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货架知识

公交车地铁bl肉(浪妇性史)最新章节列表

“这是最上等的补气丹了,像这种陈色的药丹,放眼整个青龙国,恐怕没几个药师能炼出来。”

闻芸将手里的药丹搁回袋子里,挑眉将凤锦栾看着,眼中满是欣慰的笑容。

“阿栾,你炼制药丹的能力提升了。”

“真的吗。”

凤锦栾佯装一脸激动地开口。

“我跟闻姨你学习炼丹制药几年了,一直得不到要领,可能就是经脉淤堵的缘故,如今,我经脉被打通了,这炼丹制药的本事便有所提升了。”

这一时半会儿,闻芸也想不到其他合理的解释,便信了凤锦栾的话。

“阿栾,这么好的药丹,真的要拿去集市卖了吗?”

闻芸看着手里的药丹,眼中忽然流露出了一丝不舍。

“这可是最上等的补气丹啊,有钱都不一定能买到,不如留着给你与两个孩子补补气血。”

“闻姨,从青龙国到天都城千里迢迢,咱们需要足够的盘缠。”

这种陈色的补气丹对于凤锦栾来说,是最低等的,只要有那几种药材,这种陈色的补气丹,要多少,她就能炼多少出来。

“路途艰辛,我不希望你跟麟儿麒儿在途中受苦,将这些药丹卖了吧,换了足够的银两,路上咱们能吃好一些,住好一些,而且,咱们还得置办一辆马车。”

“你刚才不是说,我炼丹制药的能力提升了吗,既然我的能力提升了,以后,我还能炼出比这更好的丹药,你不必舍不得这些补气丹。”

闻芸眼中的不舍这才消失。

“那你赶紧去将两个孩子叫醒,我去厨房烧饭,吃了饭,咱们就去集市。”

“闻婶儿,这个月的保护费,你打算什么时候交?你若是不交,可别怪我们哥儿几个对你不客气了。”

凤锦栾正领着两个孩子跟闻芸在厨房里吃饭,一道痞里痞气的声音从院子里传进了厨房。

“娘亲,别怕,我会保护你的。”

凤安麟的眉头瞬间皱成了一团,放下碗筷就要起身,凤锦栾一把拉住了他。

“闻姨,你待在屋里,看着两个孩子,我出去看看。”

凤锦栾不容置疑地将两个孩子交给闻芸,旋即一把抓起桌上的几只竹筷,大步走到厨房门口。

“怎么是你?”

“姓闻的呢?”

五名衣着称得上光鲜的年轻男人站在院子里,为首的男人手里扛着一根琅琊榜,勾着嘴角,痞里痞气的,见凤锦栾出现在门口,男子眼中浮现出明显的鄙夷之色。

凤锦栾的目光锁定为首扛着琅琊榜的男子,一眼就将男子认了出来。

梨花村村长的儿子周富,这狗玩意儿仗着自己是村长的儿子,经常在村里为非作歹,尤其喜欢欺负外来人口。

这几年,闻芸为了在梨花村生活下去,给这狗玩意交了不少保护费,以至于,他们现在才穷得需要卖药凑前往天都城的盘缠,原主更是没少被这狗玩意戏弄。

她不去找这狗玩意算账,这狗玩意却自己送上门来了,好得很。

“有什么事,跟我谈。”

凤锦栾嘴角轻轻一勾,眼中凝结出女修罗的冰冷
袋子里的这些丹药,虽然是用九龙乾坤炉炼的,但使用的的确是闻芸的丹药配方。

将丹药拿给闻芸看,凤锦栾完全不担心自己会在闻芸面前暴露。

“这是最上等的补气丹了,像这种陈色的药丹,放眼整个青龙国,恐怕没几个药师能炼出来。”

闻芸将手里的药丹搁回袋子里,挑眉将凤锦栾看着,眼中满是欣慰的笑容。

“阿栾,你炼制药丹的能力提升了。”

“真的吗。”

凤锦栾佯装一脸激动地开口。

“我跟闻姨你学习炼丹制药几年了,一直得不到要领,可能就是经脉淤堵的缘故,如今,我经脉被打通了,这炼丹制药的本事便有所提升了。”

这一时半会儿,闻芸也想不到其他合理的解释,便信了凤锦栾的话。

“阿栾,这么好的药丹,真的要拿去集市卖了吗?”

