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仓库货架定制大全首页
  2. 产品

看看镜子里你有多迷人,小东西自己上来慢慢摇

云腾市。

因自古有云从龙,风从虎一说,所以这里一直被人认为是龙腾之地,又因所处地区钟灵毓秀,冬暖夏凉,故一年四季来往游客络绎不绝,是国内首屈一指的旅游城市。

三月的天,当北方人民依旧在寒风中坚挺,云腾市的姑娘们已经换上了清凉装扮,这俨然成为云腾市另一道靓丽风景线。

不过在火车站外,这些构成靓丽风景线的姑娘们,却浑身有些不自在,不自在的源头来自一个提着行李包的年轻男子,男子看起来约莫二十岁出头,身材颀长,丰神俊朗,穿着朴素简单,只是脸上挂着一抹猥琐的笑容,本是清亮透彻的眼睛,带着几分古怪,在姑娘们身上来回扫荡。

猥琐用在任何人身上,都是个贬义词,很容易引起女人的反感,但偏偏在这个年轻男子身上,不显任何失礼,反而让来往姑娘们心生异样,心中羞涩,暗啐这小哥哥的眼神真讨厌。

“妙,娘希匹的妙。”

年轻男子咽着口水,看着各色各异的靓丽姑娘在眼前晃来晃去,心花怒放:“老瞎子还真没跟我吹牛,果然是桃花泛滥之地,不过禁止我来就有点不讲究了,小爷我明明是桃花富贵相,哪来的桃花劫难?”

看看镜子里你有多迷人,小东西自己上来慢慢摇

这年轻男子叫秦宁,今年已然二十三岁。

他口中的老瞎子是他的师父,大罗山里一个对外宣称闲云野鹤的算命相师,秦宁幼时懵懂中被家人和老瞎子忽悠,拜了老瞎子为师,记事起便在山上随师父修炼,除了下山上学外,其他时间大都在山上度过,本来这种环境下,应是个淳朴少年郎,奈何老瞎子老不正经,双目失明数十载还时常浪的起飞,耳濡目染之下,秦宁自然也不负少年青涩时。

山上本就寂寞,除了后山村落里的村姑尚可调戏,却在无别的乐子,比不过山下多姿多彩,秦宁大学毕业后就有外出闯荡的意思,老瞎子也并无阻拦,只是说云腾之地桃花泛滥,恐近些年不会太平,禁止秦宁来此,其他之处大可前去,但奈何秦宁听到桃花泛滥便是蠢蠢欲动,直接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偷偷摸摸下了山,直奔云腾市。

“云腾市!我策马奔腾第一站!”

秦宁站在火车站出口处,看着这花花世界,心中斗志昂扬。

“喂,让一下。”

略有不耐烦的声音在背后响起。

秦宁转过身来,瞧见是一个打扮时尚,长着一张狐媚子脸的少妇,身上的香水味浓郁的让秦宁险些打了个喷嚏。

这少妇本是不满秦宁挡路,但又见秦宁长相俊朗,顿时一双桃花眼水汪汪的,带着几分的迷离,声音也变得嗲声嗲气:“小弟弟长得挺帅的。”

这声音,当真是让听者都觉得骨头酥了一半。

“哈哈哈,一般一般。”秦宁对自己的长相还是颇为自负的,得意洋洋的说道:“姐姐长的也很漂亮,您请。”

说着,他让了一步。

只是这少妇似是来了兴趣,双眼直勾勾的打量着秦宁,道:“不着急,只是姐姐这一路坐火车有些累了,不如小弟弟请我到前面喝杯咖啡怎么样?”

