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货架知识

2021最热(很黄很污小短文)全章节阅读

“与其绞尽脑汁地想怎么留住顾祁言,不如想想怎么讨好我,或许我一高兴,还能让你被顾祁言甩了之后,日子好过点!”

他话里的嘲讽深深地刺痛了夏初的心,她曾无数次想要告诉顾夜宸真相,可一想到顾夜宸恨顾祁言恨到骨子里,她就不敢了。

顾夜宸那样骄傲如神一般的人,怎么可能接受顾祁言的救助,更何况还是她以婚姻为代价换来的救助……

夏初身体微微发颤,眼神却越发坚定,绝不把真相告诉顾夜宸,否则,那就是眼睁睁把他从高高的神坛拉进烂泥里。

“夏初,说话!”顾夜宸看着她的背影,眼神里满是愤怒。

两年前,他们差点就结婚了,她怎么敢!怎么舍得,抛下还在病床上的他,转身就嫁给顾祁言!

许久,夏初才稳定了心绪,转身冲着顾夜宸莞尔一笑,“我很快就要离婚了,顾先生,想要追求我,你还是有机会的。”

“做什么春秋大梦,你配吗?”

顾夜宸好似听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一般,猛然后退了一步,深深地看了她一眼,大步离开。

下午,夏初带着证件直奔民政局,跟顾祁言离了婚。

手拿新鲜出炉的离婚证,夏初心中激动难掩。

现在,她回顾家把她的东西带走就行了。

捧着盖着钢印的离婚证,欢天喜地地回到顾家,一进门,就撞见了气定神闲的顾夜宸。

顾夜宸看着小脸煞白的夏初,眼底闪过冷笑,“没想到你真和顾祁言离婚了,我以为再怎么也能维持个三五年,没想到这么快就被扫地出门了。”

这个该死的女人!他们明明都要结婚了,却在他病重时选择了顾祁言,以为这样就能成顾家未来女主人了?可笑!

“夏初,你是不是做梦也没想到,我没死,嗯?”他大步上前,凑到夏初的面前,眼睛里的嘲讽不加掩饰,看得她心痛万分。

她怎么会想他死呢?她只希望他能长命百岁,安安稳稳。

夏初死死咬着嘴唇,没有说话。

顾夜宸微微低着头,俯视着垂头的夏初,神色晦暗不明。

“现在是不是后悔了,当初押错了宝,还以为顾祁言能成为顾氏继承人?”

“我……”

夏初身体微微战栗,俏丽的小脸惨白,她无数次想告诉他真相,可又怕知道真相的他无法接受顾祁言的肾,更怕他做出伤害自己的举动来。

他嘲讽地看着夏初,心却在滴血,当初他最需要夏初的时候,她却义无反顾地选择了顾祁言,真是可笑!

“夏初!”心底恨意沸腾,顾夜宸猛地捏住了她的下巴,强迫跟自己对视。

“去哪鬼混了!这春心荡漾的,你不会想给我儿子带绿帽子吧!”

两人僵持之时,手戴祖母绿镯子,脖子上带着闪闪发光的钻石项链的顾夫人,阴阳怪气地打破了两人的僵局。

闻声抬头的夏初面无表情地看着她,有时候真不明白这样的顾夫人是怎么打败当年那个优雅端庄还美丽的前顾夫人,成为了顾振天的正室夫人。

她收敛了眸底嘲弄,再三平静内心波涛汹涌的情绪,最终才后退一步,准备上楼收拾东西。

都离婚了,她还管顾夫人干什么,关她屁事!

“你个小贱人!你给我站住!”顾夫人见她不理自己,气势汹汹地冲上前去,一把拽住了夏初的发尾,狠狠一扯。

剧痛从头皮传来,顿时上了头。

看来顾夫人对她真是积怨已久了。夏初疼得眼泪花都要流出来了,连忙后退,一脚踩在了顾夫人的脚背上。

“哎哟!”顾夫人发出杀猪般的嚎叫,震得夏初太阳穴一跳一跳的。

“还不把她拉开!”

顾夫人冲着佣人就是一顿火。

察觉顾夫人松了手,夏初连忙走开,摸了摸被她抓的头顶,头发都被薅下来一大把了。

“小贱人!看我不让我儿子跟你离婚,真以为你夏家了不起啊!小门小户生的玩意,能上什么台面!”

顾夫人嘴上骂骂咧咧,满脸凶狠。

站在原地的顾夜宸听顾夫人骂骂咧咧,眉头都拧成了一团,他真不想承认这是他父亲看中的小三。

“张口闭口就是贱人,这就是你顾夫人的修养?真不知道我爸看上你哪点了,进了城的土鸡还真以为能变凤凰!”