闻芸看着手里的药丹,眼中忽然流露出了一丝不舍。

“这可是最上等的补气丹啊,有钱都不一定能买到,不如留着给你与两个孩子补补气血。”

“闻姨,从青龙国到天都城千里迢迢,咱们需要足够的盘缠。”

这种陈色的补气丹对于凤锦栾来说,是最低等的,只要有那几种药材,这种陈色的补气丹,要多少,她就能炼多少出来。

“路途艰辛,我不希望你跟麟儿麒儿在途中受苦,将这些药丹卖了吧,换了足够的银两,路上咱们能吃好一些,住好一些,而且,咱们还得置办一辆马车。”

“你刚才不是说,我炼丹制药的能力提升了吗,既然我的能力提升了,以后,我还能炼出比这更好的丹药,你不必舍不得这些补气丹。”

闻芸眼中的不舍这才消失。

“那你赶紧去将两个孩子叫醒,我去厨房烧饭,吃了饭,咱们就去集市。”

“闻婶儿,这个月的保护费,你打算什么时候交?你若是不交,可别怪我们哥儿几个对你不客气了。”

凤锦栾正领着两个孩子跟闻芸在厨房里吃饭,一道痞里痞气的声音从院子里传进了厨房。
深宵喜酌po 一滴都不许漏爱吃糖的小麻雀
“娘亲,别怕,我会保护你的。”

凤安麟的眉头瞬间皱成了一团,放下碗筷就要起身,凤锦栾一把拉住了他。

“闻姨,你待在屋里,看着两个孩子,我出去看看。”

凤锦栾不容置疑地将两个孩子交给闻芸,旋即一把抓起桌上的几只竹筷,大步走到厨房门口。

“怎么是你?”

“姓闻的呢?”

五名衣着称得上光鲜的年轻男人站在院子里,为首的男人手里扛着一根琅琊榜,勾着嘴角,痞里痞气的,见凤锦栾出现在门口,男子眼中浮现出明显的鄙夷之色。

凤锦栾的目光锁定为首扛着琅琊榜的男子,一眼就将男子认了出来。

梨花村村长的儿子周富,这狗玩意儿仗着自己是村长的儿子,经常在村里为非作歹,尤其喜欢欺负外来人口。

这几年,闻芸为了在梨花村生活下去,给这狗玩意交了不少保护费,以至于,他们现在才穷得需要卖药凑前往天都城的盘缠,原主更是没少被这狗玩意戏弄。

她不去找这狗玩意算账,这狗玩意却自己送上门来了,好得很。

“有什么事,跟我谈。”

凤锦栾嘴角轻轻一勾,眼中凝结出女修罗的冰冷
天河镇是距离梨花村最近的集市,紧靠着华云山脉。

因为华云山一带各种珍稀药材丰富,前来此买卖药材的商客特别多,久而久之形成的一个十分热闹繁荣的集市。

“麟儿麒儿,累不累?”

四人沿着崎岖的黄泥路走了大概两刻钟后,凤锦栾停下脚步看着身边的两个孩子。

两个孩子热得一头汗水,脸蛋儿都是红扑扑的。

“娘亲,我不累。”

凤安麟用袖子擦拭了一下额头上的汗水,抬起头来,眼神坚定地看着凤锦栾。

“麒儿累了,娘亲背一下麒儿吧。”

“娘亲,我也不累,我还能继续走。”

瞧两个孩子分明很累,却故作坚强的样子,凤锦栾有些无奈地微微摇了摇头。

“闻姨,咱们到前面那棵树下休息片刻再走吧。”

凤锦栾伸手指了指前面不远处那棵伞形大树。

“这小兔崽子可真厉害,打我一掌,我胸口现在还在隐隐作痛,好在今儿个带了蒙汗药在身上,否则人没弄到,还会反遭了这小子的毒手。”

“你就别抱怨了,这小子功夫好,长得俊,一定能卖个好价钱。”

“大哥,这小子身上的衣料好像很贵,咱们抓了这小子,会不会惹上大人物。”

“不就是普通的绫罗绸缎吗,这种料子,稍微有点家底的人家都能穿得上,这小子若是世家子弟,出门在外,身边怎会没有护卫跟着,你别再胡思乱想了,咱们干了这么多票,哪回出事过。”

四人刚在树荫下歇了片刻,两道细碎的声音就传入了凤锦栾的耳中。

须臾,两名骑着马的男人出现在了她的眼前,其中一匹马的背上挂着一名跟凤安麟兄妹俩年纪差不多大的小男孩,小男孩好像昏迷了,一动不动地趴在马背上。

“娘亲,闻婆婆,那两个人好像不是好人,咱们要不要出手帮帮那个小哥哥?”

凤安麒朝马背上瞧了一眼后,抓着凤锦栾的袖子小声开口。

凤锦栾本不是那种爱多管闲事的人,可看了一眼身边的儿女,再想象一下那小男孩被卖掉之后的命运,她便觉得心里堵得慌,眉头跟着皱了起来。

“闻姨,照顾好麟儿跟麒儿。”

凤锦栾叮嘱闻芸照顾好两个孩子后,从树荫下起身,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http://www.xswww.net/22402.html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