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产品

小东西去阳台做*看看镜子里我们俩的结合

为了凑齐我爸摔断腿的手术费,我认识了张雯,这个妩媚动人却又高高在上的女人……

那一年我十八岁,当时我心里是排斥的,因为张雯的情况我知道一点,要比我大八岁,是村里地主张旺财的女儿。

我记得张雯还挺胖的,满脸雀斑,我是没钱没本事,可也想过要找个自己喜欢的。

小东西去阳台做*看看镜子里我们俩的结合

但看着躺在医院里的父亲,我咬咬牙,满腹的心酸,答应了下来。因为我把自己的终生大事出卖,才换来父亲的医药费。

农村没那么多规矩,加上我是倒插门,并不需要做什么准备。

此时院子里已经摆满了桌子,坐着不少亲戚乡邻,都纷纷打量着我,笑着称赞说张旺财有福,找了这么一个高大强壮的女婿,干活肯定是一把好手。

张旺财拿着旱烟袋,也高兴的笑着,露出一口焦黄的牙齿,招呼着我:“江华,雯雯已经到了,你们年轻人先聊聊?”

我摇摇头,拒绝说道:“不用了,我就在外面吧!”

我不想见到张雯的尊容,我怕我自己会反悔,转身就跑。心里想着,等下喝醉了,关了灯,什么也看不见,才能过心里那道坎!

就在这时,旁边一个喝酒的男人,忽然神色猥琐的看着我,嬉笑道:“江华啊,你可有福了,能睡到张雯这么漂亮的女人!”

我有些没好气的说道:“又胖又丑,跟母老虎差不多,有什么福?”

那男人却饱含深意的笑嘻嘻道:“那是小时候,难道你没听说过女大十八变?现在张雯那丫头老漂亮了,还是开的小车回来,啧啧,真羡慕你小子,财色双收啊!”

我愣了一下,这才注意到,院落的槐树下,停着一辆红色的现代伊兰特,虽然不是什么名贵的车子,但在我们这种小村子里,还是挺让人惊羡的。

我心里有些渐渐疑惑了起来,张雯能开车回来,说明在外面混的不错啊。怎么会答应她的父亲,和我成亲呢?

我除了高大一点,家里真的穷的叮当响,她图我哪一点?

那男人又接着说道:“我在省城打工的时候,碰到过她一次,嘿嘿,你猜猜她在哪里上班?”

我见那男人猥琐的样子,心里不由得有些反感,不耐的说道:“我咋知道?”

那男人意味深长的拍拍我的肩膀,耸着眉毛笑道:“你晚上办事的时候就知道了,技术绝对不错!”

我愣了一下,心中不由一沉,就算是傻子也听出他的意思来。张雯是在不干净的地方上班,所以才能挣钱买车!

我有些羞恼的一拍桌子,心情十分的复杂,想不到自己娶的老婆竟然会是一个风尘女子。难怪张旺财明知道自己女儿长的漂亮,还倒贴钱嫁给我。

张旺财以为我喝醉了,就急忙过来扶着我,说进屋子休息一下,和张雯一起吃两个红鸡蛋,好早点生个胖小子。

我几乎是被张旺财推进婚房的,脚下还贴着瓷砖,在我们村子里来说,已经是“豪宅”了。

床上坐着一个穿着红色旗袍,头上还披着盖头的女人。

看身段,确实很漂亮。不仅前凸后翘,尤其那一双修长的美腿,在水晶丝袜的包裹下更是白皙动人。

尤其房间里独有的女人香味,让我身体不禁一阵热血沸腾,但一想到她的职业,我又觉得头上绿光闪闪的。

就在这时,一道冰冷的声音响起:“我爸走了?”

张雯冷傲的口气,让我心里更加不满,皱着眉头说道:“对!”

“听你口气,似乎有些不乐意?”张雯自顾扯下了红盖头,露出了一张漂亮诱人的瓜子脸。

高鼻梁,细眉毛,只是那双充满冷意的漂亮眼睛,让我浑身不舒服,好像我欠她十万八万的。

我点点头,憋屈的说道:“对,我俩不是一个世界的人。要不是我爸摔断了腿,我才不会上你家做女婿!”

张雯眉毛挑了下,红润的嘴唇薄而上翘,看起来非常的性感,冷声说道:“要不是我爸以死相逼,你以为我会看上你?”

