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货架知识

拨开花唇滑动/你叫的真好听大声点我喜欢

 少妇脸上顿时浮现了一抹喜色。
    
    毕竟如果真怀孕了,她还真找不出孩子父亲是谁,总不能把几十口子人喊一起开个辩证会吧?
    
    而且,当男子报出自己的姓名后,四周围观群众之中,也是纷纷而言。
    
    “我听说过这个林医生,听说是风山医院最好的医生,好些大官都请他看病的。”
    
    “对对,应该就是那个,没想到这么年轻,人还这么好。”
    
    赞美之言不断。
    
    这林莫眼中满意不已,在撇那少妇,望着自己的目光中带着崇拜,更是得意不止,不过他掩饰的极好,看不出别的端倪来,看向秦宁,笑道:“我医术虽然平平,但也能看得出这位小姐并没有怀孕,你这骗人的手段太有些儿戏了,不过看你这么年轻,也就不报警了,说吧,你要多少钱?我给你,但是不准在骗人了。”
    
    秦宁挑了挑眉。
    04jey1zkvnr.jpg
    这范硬是要的。
    
    瞧瞧四周,看着男子的目光都带着敬佩!
    
    秦宁笑嘻嘻的摇了摇头,如果这男子不是奸佞之相,眼里的鄙夷和嘲讽能在收敛点,他都会被感动了,故所以退了一步,道:“我看相解难,也只收客人的卦金,你的钱,我可收不得。”
    
    相师这一行的从业者,对卦金十分讲究。
    
    钱多钱少看双方心情,但必须要有,而且必须求卦人亲自给,这是因为相师一入红尘,必然是因果缠身,为了不被不必要的因果惹来不必要的麻烦,第三人交的卦金,哪怕是至亲之人,相师一般都会选择拒绝,而是要求求卦人亲自交付。
    
    当然,特殊情况除外,不过这种特殊情况,相师一般也不会选择收取卦金。
    
    听得秦宁不收钱,林莫眼中闪过一抹寒光,不过很好的掩饰了下去,而是好笑道:“你这骗子,还真打算死撑下去?”
    
    秦宁笑嘻嘻的一挑行李包,道:“我不是骗子,看卦看的是缘分,我和这位美女缘分已尽,那我就告辞了,好自为之吧。”
    
    说罢。
    
    便是转身就走。
    
    “慢着!”
    
    眼看秦宁要走,本是要踩着秦宁提高自己名声,获取美人芳心的林莫心头更是不满,出口道:“你口口声声说自己不是骗子,那我给你一个机会证明自己,你给我算算相怎么样?”
    
    “你?”秦宁转过身来,好笑的看着面前林莫,打量了一眼,道:“也好,不过卦金就算了。”
    
    “为什么?”林莫双手抱胸,语气带着几分的戏虐。
    
    秦宁笑道:“我们这行有规矩的,将死之人的卦金不收,大祸临头的不收,再无好运的不收,你是个医生,本来天庭饱满,山根红润,又救死扶伤,是个典型的富贵之相,可你偏偏沉迷酒色,在烟花之地流连忘返,在看你子女宫若隐若现,却又呈青暗之色,想来多个腹中孩子亲手被你扼杀,啧,你心够狠的,不过这个你不用担心,打胎不用负法律责任的,但是!”
    
    他的话说到这,便是顿了顿。
    
    林莫的脸色则是一变,不过他很快又是掩饰下去,但眼中还是时不时的闪过惊慌失措。
    
    秦宁咧嘴一笑,玩味的说道:“你损阴德的事做的太多,致使你命宫已改,劫难将至,你这辈子今后在无好运,而且,你多次强迫你的女病人,牢狱之灾,是免不了了。”
    
    秦宁说完后。
    
    周围人看着男子的目光多多少少带了些变化。
    
    林莫面红耳赤,但他又是遮掩下去,冷声道:“骗子就是骗子,行骗不成恼羞成怒了是吗?”
    
    经他这么一说。
    
    周围人才是想起,秦宁是个骗子,信不得。
    
    于是纷纷又是鄙夷不已。
    
    行骗不成就侮辱人,这人品太败坏了。
    
    秦宁自然不会跟这些人解释什么,相师被人质疑早已经是家常便饭的事了,再者打着这一行大旗行骗的也是数不胜数,要真是计较起来,秦宁觉得自己未老先衰都是轻的,他笑嘻嘻的摆了摆手:“该说的已经说了,信不信那是你的事了。”
    
    说罢,他便要离开这里。
    
    可是林莫哪里容的秦宁离开?当下冷笑道:“想走?看你出口成章的,想来已经行骗不少次了吧?我看你还是去看守所好好改造改造吧,大家伙拦住他,这种骗子现在越来越张狂了,不能轻饶。”
    
    四周吃瓜群众的正义感还是有的。
    
    尤其是他们觉得还被秦宁耍了一道。
    
    所以林莫振臂一呼,当真是一个个的把秦宁给围住了。
    
    但这时候,一个叫嚷嚷的声音在人群后方响起:“都让开,让开!”
    
    只见一个身材发胖,看起来四十多岁的土老财打扮的男子不断推开人群往里面挤,这男子倒也有几分力气,不多时就挤了进来,二话不说抱住了秦宁:“老弟啊!真的是你啊,你师父说你一准儿来云腾了,我早饭没吃快马加鞭就来了,老弟,你放心,到了老哥我的地盘,我保你彩旗飘飘,一会儿咱们水晶宫,大宝剑走起。”
    
    “你个老瘪三!滚!”
    
    秦宁满脸黑线,一脚将抱住自己的胖子踹了出去,骂道:“娘希匹的,姓黄的,你个老瘪三,怎么哪都有你?”
    
    黄山,诨号黄瘪三,四十多岁,泥腿子里爬出来的地主老财。
    
    秦宁五岁的时候,还没发迹的黄瘪三背着三只烤鸭上了大罗山,得到老瞎子指点,下山之后生意场上顺风顺水,十多年里一路火花带闪电的积攒了不菲身价,这厮知道老瞎子是个真正的陆地神仙,故所以年年都去大罗山孝敬,次次都和秦宁吹牛胡侃,更是次次拍着胸口保证瞒着老瞎子偷偷带着秦宁下山大宝剑。
    
    结果这老瘪三次次失约。
    
    故所以被秦宁直接划入了黑名单之中。
    
    老瘪三被一脚踹在地上,只拍了拍屁股就站了起来,还没死皮赖脸在贴上去,一旁那拿着手机要报警的林莫走上前,有些惊疑不定:“黄总?”
    
    “你谁啊?”
    
    老瘪三横了他一眼,不悦问道。
    
    林莫忙是道:“我是咱们集团下属医院的林莫,前些天您去医院视察,我们见过的。”
    
    “哦?”黄瘪三想了想,随后不耐烦的摆了摆手:“不认识。”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http://www.xswww.net/22119.html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