这暗示已经十分明显。

不过秦宁却是笑嘻嘻的说道:“不好意思哈,我对咖啡没什么兴趣。”

这少妇却是舔了舔嘴唇,那狐媚子脸上也是浮现了一抹不正常的红润,她走上前一步,恨不得是整个身子都要贴在秦宁身上,小声的说道:“小弟弟,姐姐请你喝别的,姐姐保准你流连忘返。”

一股子热气从这少妇嘴中吞吐而出,喷在秦宁脸上,让秦宁全身都是打了个激灵。

这种没有掩饰的勾搭,意思已经是不言而喻了,但秦宁依旧是退了一步,嘿嘿笑道:“我看还是算了吧,这位姐姐你怀着身孕,咱俩要是上床了,不好,不好。”

“你胡说什么?”少妇脸色一变,恼怒道。

秦宁挑了挑眉。

他还真没胡说,跟着老瞎子混了这么多年,面相的本事自是上乘,这少妇子女宫轻浮,明显就是孕相,只不过其奸门处,也就是太阳穴与眼角之间青筋缠绕,怕是姘头极多,恐怕她自己也不知道孩子是谁的,当下指了指其肚子,笑嘻嘻的说道:“这位姐姐,你真怀孕了,而且我看你命宫灰暗,眉间黑子涌动,大凶!幸好你遇到我,不然你麻烦就大了。”

少妇顿时气笑了,冷笑道:“原来是个骗子,跟老娘玩这一套?”

她说话的声音不大不小,但火车站外可是人来人往,而且女人肤白貌美,一张狐媚子脸本就吸引眼球,在听到她的话后,一个个纷纷看了过来,看向秦宁的目光多带着鄙视。

“火车站骗子果然多。”

“这年头,骗子都玩玄学了?”

“长的还挺帅的,怎么就是个骗子?”

讽刺之言如苍蝇般嗡嗡的不停。

秦宁却是恍若未闻,依旧是笑道:“话不能这么说,我只是好心好意。”

“我呸!”少妇也是没好脸色,本来是想勾搭面前这帅哥滚个床单放松放松,没成想竟然碰到了骗子,当下就觉得一阵膈应,骂道:“滚!”

秦宁耸了耸肩,作为一个相师,永远不能慌张,否则怎能让人信服?他笑道:“美女,不信就算了,何必骂人呢?我只是看你肚子里的孩子挺可怜的。”

“我没怀孕!”少妇的脸色顿时一阵难堪:“你要是在胡说,我可要报警了!”

只不过她眼中却是闪过了一抹慌乱。

当下也不想在理会秦宁,着急离开这里。

而这时候,人群中走出了一个西装革履的男子,他戴着一副金框眼镜,看起来文质彬彬的,只是望着那少妇的眼中,贪婪的欲望一闪即逝,随即脸上却又是挂起了一副自信阳光般的笑容,道:“这位朋友,人家这位小姐明明就是个清白身,你怎么能胡言乱语呢?”

说完,他给了少妇一个放心,看我的眼神。

秦宁脸上笑容更甚:“我一向只实话实说。”

男子轻笑着摇了摇头,道:“这位小姐的气色虽差,但只是内气不顺,倒是你给说成什么大凶之相,简直就是滑稽。”

“你是医生?”那少妇却忙是走上前问道。

男子问道少妇身上的香水味,眼中又是蠢蠢欲动,不过很好的掩饰了下去,笑道:“我是风山医院的医生林莫,小姐你放心,我刚才观察了你的气色,绝对没有怀孕。”

 

第2章 衣冠禽兽

少妇脸上顿时浮现了一抹喜色。

毕竟如果真怀孕了,她还真找不出孩子父亲是谁,总不能把几十口子人喊一起开个辩证会吧?

而且,当男子报出自己的姓名后,四周围观群众之中,也是纷纷而言。

“我听说过这个林医生,听说是风山医院最好的医生,好些大官都请他看病的。”

“对对,应该就是那个,没想到这么年轻,人还这么好。”

赞美之言不断。

这林莫眼中满意不已,在撇那少妇,望着自己的目光中带着崇拜,更是得意不止,不过他掩饰的极好,看不出别的端倪来,看向秦宁,笑道:“我医术虽然平平,但也能看得出这位小姐并没有怀孕,你这骗人的手段太有些儿戏了,不过看你这么年轻,也就不报警了,说吧,你要多少钱?我给你,但是不准在骗人了。”

秦宁挑了挑眉。

这范硬是要的。

瞧瞧四周,看着男子的目光都带着敬佩!