森冷的语调听得顾夫人脸色巨变,连脚背上的痛都顾不上了,一瘸一拐地退了好几步,忌惮地看着站在原地的冷面男人。

看着男人凌厉的面容,夏初拿着离婚证的手不自觉地用力,下意识想要将离婚证藏起来。

他刚才不遗余力地嘲讽自己,要是再看到离婚证,指不定还会说出什么难听的话!

夏初紧抿着唇,紧紧捏着离婚证的手用力捏得骨节泛白。

顾夫人之所以讨厌她,一是因为她不是什么豪门显贵,小小的夏家入不了她的眼,二就是因为当初顾祁言就是为了她,才放弃顾家继承人的身份,给顾夜宸换了肾。

夏初心里都明白,这两年她在顾家举步维艰,稍有不慎就是顾夫人的冷嘲热讽,甚至动手打骂。

“你说什么?离婚了!”

原本还忌惮顾夜宸在场不敢太嚣张的顾夫人一听夏初跟自己儿子离婚了,立马坐不住了,嗷的一嗓子,恨不得揪着夏初的头发质问她怎么敢离婚。

顾夜宸眉头一皱,冷冷地瞥了她一眼,“你儿子出轨在先,要不要看他跟当红女明星一起进酒店的视频?”

“一起进酒店算什么?”顾夫人小声嘀咕一句,却不敢再大声嚷嚷了。

现在顾家是顾夜宸说了算,她可不能把人得罪狠了。

夏初见顾夫人忌惮顾夜宸的模样,眼底划过一抹笑意,刹那间,如同冰雪消融,却又很快被冰封万里
从今往后,她跟顾家再无关系,也意味着她跟顾夜宸,也会越走越远,直到永不相见。

“顾夜宸,我……”

话哽在喉头,却迟迟说不出口。

见她目光灼热地看着自己,顾夜宸嘴角勾起一抹嘲弄的笑,“怎么?现在想告诉我,你爱的人其实是我,当年的选择都是迫不得已?”

“夏初,你跟我说说,怎么个迫不得已?”

他贴到夏初的面前,炙热的呼吸尽数喷洒在她的脸上。

夏初眸光微闪,最终还是把话咽了回去。

见她欲言又止,顾夜宸以为自己猜中了,不由得发出一声嗤笑,“你以为你是谁啊?我顾夜宸想要什么女人得不到,会等你吗?夏初,你不过是被顾祁言抛弃的女人,我,永远都不会多看你一眼!”

话音落下,他猛地松开了夏初的下巴,转身上楼。

听着渐渐远去的沉重的脚步声,夏初失魂落魄地站在原地,目不转睛地看着手里的离婚证。

事到如今,她还奢望他原谅她吗?

“装给谁看啊!人家啊,根本不领你的情!”顾夫人一脸尖酸,凶巴巴地看着夏初,一想到自己儿子倒贴了夏初这么久,心里的无名火就升起了三丈高。

“不是离婚了吗?还不赶紧收拾东西滚蛋,等着吃晚饭呐!”

顾夫人单手叉腰,一手指着夏初的鼻子开骂。

夏初只是淡淡地看了她一眼,转身上楼去了。

半个小时后,她就收拾好了所有东西。

嫁给顾祁言时,她只带了一个行李箱,离开顾家,她依旧只有一个行李箱,至于顾祁言送给她的那些东西,她通通没拿。

那些东西,只会让她想到这两年来的不甘和委屈。

“你站住!”一直守在客厅的顾夫人见到她下楼,噌的一下站了起来,“给我好好搜一下,看她有没有藏着我顾家的东西!小门小户出来的,指不定手脚不干净!”

话音刚落,两个佣人就一拥而上,恶狠狠地抢过夏初手里的行李箱。

“里面都是我的东西!”夏初被顾夫人的举动恶心到了,苍白的小脸上染了几分怒气。

可楼上却传来一声冷笑,她顿时手脚微凉,不再言语。

顾夜宸面无表情地走下楼,看着缩着脑袋的夏初,眼神里都能喷出火来。

他当初怎么没发现这个女人这么水性杨花呢?刚跟顾祁言离婚,就迫不及待地搬出顾家,准备找下家了?

看着顾夜宸一步一步下楼,夏初的心也一点一点提到了嗓子眼。

行李箱里没什么贵重的东西,唯一一件重要的,她却不敢让他看到。

夏初心一横,猛地推开了两个佣人,“都离婚了,我没让顾祁言分我财产已经很深明大义了,顾夫人还要侵犯我的个人隐私,是不是太过分了。”

她抬起头,强装镇定地对上顾夫人的目光。

“你!”顾夫人怒气上头,指着夏初的鼻子就骂骂咧咧,“你算个什么东西!还想分我儿子的财产,两年了,我连个蛋都没看到,还有脸跟我说什么分财产,夏初,你的心是不是黑了……”

听着顾夫人难以入耳的话,夏初死死按着行李箱,不让佣人靠近半步。

“把她拉开,东西通通给我检查一遍!小贱人,还敢在我面前猖狂,你以为你还是顾家二太太呢!”