张雯性感的面容,配上冷傲的语气,让我脆弱的自尊心,一下子就受到了刺激,有些激动的说道:“我知道我穷,可是穷又怎么了,我靠自己吃饭!”

张雯微微眯起了眼睛,冷冷的瞥了我一眼,不屑哼道:“谁不是靠自己吃饭?”

我正要发火,讽刺张雯两句的时候,窗外多了几道人影,畏畏缩缩的挤在一起。

我们这里有听墙角的风俗,洞房的时候动静越大,就说明这个男人厉害,在家里和村子里的地位就越高。

张雯淡淡的扫了一眼窗户外面,从精致的包包里拿出一粒蓝色的药丸,递给我:“吃了!”

我看着那粒蓝色的药丸,心里羞怒无比,张雯把我当成什么了?

洞房之前,还要先吃药,是怕我满足不了她吗?

张雯美目转动了一下,冷声说道:“吃不吃,不吃马上就给我滚出去!”

我知道,要是我和张雯的事情崩了的话,张旺财肯定会追回那两万块彩礼的。那笔钱基本上都用在父亲看病上了,根本就拿不出来。

我憋屈的接过药丸,水都没喝,就吞进了肚子里。

张雯不屑的看了我一眼,然后背对着我,缓缓的解开了穿在身上的旗袍扣子。

张雯的玉背像是牛奶一般光滑,穿着贴身的内衣,掀开被子钻了进去,见我发愣,她微微瞥了我一眼,红唇微张:“上来!”

我虽然心里觉得窝火,感觉张雯把我当成了满足她的工具。

但毕竟事情已经走到这一步了,而且又喝了不少酒,看见张雯漂亮脸蛋的时候,心里还是有些蠢蠢欲动的。

既然你要我吃了药才洞房,那我就好好折腾你一下,让你知道什么是真正的男人。

我快速的脱下衣服,准备解除最后一道防卫的时候,张雯玉手一探,直接抓着我的手道:“内裤别脱!”

我有些愤怒的看了张雯一眼,她当我是傻子吗,内裤不脱,怎么行房事?

但迎着张雯冷漠的目光,像是被人迎头浇了一桶冷水,心里有些焉焉的。没办法,我是她父亲花了两万块买来的,她说怎么玩就怎么玩吧。

张雯掀开被子,露出那一双白嫩的美腿,像是象牙一般散发着样莹润的光泽。

我的喉咙下意识的滑动了一下,撇去张雯不干净的身份,身材确实好的没话说。

“赶紧做两百个俯卧撑!”看到我的反应,张雯漂亮的双颊,竟然微微红了一下。

我真的想立即摔门而去了,张雯究竟整什么幺蛾子,给我吃了药,还摆好了姿势,就是让我做俯卧撑?

我觉得张雯心里一定有病,才会故意这样折磨我一个正常的男人。

可这时我发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就是我竟然没有男人该有的反应。

张雯有些不耐的瞪了我一眼:“别跟木头似的,不想上来就马上出去!”

我强忍着心里的疑惑,为了不和张雯闹僵,只好上了床,规规矩矩的做起了俯卧撑。

张雯用手拍着被子,然后从红润的嘴唇里,发出了一阵阵迷人的声音。

也不知是不是太过入戏,张雯双眼迷离,娇喘中,她面颊绯红,竟缓缓抬起玉手,缓缓向着身后内衣扣探去。

随着“嘣”的一声,张雯那粉红色内衣直接被她那一对饱满给撑了开来…….

第2章 :做足两百下。

我心里顿时热血沸腾,立刻想要扑上去,可是迎着张雯那冰冷的目光,让我脆弱的心理一阵刺痛。所有的火焰,像是被泼了一盆冰水,讪讪的滑动了一下喉结,怔了一怔。

张雯立即遮住了自己美妙的春色,咬着牙齿:“老实一点。”

“哦!”

我点点头,两百个俯卧撑做完,我也累出了一身汗水,反正也不能真的把张雯怎么样,倒在一边蒙头就睡。

第二天早上醒来的时候,房间里只剩下我一个人。穿好衣服出门,张旺财欣慰的看着我笑道:“江华啊,昨晚上辛苦了,来,喝点鸡汤补一补!”

我又羞恼,又无奈,坐在桌子上吃起东西来,但是屋子里却没有张雯的影子。下意识的问道:“张叔,那个….雯雯呢?”

