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货架知识

主人把贱奶头揪得好爽 男朋友喜欢吸我胸怎么办

 我的心,顿时一痛。
    
    上一次在包厢得罪了富婆,张雯已经替我受罪了。这一次,不管卢勇想怎么对付我,我都不能把张雯再拖下水了。
    
    一回头,伸手就抓住了张雯纤细的手腕,苦涩的说道:“张总,我走就是!”
    
    张雯微微撇了我一眼,淡淡的说道:“江华是我介绍进来的,希望卢经理看在我的面子上,放他一马!”
    
    小平头有些诧异的看了我一眼,大约也没想到,张雯会替我出头吧。哼了一声,说道:“那卢勇你怎么说?”
    
    卢勇眼睛微微转了一下,明显张雯的面子,也是要给的。摸着自己的额头说道:“这样吧,让他用烟灰缸砸自己三下,出血了就行。我要求不算过分吧!”
    
    我心里本能的是不想屈服的,我又没做错什么,凭什么用烟灰缸砸自己?
    
    但是,迎着张雯为难的神色,我的心软了。我要是真这么走了,那我就背定了调~戏唐小沫,还殴打上级的黑锅。
    
    我要留下来,找个机会,把事情调查清楚,为自己洗刷冤屈。
    
    我微微吸了口气,松开了张雯的手腕。抓起桌上的烟灰缸,朝着自己额头用力的砸了一下。
    
    顿时,一道红色的血迹,就渗透了出来。
    122abueihsn.jpg
    虽然很痛,但是都没唐小沫的背叛来的厉害。微微看了低着头的唐小沫一眼,又砸了第二下。
    
    脑袋嗡的一声,身体都跟着晃了一晃。
    
    张雯紧紧的抿着嘴唇,神色有些担忧的看着我。
    
    我咬咬牙,卯足力气,烟灰缸再次砸向自己的脑袋。
    
    砰!
    
    一声闷响,烟灰缸都裂开了,鲜血也流得更多了,很快让我眼前都变成了红色。我抹了一下额头的血迹,平静的看着卢勇:“卢经理,满意了吗?”
    
    卢勇也没想到我这么狠,连烟灰缸都能砸碎,眼皮抽搐了一下,哼道:“好了,看在张总的面子上,就算了。以后做人眼睛放亮一点。”
    
    “都出去吧,这事到此为止。谁要再闹,就是不给我面子。”小平头淡淡的挥了下手。
    
    大家都低着头离开了办公室,我捂着额头朝着卫生间走去,用凉水清洗着伤口。
    
    突然,身后递来一张手绢:“擦一擦,我办公室有药!”
    
    说完,张雯就离开了卫生间,我拿着带着清香的手绢,咧了咧嘴,真他妈的疼啊。
    
    用手绢把血迹擦干净后,又用洗手液把手绢洗的干干净净的。下到二楼,来到了张雯的办公室。
    
    房门虚掩着,我就推开走了进去。张雯蹲在地上,裙子绷得紧紧的,纤细的腰肢和丰满的臀部,看起来像是成熟的蜜桃一般。
    
    张雯手里拿着一些药棉,回过身来,没好气的说道:“挺有能耐啊,才刚上两天班,就和卢勇抢女人!”
    
    我尴尬的笑了下,坐在沙发上也不吭声。心里暖暖的,张雯虽然对我冷冰冰的,但是却在关键的时候,替我出头。
    
    而唐小沫,虽然温柔,漂亮,但是却在我被公司开除的时候,只是低着头,连帮我说一句公道话的勇气都没有。
    
    张雯走过来,弯下腰,用酒精帮我清洗伤口。低领的衬衣下,两团白皙的硕大,十分惹眼。
    
    我下意识的吞了下口水,呼吸也急促了起来,要是能摸一摸就好了。
    
    张雯也察觉到了我的小动作,狠狠的剜了我一眼:“都伤成这样了,还不老实?”
    
    我嘿嘿笑了下,心里觉得甜蜜蜜的,伸手抓住了张雯的手腕:“刚才谢谢你帮我出头!”
    
    张雯挣扎了一下,就缩了回去,冷漠的脸蛋绯红了一下,冷声说道:“不用谢,你是我手下的员工,我自然会护着你。要是你再沾花惹草,我才懒得管你!”
    