一想到儿子跟夏初离婚了,顾夫人心里就忍不住得意。

终于摆脱这个小贱人了,她必须要给儿子再物色个好的,也好在顾氏集团站一席之地!

“不可以!”夏初死死扒拉着行李箱,被两个佣人拉扯着,手指甲扣在行李箱的铝框上,很快就掰折了。

剧痛猛然袭上心头,痛得夏初眼泪直掉。

看着她狼狈不堪,本想做个旁观者的顾夜宸心里没有半点畅快,反而心疼不已。

“够了!”顾夜宸冷喝一声,吓得两个佣人立马松开了手,悻悻地退到边上。

顾夫人见状,心有不甘地说道:“顾夜宸,好歹我也是你妈,我这么做也是为了顾家,你拦着我干什么!”

“我妈早就死了,怎么?地狱太冷,你难忍寂寞?”

顾夜宸目光森冷,看得顾夫人心尖一颤。

“算了算了!我不跟你这个贱人计较!”顾夫人气得咬牙切齿,却不敢在顾夜宸面前放肆,只能气冲冲地离开了。

趴在行李箱上的夏初这才松了口气,刚一起身,整个人就被顾夜宸猛地扯进怀里。

咔哒!

行李箱被人打开,收拾整齐的衣服首饰一目了然。

其中,一条钻石项链赫然出现在顾夜宸的视线中。

“顾夜宸你松手!”

察觉到顾夜宸周身降低的气压,夏初身体微微一颤,心里只剩下一个念头:顾夜宸看到那条项链了。

她下意识想要推开顾夜宸,把项链藏起来,却被顾夜宸狠狠按在怀里,动弹不得。

“你,有什么资格把这条项链带走?”

顾夜宸从佣人手里接过那条钻石项链,语调阴森得可怕。

夏初闻言,小脸顿时一片苍白。

她有什么资格?!那本来就是她的东西,就算是顾夜宸送的,那也是她的!

“项链留下,你可以滚了!”

猝不及防的夏初被顾夜宸毫不留情地推开,她一个踉跄,连退了几步,后脚踢到行李箱,整个人往后一仰。
乖乖戴着玉势等我检查 农村寡妇小说
“啊!”夏初惊呼一声,却没等来顾夜宸的目光。

她心中一凉,双手往后一撑,勉强稳住身形,只是手心的嫩肉被尖锐的桌角磨得通红一片。

“项链是我的,你还给我!”

见顾夜宸将项链放进口袋,夏初眼眶顿时就红了。

那条项链是顾夜宸为她定制的求婚戒指的系列,只有她一个人有,当初她还没等到顾夜宸的求婚,就只能日夜守着一条项链,才不至于在漫长的岁月里崩溃。

她必须要拿回来!

夏初眸底闪过一抹坚定,不管不顾地扑向顾夜宸。

“我看你真是长本事了!”
顾夜宸狠狠抓住她的手腕,深邃的眼睛里满是怒气。

“谁教你抢别人东西的,嗯?”他眼神灼热地看着夏初,握着她的手逐渐加重力道。

夏初直勾勾地看着他的眼睛,眼眶微红,“那是我的,我的……”

那是她最后的念想,决不能让顾夜宸拿回去。

虚伪!顾夜宸见她眼眶泛红,眸底浮现出淡淡的恨意。

当初她不就是凭着楚楚可怜的模样勾引了顾祁言,成了顾家二太太吗?现在顾祁言跟她离婚了,还想勾引他?

他早就不是当初那个好骗的顾夜宸了。

“这本是要向你求婚的东西,既然你选择了顾祁言,那东西就应该还给我!”

顾夜宸面无表情地看着她,吐出的字犹如一把利刃,狠狠地扎在夏初的心上,疼得她喘不上气来。

她从来没有选择顾祁言,她心里的人,从始至终都是他顾夜宸。

深爱的话哽在嗓子里,却迟迟说不出口。

高高在上的顾总,如果知道当初救了他性命的肾是他最恨的人给他的,他怎么接受得了?

泪光在眼睛里打转,她咽下心中酸涩。

她怎么舍得顾夜宸这样骄傲的人,最终被一场病打败呢?

“送出去的东西泼出去的水,顾总家财万贯,难道还在乎这点东西吗?”

夏初声音微微发颤,嗓子干巴巴的,唯独看向他装着项链口袋的双眼隐隐发光。

顾夜宸见状,眸底划过一抹暗色。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http://www.xswww.net/22411.html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