秦宁笑嘻嘻的摇了摇头,如果这男子不是奸佞之相,眼里的鄙夷和嘲讽能在收敛点,他都会被感动了,故所以退了一步,道:“我看相解难,也只收客人的卦金,你的钱,我可收不得。”

相师这一行的从业者,对卦金十分讲究。

钱多钱少看双方心情,但必须要有,而且必须求卦人亲自给,这是因为相师一入红尘,必然是因果缠身,为了不被不必要的因果惹来不必要的麻烦,第三人交的卦金,哪怕是至亲之人,相师一般都会选择拒绝,而是要求求卦人亲自交付。

当然,特殊情况除外,不过这种特殊情况,相师一般也不会选择收取卦金。

听得秦宁不收钱,林莫眼中闪过一抹寒光,不过很好的掩饰了下去,而是好笑道:“你这骗子,还真打算死撑下去?”

秦宁笑嘻嘻的一挑行李包,道:“我不是骗子,看卦看的是缘分,我和这位美女缘分已尽,那我就告辞了,好自为之吧。”

说罢。

便是转身就走。

“慢着!”

眼看秦宁要走,本是要踩着秦宁提高自己名声,获取美人芳心的林莫心头更是不满,出口道:“你口口声声说自己不是骗子,那我给你一个机会证明自己,你给我算算相怎么样?”

“你?”秦宁转过身来,好笑的看着面前林莫,打量了一眼,道:“也好,不过卦金就算了。”

“为什么?”林莫双手抱胸,语气带着几分的戏虐。

秦宁笑道:“我们这行有规矩的,将死之人的卦金不收,大祸临头的不收,再无好运的不收,你是个医生,本来天庭饱满,山根红润,又救死扶伤,是个典型的富贵之相,可你偏偏沉迷酒色,在烟花之地流连忘返,在看你子女宫若隐若现,却又呈青暗之色,想来多个腹中孩子亲手被你扼杀,啧,你心够狠的,不过这个你不用担心,打胎不用负法律责任的,但是!”

他的话说到这,便是顿了顿。

林莫的脸色则是一变,不过他很快又是掩饰下去,但眼中还是时不时的闪过惊慌失措。

秦宁咧嘴一笑,玩味的说道:“你损阴德的事做的太多,致使你命宫已改,劫难将至,你这辈子今后在无好运,而且,你多次强迫你的女病人,牢狱之灾,是免不了了。”

秦宁说完后。

周围人看着男子的目光多多少少带了些变化。

林莫面红耳赤,但他又是遮掩下去,冷声道:“骗子就是骗子,行骗不成恼羞成怒了是吗?”

经他这么一说。

周围人才是想起,秦宁是个骗子,信不得。

于是纷纷又是鄙夷不已。

行骗不成就侮辱人,这人品太败坏了。

秦宁自然不会跟这些人解释什么,相师被人质疑早已经是家常便饭的事了,再者打着这一行大旗行骗的也是数不胜数,要真是计较起来,秦宁觉得自己未老先衰都是轻的,他笑嘻嘻的摆了摆手:“该说的已经说了,信不信那是你的事了。”

说罢,他便要离开这里。

可是林莫哪里容的秦宁离开?当下冷笑道:“想走?看你出口成章的,想来已经行骗不少次了吧?我看你还是去看守所好好改造改造吧,大家伙拦住他,这种骗子现在越来越张狂了,不能轻饶。”

四周吃瓜群众的正义感还是有的。

尤其是他们觉得还被秦宁耍了一道。

所以林莫振臂一呼,当真是一个个的把秦宁给围住了。

但这时候,一个叫嚷嚷的声音在人群后方响起:“都让开,让开!”

只见一个身材发胖,看起来四十多岁的土老财打扮的男子不断推开人群往里面挤,这男子倒也有几分力气,不多时就挤了进来,二话不说抱住了秦宁:“老弟啊!真的是你啊,你师父说你一准儿来云腾了,我早饭没吃快马加鞭就来了,老弟,你放心,到了老哥我的地盘,我保你彩旗飘飘,一会儿咱们水晶宫,大宝剑走起。”

“你个老瘪三!滚!”

秦宁满脸黑线,一脚将抱住自己的胖子踹了出去,骂道:“娘希匹的,姓黄的,你个老瘪三,怎么哪都有你?”