张旺财惦着旱烟袋,笑呵呵的说道:“去给她母亲上坟了,雯雯命苦啊,三岁就没了娘,是我把她拉扯大的。对了,你应该叫我一声爸爸了!”

我有些不自然的叫了一声爸爸,笑的张旺财差点合不拢嘴,让我多吃点,吃饱了才有力气给他张家传递香火。

吃过早饭后,我心里很不是滋味,对于这个家一点归属感都没有。女儿是一个心理阴暗的变态,老爹帮我当成了传递香火的种猪。

我有些失落的走出了院子,想随便到处走走,却看见张雯从小道上走了回来。

换下旗袍的她,穿着一件白色的休闲衬衣,看起来成熟而性感。精致的短发漂染成酒红色,映衬着白皙的脸蛋更加莹润诱人。

身下穿着一条黑色的铅笔裤,显得双腿修长无比。一双红色的圆头皮鞋,让她整个人散发着一丝妩媚的感觉。丰满的曲线,把白衬衣都撑得胀鼓鼓的。

要不是昨晚上被她那么羞辱了一通,我说不定我会喜欢上这个有些冷傲的女人。

张雯也看见了我,淡淡的瞥了我一眼,像是看着大街上的陌生人一般,红润的嘴唇动了动:“你以后打算怎么办?”

我有些没听明白张雯的意思,下意识的问道:“什么以后怎么办?”

张雯有些不耐的哼了一声,双手环抱胸口,挤得那一抹白皙,更加诱人。冷声说道:“是在家里种地,还是跟着我去省城找事做?”

我现在才有些恍然过来,我俩好像是名分上的夫妻了,以后要在一起生活的。但是想起自己的学历,黯然的说道:“我以前在小酒吧干保安的!”

“废物!”张雯冷冷的吐出两个字,羞得我满脸通红,嗫嚅着看着她,不知道说什么好。

张雯眼中鄙夷更浓,用高高在上的口气道:“这样吧,今晚还在家住一晚,明天我就开车回省城,你要是乐意跟着去,我会给你找一份工作。要是你愿意留在家里种地,我会每个月给你打五百块生活费回来!”

我虽然是土生土长农村娃,但我也向往大城市的繁华生活,谁愿意憋在小山村种地啊。

看着张雯冷冷的面孔,心中叹了口气,口头则低声回道:“我跟你去省城吧!”

张雯悠悠的看了我一眼,一副成竹在胸的样子:“那好,我们约法三章。第一,我们可以住在一起,但是你不能碰我。第二,你现在还小,领不了结婚证,两年之后,你自己找个理由,离开我们张家。第三,我的私人事情,你一概不许过问。能做到吗?”

我心里想了一下,这件事并不吃亏,就是和张雯假扮两年夫妻而已。到时候恢复自由了,我就可以找一个自己喜欢的女朋友了。

我点点头,算是答应了下来:“那…万一你爸爸要我偿还彩礼怎办?”

虽然这两年里,我也能够挣钱,但是也要浪费两年的青春在张雯身上,心里还是有些不平衡的。

张雯淡淡的哼了一声说道:“到时候,算我的。”

和张雯谈妥之后,我回去看望了一下父亲,把家里收拾了一下,又回到了张家。

晚上,吃过饭后,张雯穿着一套薄薄的睡衣,斜靠在床头上玩手机。白皙的美腿又长又直,看的我心里的火气又窜了起来。

这一次,我惊喜的发现,自己能行了!

但张雯压根就不让我碰啊,感觉自己空欢喜一场,有些难受的看着张雯说道:“关灯吧,睡觉!”

张雯微微瞥了我一眼,看见我身下的时候,哼了声说道:“床头柜上有药,自己吃了!”

妈的,又要我吃药。但是又不让我碰,是想把我玩废吗?

我虽然是嫁到张家来的,但是也不想以后找到女朋友的时候,自己已经不行了。

我摇摇头,拒绝说道:“我不吃药,我也不会碰你的,放心吧!”

张雯细长的眉毛挑了下,说道:“吃也得吃,不吃也得吃,这是最后一次警告你,你吃了那药,就会老实下来!”

我心里顿时醒悟了过来,同时心里也升起了一股怒意,感觉自己被戏弄了,原来我不行是因为那药丸!

今晚又让我吃这种药,是想把我化学阉割吗?

