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货架知识

bl乳尖play文_小妖精和你那真紧湿透了

 换上一身职业装的张雯,气场更足了。黑色包臀裙下,是一双被烟灰色丝袜,紧紧包裹的修长美腿。
    
    酒红色短发,配上干练的职业装,将她玲珑有致的身段,完美的衬托了出来。
    
    高贵而冷艳的气息,让男人一见,就会忍不住产生想征服的欲~望。
    
    我怔怔的看了张雯一眼,心里突突的跳着。这样漂亮而成熟的女人,对我这种刚从学校出来的初哥,杀伤力是巨大的。
    
    特别是小西装下的白色衬衣,开口比较低。若隐若现的白皙,让我的喉咙滑动了一下,狼狈的吞了下口水。
    
    张雯有些厌恶的看了我一眼,动人的脸蛋绷得紧紧的。我立即低下头去,像是做错事的小孩子。
    
    刚才那慌张的一瞥,也终于知道了她的身份:盛唐俱乐部—执行经理。
    4rmx03leoi3.jpg
    张雯淡淡的哼了一声,说道:“从今天起,你就做服务生,底薪一千五,有提成,可休假两天。有什么问题吗?”
    
    张雯说话的口气,非常的公式化,像和我只是陌生人一般。
    
    我赶紧摇摇头,一千五的工资已经很高了。我没什么本事,也没有学历,对这份工作非常的满意。
    
    “小秦,带江华去领一下衣服!”
    
    张雯对着一个正在拖地的服务生吩咐了一句,就踩着高跟鞋,叮叮了上楼去了。
    
    旁边的服务生立即放下手中的活计,朝我客气的笑了下:“跟我来吧。”
    
    在后勤处登记了一下,我领了两套工作服,白衬衣,黑马甲,还带领结那种。
    
    我换上之后,那服务生拍了拍我的肩膀:“哥们,可以啊,长的挺帅的,身材也高大,好好干,有前途!”
    
    我礼貌的摇摇头,微笑道:“哪里,我刚来,什么都不懂,还请多多指点!”
    
    那服务生笑了笑:“客气了,兄弟。你叫江华是吧,我叫秦浩然!”
    
    我立即点头:“浩然哥。”
    
    “呵呵,那边有拖把,拿来做卫生吧。我会教你一些基本的东西。”叫秦浩然的服务生一边带着我做卫生,一边讲解起俱乐部的规矩来。
    
    第一:就是不能顶撞客人,哪怕是要打你,也只能忍着。当然,老板会帮你解决这件事。你如果和客人动手了,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第二:不能和场子里的女孩子发生任何关系,要是被老板知道了,后果会很严重的!
    
    第三:更不能和女客人之间发生任何的感情纠葛,破坏了场子的名誉,就不是开除那么简单了。
    
    秦浩然还说了一些细节,比如女客人大方的,会拿一些小费,这个是可以收的。场子里还有一些社会人员,是老板请来看场子的。尽量和这些人保持距离,更不要得罪他们。
    
    秦浩然说的,我都一一记在了心里。只想踏踏实实的干好这份工作,攒点钱让辛苦了一辈子的父亲日子好过一点。
    
    六点过后,陆陆续续的有客人来了。秦浩然带着我上了两次酒水后,就让我自己单独做事。
    
    我记忆力一直很好,所以大半夜下来,一点也没出错,秦浩然满脸惊讶的直夸我聪明。
    
    随后,又让我把两瓶红酒,送到楼上208号房间。
    
    我推门进去以后,坐着一个光着膀子的男人,胳膊上纹着凶悍的纹身,叼着烟正在和旁边的一个珠光宝气的女人说着什么。
    
    我微微弯了下腰,恭敬的说道:“您好,打扰一下,您的酒水来了!”
    
    那纹身男子头也没抬,哼道:“行了,放桌上吧!”
    
    我放好酒水,正欲转身离开,身后响起那珠光宝气的女人声音:“等一下!”
    
    我立即转身,满脸微笑:“太太,您有什么吩咐?”
    
    那女人可能五十来岁了,一双小眼睛上上下下的打量了我一眼,像是在挑选一件货物一般:“小哥,出去一次多少钱?”
    
    我愣了一下,随即醒悟过来:“不好意思,太太,我只是服务生。”
    
    那富婆意味深长的笑了下,拍了拍桌上的烟盒:“抽支烟,坐下再谈!”
    
    富婆肯是认为我在等她说价钱,所以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
    
    我摇摇头,委婉的拒绝:“我不会抽烟。”
    
    旁边纹身男的神色,隐隐不善起来,一双凶狠的眼睛,幽幽的盯住了我。
    
    富婆轻轻的笑了下,不以为意:“那喝杯酒?”
    
    我从小连学费都是凑的,哪里喝过酒啊:“我不会!”
    
    纹身男蹭的下就站了起来,凶光毕露:“你他妈的什么都不会,还当什么服务生?吃屎会不会?”
    
    我有些紧张了起来,倒不是说怕纹身男,而是不想惹事,丢掉这份工作。
    
    纹身男见富婆没有吭声,一步就窜了过来,一脚踹向我的小腹:“跪下!”
    
    我心里有些愤怒了起来,感觉纹身男和富婆实在太欺负人了。往旁边闪了一下,纹身男一脚踹空,踹在了茶几上面。
    
    砰的一声,酒瓶爆裂,碎片把富婆白皙的大腿都划出了血痕。
    
    富婆没有半点惊慌,拍了拍大腿上的玻璃渣后,她淡淡的看了我一眼,说道:“把你们经理叫来!”
    
    我心里更加慌张了,我们的经理就是张雯。只要一想起她冷冰冰的面孔,我就心里发虚。急忙道歉:“对不起太太,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草你妈的,逼崽子!”
    
    纹身男见富婆大腿破皮了,眼中的凶光更浓,抡起一个空酒瓶子,就朝着我头上砸了下来。
    
    我虽然心里慌张,但是也没傻到任别人打的地步,一下子就抓住了纹身男的手腕,有些反感的说道:“我已经道歉了!”
    
    纹身男憋得满脸通红,却奈何不了我。因为我从小就跟着父亲干农活,别的没有,力气倒是有一把。
    
    这时,一道高挑的人影走了进来,我下意识的回头,竟然是张雯。
    
    满脸的冷意,呵斥道:“江华,撒手!”
    
    我心里委屈无比,别人要用酒瓶砸我,难道我自我防卫一下就不行吗?
    
    纹身男见我视线转移了,立即一拳砸在我鼻梁上。我身体一个趔趄,就退了一步。暗暗捏了下拳头,但是看见张雯冷漠的面孔时,又松开了。
    
    张雯冷冷的扫了我一眼,怒道:“还愣着干什么,滚出去!”
    
    我耸塌着肩膀,捂着已经流出鼻血的鼻子,有些憋屈的走了包房。
    
    没走多远,包房里就传来的纹身男的声音,我不由得停下了脚步。顺着虚掩的门缝,看见了让我痛心的一幕…..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http://www.xswww.net/22332.html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