黄山,诨号黄瘪三,四十多岁,泥腿子里爬出来的地主老财。

秦宁五岁的时候,还没发迹的黄瘪三背着三只烤鸭上了大罗山,得到老瞎子指点,下山之后生意场上顺风顺水,十多年里一路火花带闪电的积攒了不菲身价,这厮知道老瞎子是个真正的陆地神仙,故所以年年都去大罗山孝敬,次次都和秦宁吹牛胡侃,更是次次拍着胸口保证瞒着老瞎子偷偷带着秦宁下山大宝剑。

结果这老瘪三次次失约。

故所以被秦宁直接划入了黑名单之中。

老瘪三被一脚踹在地上,只拍了拍屁股就站了起来,还没死皮赖脸在贴上去,一旁那拿着手机要报警的林莫走上前,有些惊疑不定:“黄总?”

“你谁啊?”

老瘪三横了他一眼,不悦问道。

林莫忙是道:“我是咱们集团下属医院的林莫,前些天您去医院视察,我们见过的。”

“哦?”黄瘪三想了想,随后不耐烦的摆了摆手:“不认识。”

 

第3章 黄瘪三

林莫顿时有些尴尬,不过黄瘪三毕竟身份不凡,他也不敢有任何不满,在看黄瘪三看着秦宁,忙是道:“黄总,这小子是个骗子,冒充算命的在这行骗,您可别在上他的当,我刚才已经拆穿他了。”

“滚!滚!”

黄瘪三是泥腿子出身,哪怕身价不菲也没改了那一身臭毛病,按照老瞎子的指点,就是不忘初心。

他一听林莫的话,当时一巴掌就糊了过去:“你他妈的,老子信了你的邪,我老弟大罗山神仙高徒出身,你他妈哪冒出的来的臭蒜烂泥巴敢说我老弟骗子?滚!收拾铺盖滚蛋!别让我在云腾看到你!”

说着。

这厮不管那被打懵了的林莫,嬉皮笑脸的走向秦宁,只是看秦宁又抬脚后,忙是止步赔笑道:“老弟,老哥我有错,千错万错,可你也得给老哥一个将功赎罪的机会不是?”

“老瘪三你给我滚!”秦宁咬牙切齿的骂道:“我信你一句话,小爷我名字倒过来写!”

“老弟,气大伤身。”老瘪三忙是道:“你给我一个机会,就一个,成不?老弟,信我!”

看着被骂成孙子的黄瘪三。

周围的吃瓜群众懵了,少妇懵了。

作为云腾市富豪榜前三的常客,黄山的名头在云腾市也是赫赫有名的,其彪悍的发迹史更是不少人饭后谈资,可是这位据说连市领导都敢不给面子的百亿土豪,此时在这个骗子面前,着实太孙子了。

难道,他不是骗子?

而被打懵了的林莫,更懵了,懵逼之余,他想起了刚才秦宁说的话,你这辈子,在无好运。

被黄山要求滚出云腾,岂不是再无好运?

那牢狱之灾呢?

林莫刚想到这里,几个警察却是走了进来,为首的一个一脸威严之色,盯着林莫,道:“林莫!有数人指证你涉嫌强.奸,跟我们走一趟吧。”

林莫一屁股坐在了地上,一脸惨白。

连被警察怎么带走的都不知道。

这时,少妇和四周群众看着秦宁,却是震惊不已,全都说中了!

少妇更是慌张,急忙上前:“小弟…不不,大师!大师你刚才说我?”

“老弟,你啥眼光?”黄瘪三看着这少妇,一眼瞧出本质,道:“这残花败柳的你也看得上?”

“滚开!”秦宁瞪了他一眼,随后看向这少妇,道:“想解难,简单,卦金。”

少妇这时哪里还敢有怀疑?急忙在兜里掏出了一叠钞票,少说也有小五千,秦宁看的眉开眼笑,拿过钱后,道:“老老实实把孩子生下来,好好抚养他长大成人,有他的福气加身,你今后必然无灾难,话到此,听不听你自己的事了。”

说完后,秦宁在一群人目瞪口呆的眼光下,窜了。

一来是要留一个高人形象,虽然形象被老鳖三破坏的差不多了,但终归还算是事了拂衣去。

二来,钱赚到了,在留下来只会被麻烦纠缠。

黄瘪三急急忙忙跟上去,是求爷爷告奶奶的把秦宁请到了自己劳斯莱斯上,腆着脸着笑,拍着马屁:“老弟就是老弟,这本事硬是要得!”