我恨恨的转身走向了卫生间,里面有张雯换下来的衣物,隐蔽的内衣什么的,也丢在一起,看得我心里越发的燥热。

走出卫生间的时候,我觉得浑身轻松了不少,准备睡觉休息。

张雯淡淡的撇了我一眼:“解决了?”

我没有吭声,甚至心里恶意的想到,要是把张雯强办了,算不算犯法。这种滋味实在太憋屈了。

“恶心!”张雯哼了一声,放下手机,也准备睡觉。

这时,窗外突然响起了张旺财咳嗽的声音。张雯的脸一下子就红了,有些羞恼的瞥了我一眼:“爬上来,做俯卧撑!”

我顿时觉得天雷滚滚,难道张旺财咳嗽,是提醒我们该办事了?

我不由得的看了眼张雯妖娆的身姿,心里再次燥热了起来,无奈的说道:“等一下,我把药吃了!”

张雯羞恼的看了看窗外,又狠狠的剜了我一眼:“那就别吃了,快一点!”

不用吃药?

我心里噗通跳动了一下,看着张雯性感的脸蛋,暗暗吞了下口水…..

第3章 :男人的委屈。

看着张雯妖娆妩媚的身姿,我激动的撑着双臂,按照她的要求,做起了俯卧撑。

张雯圆润的俏脸,带着一抹红晕,微微闭着眼睛。红润的嘴唇动了动,发出一道道诱人的声音。

突然,张雯脸上的所有娇媚和红晕都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满脸的冰冷,紧紧的盯着我:“你在干什么?”

我有些茫然,也有些羞恼,迎着张雯冷冰冰的目光。沸腾起来的热血,也渐渐冰凉了下去,讪讪的说道:“不是你让我…”

“但是,没让你碰我!”张雯脸色铁青,似乎极力在压着心里的厌恶,好像快要暴走一般。

所有的香艳与暧昧,被尴尬和羞辱覆盖,一切都变得索然无味。我掀开被子,倒在了一边,心里憋屈不已。

张雯立即从床上起来,连拖鞋都没穿,跑进卫生间,哇哇大吐了起来。

我脸上火辣辣的,比被人大庭广众之下,抽了几耳光还要羞恼。

自己身材还算高大,五官也仪表堂堂,就是因为本能的反应,不小心触碰到了张雯一下,她竟然吐了。

这是有多嫌弃我啊?

难道我就那么配不上她?

满腹的委屈和心酸,让我心里堵堵的,侧着身子看着窗外。心里暗暗想着,下次打死也不做俯卧撑了,简直就是自取其辱。

这时,张雯冷漠的声音又在我身后响起:“睡地板!”

我彻底愤怒了,一下子就从床上坐了起来,怒道:“为什么?我凭什么睡地板!”

但是,触及张雯红红的眼角,我所有的怒意又消散了,她竟然在卫生间哭了。

也许,在她心里也很委屈吧。和一个不爱的男人,同床共枕,还为了顺从自己的老爹,做一些暧昧的接触。

我焉焉的低着头,像是泄了气的皮球,抱着枕头下了床,在地上找了一个角落卷缩了起来。

心里十分的矛盾和困惑,张雯不是在那种地方上班吗?

怎么还会这么排斥男人呢,难道我真的连一个花钱买笑的客人都比不上?

难道穷就这么可耻,这么让人瞧不起?

我不由得抹了下苦涩的眼角,心里很不是滋味。翻来覆去的,一整夜都没睡好。

第二天早上,张雯从包包里摸了一叠钱出来,丢在床上,说道:“半个小时后,我在村头等你。这钱,是给你爹的!”

我有些怔怔的看着那叠钱,心里一阵悲凉,这就是自己忍气吞声的代价?

在张雯心里,我就是一件货物,一件商品吗,一切都可以用钱来衡量?

但一想到这去了省城,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父亲一个人在家,身体也不方便,肯定需要用钱。

强忍着满腹的辛酸,把钱拽在手心里,耸塌着肩膀,离开了张家。

回到了院子里,父亲拄着拐杖在丢玉米喂小鸡,见我回来了,欢喜的说道:“华儿,雯雯呢?”

我不想父亲知道我的真实情况,勉强笑了下:“有些害羞,在村口等我,等下我们要去省城!”

父亲很是理解的点点头,脸上露出笑容:“那好啊。等几个月,雯雯有了身孕,这群小鸡也长大了,到时候一天杀一只,好好给她补一补。一定给我们老江家生个大胖小子!”