    张雯的话,让我怔了了怔,抬起头来:“仅此而已?”
    
    张雯羞恼的瞪了我一眼,帮我额头上贴了一张创可贴,说道:“那你还想怎样。以后老实一点,别忘了我们的约定!”
    
    我心里莫名的难受了一下,是啊,我和张雯只是假装夫妻而已,两年后要自己找个理由离开的。
    
    我有些焉焉的站了起来,撇撇嘴说道:“那,张总,我出去了。”
    
    张雯没有吭声,把沙发上的药棉收拾了一下,自顾回到办公桌后坐下。
    
    我把清洗干净的手绢放在办公桌上,有些失落了离开了张雯的办公室。
    
    在更衣室换了一身干净的工作服,坐电梯来到了八楼。我还得在客房部顶替两天,等到原来的人来了,才能交差。
    
    唐小沫背靠着墙壁,心不在焉的拽着对讲机,红润的嘴唇抿得紧紧的,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
    
    见我从电梯里走了出来,神色愧疚的看了我一眼:“江华,我….”
    
    我微微笑了下,摆摆手,说道:“谢谢你,给我上了一课!”
    
    唐小沫脸色骤然变得苍白起来,眼中有晶莹的泪花在闪烁:“我….对不起!”
    
    我呵呵笑了下,心里还是有些隐隐作痛,强作淡定的说道:“没什么,我不会放在心上的。”
    
    唐小沫低着头,小声的哽咽了一阵子,才红着眼睛问道:“那…我们以后还能是朋友吗?”
    
    迎着唐小沫梨花带雨的脸庞,我平静着面孔,转身离去。
    
    一整夜下来,唐小沫都有些情绪低落,而我站在自己的岗位上,尽职尽责的做自己的事情,没有再和唐小沫说话。
    
    下班以后,我一个人迎着夜风,骑着自行车回到了公寓小区。
    
    进去之后,张雯坐在沙发上看杂志,见我进来了,随手丢在一边,淡淡的说道:“你是怎么得罪卢勇的?”
    
    我苦笑了一下,一屁股坐在沙发上:“经过你不是知道了吗?”
    
    张雯幽幽的看了我一眼:“你认为我会相信卢勇的鬼话?”
    
    我忍不住有些激动了起来:“你相信我?”
    
    张雯冷哼了一声,不屑的说道:“你虽然有些好色,但是为人还算正直。而且胆小懦弱,应该不至于调~戏唐小沫!”
    
    我顿时无语,哑然的说道:“原来我在你心里就是这个样子?”
    
    张雯柳眉挑了挑,反问道:“要不然你以为呢?”
    
    我像是泄了气的皮球,斜靠在沙发上,怏怏的说道:“唐小沫的弟弟得了白血病,卢勇借了五万块给她。条件就是陪卢勇一晚,你昨晚上来找唐小沫的时候,卢勇就在厕所里,想对唐小沫动手动脚的。后来,又在房间里,要对唐小沫用强,我看不下去了,就打了卢勇。只是没想到,唐小沫会反咬我一口。”
    
    张雯微微眯着眼睛,淡淡的撇了我一眼,说道:“事情原来是这样啊。难怪唐小沫这么拼命的上班,从不休息,原来有个白血病弟弟。想必,卢勇肯定威胁了她,才会那样说的。现在唐小沫也应该下班了,我们去她家看看,能不能帮上什么忙!”
    
    其实,一大晚上下来,我心里对唐小沫的怨恨,已经消散了不少。
    
    站起来,暗暗叹了口气和张雯一起走出了公寓。
    
    唐小沫的廉租房,就在公寓后面一点,只隔着一片围墙。
    
    当我们来到唐小沫门口的时候,敲了敲门,里面却没有反应。
    
    我心里不由得担心了起来,喊起了唐小沫的名字:“小沫,小沫,我和张总来看你了!”
    
    但是,喊了好几分钟,里面还是没有人应声。难道唐小沫搬家了,这没道理啊?
    
    这时,楼上一个老头子探出脑袋来冲我两喊道:“别喊了,楼下那丫头弟弟快不行了,刚送去医院抢救了!”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http://www.xswww.net/22348.html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