑色的奔驰越野。

这一幕,被不少学生看到,引来阵阵哗然和议论。

“嘿嘿,我敢说,那两个黑衣人肯定是林祖儿老爹派来的!”

“是啊,这个秦天要倒霉了,睡谁不好,偏偏去睡林祖儿,真是嫌命长!”

“不知道秦天明天还能不能来学校!”

“估计够呛!”

…………

奔驰车启动,秦天被两名黑衣大汉一左一右架在后座。

倒是两名黑衣大汉有些意外,因为在他们看来,这个叫秦天的学生实在太平静了,倒有几分大将之风。

不过马上他们都暗自摇摇头,千不该万不该,这小子睡了小姐。

他们虽然见过老板发怒,却从来没有见过老板这般愤怒的,连最为喜欢的名贵瓷器都摔碎了好几个。

所以,这小子今天不死,也要脱层皮!

半个小时后。

奔驰SUV驶进了郊区的一座大型别墅内。

“下车!”

其中一个黑衣壮汉先一步下车,并冷声催促道。

秦天默然走下车,目光扫了扫四周,发现别墅的大厅外站在两排黑衣壮汉,各个气息精悍,显然都不是普通的保镖。

抬眼间,秦天看到了宽阔的客厅沙发上,坐着个面色阴沉,眼神阴翳的中年男子,他一下车,对方的目光就落在了他身上。

“带他进来!”

下一刻,中年男子开口,语气中夹杂着一股浓浓的怒气。

“进去!”

两名黑衣壮汉伸手推向秦天,但他却突然一步迈前,使得二人的动作落空。

接着,他们就见到秦天大步穿过人形通道,来到了客厅内,驻足于林成天一米前,平静的注视他。

见状,林成天眼中闪过一丝讶然之色,他已经将秦天的身份背景给调查了个通透,一个小富之家的子弟,在自己摆下这等阵仗之下,还能保持镇定。

不过马上,他心头又涌出一股滔天怒火。

他正准备在这个暑假带女儿去张家,如果能与张家结为亲家,在张家的支持下,不说更进一步,他在江城的地位必定会更加的稳固。

可惜,这一切都被这个小王八蛋给破坏了。

想到这点,他就恨不得宰掉这个小崽子。

下一刻。

林成天缓缓开口:“你知道我找你来是为了什么?”

“多少猜到了点!”

秦天淡淡道。

“你有什么想说的!”

林成天冷声问,这小子的态度令他很是不爽。

“我和你女儿是清白的,并没有发生什么!”

秦天想了想道。

“这个我自然知道,否则,你以为能站着和我说话!”林成天恼怒吼道。

不过,这小崽子虽然没有和女儿发生实质性的关系,但在一个房间共度一夜,始终是个污点,张家那样的家族,又怎么会娶一个有污点的女子?

好在这事还有挽救的余地!

只要让这个小子消失,再凭借他的影响力,这件事自然能够平息下来。

就在这时,又有两辆车驶入别墅。

接着,先后有两名中年男女被押解下来。

见到这两人,秦天双眼微微一缩,他们正是他这世的父母秦朝阳和周小云,好在二人都没有受到伤害,否则,他不介意灭了林成天。

“把他们带进来!”

林成天沉声喝道。

“小天,你怎么在这里?”

看到站在客厅内的秦天,秦朝阳周小云夫妇都是心中一沉。

随即,秦朝阳似乎想到了什么,神情慌乱的朝林成天道:“林总,是不是小天这孩子得罪了您?”

周小云脸色一变,连忙道:“林总您大人有大量,如果小天得罪了您,有什么火,您可以冲我们夫妇来,千万不要伤害了小天!”

听到父母的话,秦天脸上的表情微微动容。

“闭嘴!”

林成天轻喝,使得秦朝阳夫妇身躯微微一颤。

“我林成天不是不讲道理之人,你们家的儿子,做错了事,我可以不计较,但是,你们一家人必须离开华夏,永世不得归来,否则,就别怪……!”

林成天语气中带着一股不容置疑的味道,说话间,他挥手招来一个秘书般的青年。

对方取出一个文件放到桌上,对秦朝阳道:“秦先生,这是一份收购合约,你只需签了这份合约,就会获得两千四百万的支票!”

“这……?”

秦朝阳面上浮现出犹豫和纠结之色,他的公司现在的确只有两千多万的规模,但却处于迅速上升期。

而且最近要正要进行融资,一旦融资成功,公司的资产必定倍增。

不过,他也知道眼前林成天的能力,要对付他们一家实在太容易不过。

这份收购合约,他签也得签,不签也得签,签了他们一家还能平安,不签恐怕……

“好,我签!”

秦朝阳重重吐出三个字,随着这三个字的出口,他整个人似乎成为了一个泄气的皮球,就算身形都委顿了不少,公司能够达到今天的地步,可是他多年的心血。

闻言,林成天微微抬了抬眼,似乎在说,算你识趣。

就在秦朝阳接过签字笔打算在收购合约上签下自己的大名时,一只手突然伸出,捉住了他的手腕。

“爸,如果不想签,就不要勉强!”"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http://www.xswww.net/22497.html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