我鼻子有些发酸,走到父亲面前,轻轻搂住父亲削瘦的肩膀:“爸,我这一去可能年底才会回来,你可别干重活,我会每个月给你寄钱回来的!”

我把张雯给的那叠钱,揣进了父亲的兜里,父亲却忽然抓着我的手腕,皱着眉头看着我,喝斥道:“华儿,你这是干啥?我一个老头子也用不了啥钱,你是大男人,自己留着花吧!”

我腮帮子酸酸,在父亲心里,我是一个高大懂事的儿子。但是在张家,我就是一个传宗接代的工具。

在张雯心里,我更是一个形同陌路的外人,可以随意的羞辱,呵斥,如同廉价的商品。

父亲起身语重心长地拍了拍我的肩膀:“华儿,去吧。老爹身体好着呢,别让雯雯等久了!”

“爸….”我心酸的泪水,终于找到了突破口,忍不住的滚了出来。

心里暗暗发誓,我一定会挣到钱的,而且也一定会给江家找一个温顺,贤惠的好媳妇回来的。

父亲沧桑的面容带着溺爱:“华儿,好好疼媳妇。老爹给你大米种着,母鸡养着,年底和雯雯回来吃!”

我不想父亲看出端倪,担心我。强忍着心里的酸涩:“爸,那我走了!”

来到村头的时候,张雯靠在红色的小车上,优美的身段,在阳光下,格外的漂亮。

修长的手指,夹着一支香烟,袅袅的烟雾,让张雯身上多了一丝神秘的味道。

我有些反感的瞥了张雯一眼,因为我骨子里是一个传统的男人,看见抽烟的女人,总会觉得很轻浮。

但是,张雯身上偏偏看不到任何风尘的味道,而是一股由内而外的冷傲和高贵。

张雯淡淡的看了我一眼,红润的嘴唇吐出一口烟雾,掐灭了烟蒂也没说话,坐进了汽车里。

我非常知趣的坐在后排,低着头想着自己的心思,耳边只剩下呼呼的风声,和偶尔会车,传来的喇叭声。

差不多跑了整整一上午,终于到了省城。随处可见的高楼大厦和行色匆匆的人群,反而给人一种冷漠和隔阂。

张雯熟练的抡着方向盘,又开了半个小时,才在一家非常宏伟的娱乐城门口停了下来。

我心里最后一丝幻想破灭了,张雯果然在这种地方上班。心里酸酸的,毕竟她也是我名义上的妻子,但是却会陪着别的男人….

“下车,别死气沉沉!”张雯有些不耐的站在窗户外面冷声说道。

我走下车的时候,立即被娱乐城的气势镇住了。两尊高大凶猛的汉白玉狮子,栩栩如生的守在台阶两边。

四个身材高大的黑衣人,带着墨镜,身姿笔挺,恭敬的看着张雯:“张总!”

张雯淡淡的点了下头,径直走上了台阶。

我也立即跟了上去,心里的疑惑更浓。张雯不是一个风尘女子吗,这些保安为什么叫她张总?

但是,我还没踏上台阶,一个黑衣人就张开了手臂:“站住!”

我还是第一次来这种场合,看着黑衣人冷峻的表情,心里本能的有些紧张,说道:“那个,我和张….”

张雯回过头撇了我一眼,淡淡的说道:“小何,他是我表弟!”

黑衣人立即放下手臂,恭敬的笑了下:“是,张总!”

我暗暗叹了口气,踏上了能映出人影的台阶,不远不近的跟在张雯身后,来到了宽敞豪华的大厅。

里面做卫生的服务员,看见张雯的时候,也都停下手中的活计,恭敬的叫着张总。

我有些醒悟过来,同时心里莫名的松了口气,看来张雯是在娱乐城上班不假,但是应该不是做什么不干净的那种。

张雯指了下沙发,瞥了我一眼淡淡的说道:“等我下来!”

我看着柔软宽大的真皮沙发,斜着半个屁股坐了上去,低着头,盯着自己脚上的廉价球鞋,显得和这里格格不入。

过了几分钟,楼梯上传来的叮叮的高跟鞋的声音,叩击在大理石上,非常的清脆。

我下意识的抬头看去,立刻,一道靓丽的身影出现在我的视线中,我的心脏噗通一声,不受控制的跳动了起来…..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http://www.xswww.net/22486.html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