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货架知识

从背后握住她晃动的双乳-把腿扒开她的黑森林好深

 我此刻心里,像是有一团汹汹的火焰在燃烧,眼睛都变得通红起来。张雯说的话,哪里能听得进去。
    
    喘着粗气,朝着张雯成熟漂亮的娇躯搂了下去,脑袋也下意识的想要亲吻张雯诱人的小嘴。
    
    但我刚刚搂到张雯的香肩,胸口就响起了一阵噼啪的声音,随着电流的涌动,我浑身肌肉一阵收缩,昏迷前的最后一道意识是,妈的,忘记张雯带电枪了。
    
    幽幽醒来的时候,人已躺在公寓的沙发上,浑身的肌肉,还处于酸软状态,勉强撑着爬了起来,无力的喊道:“张雯,张雯…”
    
    张雯穿着连衣裙,从厨房里走了出来,手里还拿着一把菜刀,皱着眉头:“鬼叫什么?”
    
    我尴尬的笑了下,又看了看张雯手中的菜刀,厚着脸皮说道:“不好意思,之前被下药了,不过你可是我明媒正娶的媳妇……
    
    张雯冷漠的小脸微微一红,咬着牙齿说道:“江华,你是不是脑子坏掉了?”
    3uf3v5f3zg1.jpg
    我可怜兮兮的摇摇头,弱弱的说道:“不是啊,我记得芬姐给我吃了一粒药,你又电击了我一下,我担心自己废了,所以嘛,让你刺激我一下,看还行不行?”
    
    张雯冷冷的哼了一声,不耐的说道:“不行最好,免得整天给我丢人现眼的。”
    
    我顿时觉得很受伤害,委屈的说道:“换洗的衣服也行啊,要是真废了,你们张家就绝后了!”
    
    “你….”张雯扬了扬菜刀,恨恨的哼道:“恶心,在楼上的卫生间里!”
    
    “谢谢老婆…”我一溜烟的就朝着张雯的房间跑去。
    
    隐隐听到身后,张雯极力压着怒意的声音:“再胡言乱语,就滚出去!”
    
    十分钟后,我神清气爽的吹着口哨从楼梯上走了下来,张雯已经做好了晚饭,坐在椅子上淡淡的扫了我一眼:“又干坏事了?”
    
    我面色一窘,讪讪的说道:“不试一下,怎么知道枪支还能不能用!”
    
    “闭嘴,吃饭!”张雯冷着脸说道。
    
    “好…”
    
    我看了一下桌子上,一条红烧小黄鱼,一盘鸡蛋西红柿,还有一碟凉拌黄瓜。
    
    不仅很香,卖相也很好,立即食欲大动,盛了一碗饭,呼呼的吃了起来。
    
    一碗大米饭下肚,感觉身体也舒服了不少,偷偷的看了一眼,小口小口吃饭的张雯:“那个,中午谢谢你啊!”
    
    张雯放下筷子,优雅的擦了擦嘴角:“你心思都写在脸上,你以为我不知道你想干什么?芬姐,在圈子里是出了名的变态,你能站着出来,算你祖坟烧高香了!”
    
    我心里微微一暖,有些惭愧的说道:“我是不是很贱?”
    
    张雯看了我一眼,淡淡的说道:“只能说你太幼稚!”
    
    虽然被责骂,但是我心里却感到很温暖,很开心,腆着脸皮说道:“那以后多教教我啊,乖老……!”
    
    ‘婆’字还没出口,张雯咬了咬银牙,气的硕大的白皙,不断的起伏着,看得我胸口一阵阵的灼热。冷声说道:“江华,我最后警告你一次,你要是再叫我…..那个。你就给我从公寓滚出去,也别在盛唐上班了。我们的约定,你都忘了?”
    
    我缩了缩脖子,小声嘀咕着,我倒是想忘,是你记性挺好的嘛。
    
    张雯见我碎碎念的样子,不仅又好气又好笑,一拍碗筷:“吃饱了,收拾干净!”
    
    “遵命…..”
    