秦宁满脸的黑线,看着面前猪头脸就是一阵厌恶,而且还是不加掩饰的鄙视,道:“老瘪三,你是不是有事求我?”

黄瘪三腼腆一笑:“老弟果真聪慧过人。”

这让秦宁恨不得一脚将其踹下车去。

开车的司机板着脸,忍着没敢笑出声来,毕竟自己老总被骂的跟孙子似的还一脸笑呵呵,简直就是前所未闻。

秦宁翻了翻白眼,而后换了个舒服姿势坐着,道:“老瘪三,丑话说前面,你的事我一概不管,你骗了我这么多次,我抽你都是轻的。”

黄瘪三顿时有点着急。

他还真有事求秦宁。

本来他是直接去求老瞎子的,只是老瞎子莫名其妙的封山了,托人转告他秦宁下山去了云腾,老瘪三知道秦宁是有真本事的,或许不及老瞎子那般登峰造极,但相术也是出神入化,故所以火急火燎的从大罗山赶回来,腆着脸在秦宁面前装孙子,就是希望秦宁心软点。

此时见秦宁这般直言,忙是委屈道:“老弟啊,不是老哥我不守信用,实在是老神仙嘱托过我,说你导气术还未突破,不能失了童子身,不然必有大祸,当时你又三天两头找我,我实在没办法才开空头支票的,你得体谅体谅老哥我,而且,没有老哥我这么多激励,老弟你能这么早突破吗?”

秦宁挑了挑眉:“这你都知道?”

导气术是天相一门的基础,是数代前辈以独门相术,结合黄庭内景经中道门引气之法所创,可以说是天相一门的瑰宝,修炼大成之后,可测天地运势,至圆满,可逆天改运!

而也正因为如此,导气术为天道所不容,古往今来修炼大成的,都是屈指可数,而且均是传奇之辈,如那姜子牙,如诸葛亮,如袁天罡,如刘伯温。

而圆满之境。

却从无一人可达。

就是那老瞎子,被黄瘪三称为陆地神仙,却也只是修习了个十之一二。

秦宁自幼修行,前些时日终究入门筑基。

只是这事只有老瞎子才知道,这黄瘪三怎么也知道了?

黄瘪三嘿嘿一笑,道:“我哪知道,是老神仙前些年曾经说过,你导气术一旦突破,必然是出山之际。”

“切。”

秦宁撇撇嘴。

但心里还是佩服老瞎子的,虽然是个老不正经。

咳嗽了一声,秦宁道:“黄瘪三,别把理由说的这么清新脱俗,说不帮,我就不帮。”

黄瘪三知道秦宁秉性,眼瞅着不成,也不在这事上纠缠,只想以后慢慢图之,旋即嬉皮笑脸道:“得,我知道老弟怨我,老哥我的错,这样,一会儿咱们先去水晶宫搓一顿,先给老弟你接风洗尘。”

“别!”

秦宁却是干脆的一伸手,制止道:“别给我玩这一套,前面拐弯停车。”

黄瘪三忙是道:“老弟,这云腾市你无亲无故的,你自己去哪?老哥我给你安排地方住,房子都准备好了。”

“呵呵。”秦宁冷笑,道:“黄瘪三,你当我看不出你个王八蛋想干什么?糖衣炮弹?小爷我不稀罕,我告诉你,我之前就租好了房子,合租!合租的是两个美女,凭我的本事,左拥右抱那只是时间问题,我跟你个猪头脸混?”

黄瘪三自动忽略了秦宁骂人的话,竖起大拇指,佩服道:“不愧是大罗山一杆枪,这般深谋远虑,老哥我佩服,得,老哥我预祝你早日策马奔腾!”

秦宁顿时哈哈大笑。

黄瘪三也跟着猥琐的笑。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http://www.xswww.net/22489.html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