    我欢喜的把剩下的饭菜一扫而空,哼着小曲,把厨房收拾得干干净净的。
    
    正准备回房间睡觉,张雯冷着脸站在走廊上看着我:“你的小情人让你出去一趟!”
    
    我有些摸不着头脑,下意识的问道:“什么小情人?”
    
    “唐小沫,在公寓门口等你!”
    
    张雯说完,砰的一声就关上了房门,我心里暗暗一乐,是不是冷冷冰冰的大老婆吃醋了?
    
    我踏着拖鞋,走到了公寓门口。路灯下,唐小沫背对着公寓的方向,低着头心事重重的样子,在原地走来走去。
    
    我心里微微一动,急忙走了几步:“小沫!”
    
    “江华!”
    
    唐小沫见我出来了,眼眶一红,一下子就扑进了我的怀里,脑袋贴着我的胸口:“你下午怎么没来上班,张总说你生病了,我好担心啊!”
    
    我有些愧疚的揉了揉唐小沫的头发,低声说道:“没事,就是有些头晕,现在已经好了。”
    
    我昏迷了一下午,醒来的时候,又惦记着自己的宝贝废了没有,差一点把正事都给忘了。卢勇只给了三天的时间,现在已经过去一天了,五万块还没着落呢!
    
    想到这里,心里不由得也有些焦急了起来,但是脸上却看不出来,温柔的问道:“卢勇,没来纠缠你吧?”
    
    唐小沫抿了抿嘴巴,不高兴的说道:“来了一次,提醒我记得还钱。江华,你看这样行不行,我去医院把血卖一些,应该能换不少钱吧?”
    
    我心里一疼,唐小沫本来就瘦弱,要是真的把血抽一些出去,那不是要她的命吗?
    
    我捏着唐小沫有些冰凉的小手,严肃的说道:“肯定不行啦。我说了钱的事情,我来想办法,听话,乖乖的,什么都不要想,一切交给我!”
    
    唐小沫弱弱的点了下头,在我怀里依偎了一阵子,才说道:“实在不行,我们一起走吧,离开这里。一起上班,一起挣钱给可可看病!”
    
    看着唐小沫温柔娇羞的脸蛋,我心里荡漾了一下。要是半个月前,我碰到唐小沫,她这样说的话,我肯定毫不犹豫的点头答应下来。
    
    但是,现在我心里已经有了张雯的影子,肯定不放心她一个人在省城。
    
    暗暗叹了口气,在唐小沫精致的鼻子上刮了一下:“傻瓜,没必要这么做。我会处理好的,你先回去吧,可可一个人在家呢!”
    
    “那…好吧。明天见了!”
    
    唐小沫依依不舍的挥了下小手,我目送她走进了昏暗的巷子里,才有些心情复杂的回到了公寓里。
    
    晚上睡得不太安稳,心里惦记着钱的事情。琢磨着,明天去医院问问,我的熊猫血应该挺值钱的,只不过上次抽了不少出去,不知道自己还抗不扛得住!
    
    第二天早上,我换了衣服后,向沙发上看报纸的张雯说道:“我有些头晕,想去医院检查一下。中午,我自己去上班!”
    
    张雯穿着宽松的睡裙,白皙的胸口一条深深的事业线,非常诱人。微微扫了我一眼,淡淡的说道:“你上午哪儿也不准去,等我回来!”
    
    说完,就转身上楼,很快就换了一身休闲的衣服下来。
    
    我有些不解,看向张雯问道:“你也要出门?”
    
    张雯抓起车钥匙,一边穿鞋一边说道:“不关你的事,等我回来就好!”
    
    我心里疑惑无比,不知道张雯是不是察觉到了什么。但是,还是很顺从的说道:“嗯,那我看电视!”
    
    张雯走了以后,我坐在沙发上呆了一阵子,也没心情看电视。就去楼上把张雯的衣服洗了,一件一件的晾在窗户上。
    
    然后把楼上楼下的地板拖了一遍,刚刚收拾完毕,张雯也推门走了进来。
    
    手里拿着一摞报纸包裹好的东西,放在茶几上:“五万块,拿去吧….”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http://www.xswww.net/22107.html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