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货架知识

2021最新排行榜(两根硕大挺进她的身体第章)合集列表

她从六岁认识他开始就对他有着莫名其妙的好感,不过也仅限于好感。一直在他身边像只跟屁虫一样。

他的朋友都笑他有个只比自己小几年的女儿。

那时候她还不叫顾安安,她叫顾晴安。

是那场不知道是蓄意还是天意的火灾让薄家人起了警觉,说身为顾家遗女的她可能会受到别人觊觎,得换个身份继续生活下去才能安全。

于是她就改名为顾安安,一生顺遂平平安安,她是这样希望自己的。

银制叉子叉住一块牛肉递到她眼前,打断她莫名其妙陷入回忆中的思绪,她抬眼看了看叉子的主人,神情中透露出些许疑惑。

“吃吧。”薄靳安再一次扬扬手中叉子,“你不饿?”

饿肯定是会饿……但是她再饿也不会吃他手中的那块!!

太羞耻了……顾安安转过头悄悄的瞄瞄餐厅里的人流。

虽然並没有人看,但是这件事简直就不合符常理……“唔!”顾安安猛地捂住嘴巴,瞪向慢条斯理地收回叉子的薄靳安。

这人怎么能偷袭!

接受到瞪视的薄靳安回视过去,薄唇上勾起一朵明艳笑花。

还要是那种慵懒、媚态毕现的笑。

哎哟天,她对美颜毫无招架之力。

顾安安垂下眼,不再看他。

让薄靳安继续这样闹下去可不是一件好事,她得让薄靳安让她产生反感不再提结婚的事。

首先从这顿饭开始。

打定了主意的顾安安拿起面前的刀叉,对他怪异的笑了笑。

然后一刀下去——

刺耳的噪音从她手下传出,薄靳安不禁皱了皱眉。

她根本没有在切牛排,她这样,简直就是锯盘子。

难道她以为这样就能让他产生厌恶感?那真是对不起,他反而觉得她可爱。

也许是脸加分的问题吧。

修长的手指按住她的手腕,手指的主人取走了她的盘子,换上一盘已经切得整整齐齐的。

“不会切也没问题,”薄靳安没有对她的动作表示任何的不快或者觉得丢脸,从容自若的继续道:“这些粗重的活,以后我来做便是了。”

薄总情话技能Max!

这这这……要怎么玩啊!

计划行不通的顾安安选择挑明来说,她必须告诉薄靳安,她的身世和身份,绝对没有可能配得上他。

“薄总真的,要结婚的话多得是女人想要缠上你。”顾安安双手紧握抵在下巴上,皱起眉头认真的跟他说,“我只是一个父母双亡的孤儿,配不上薄家的。”

虽然有点心疼自己,也想骂自己为什么不答应下来,非要跟他说清楚。

她也很讨厌自己为什么要保持理性,为什么不能像个小白花一样无脑过日子。

既然大佬都不在意了,她为什么还要这么倔。

顾安安心中虽然懊恼,但也知道现实肯定不会让她过得这么好。

薄靳安疑惑地发出一个单音节,“为什么?”

“我不在意你的身世,也不在意你背负着什么。”

“我只想要你。”

顾安安蓦地喝了一大口红酒,握住水晶酒杯的手微微发抖。

不能再讨论这个话题下去了,她会招架不住的。

她倏地站起身,低声道:“薄总,让我再想想。”她沉默了一下,又道:“我先离开,薄总慢吃。”

薄靳安抓住她的手,“我陪你回去。”

“不用了。”

身后温热气息瞬间袭来,腰间被人一拦,她眼中的世界一眨眼间便颠倒了。

“你干嘛!”顾安安倒抽一口凉气,尖叫着问。

薄靳安的视线淡淡落在她努力用遮暇想要把瘀血遮住,但是还在肿着的脚踝,“你扭到脚了,别走那么多。”

顾安安顿时有些不自然的缩缩脚。

这都让他发现了吗?

“去医院。”

……

脚踝上的遮暇和粉底粉被哭笑不得的小护士用卸妆水抹去,“这样藏着掖着是不行的。”

顾安安有些尴尬,她知道这样做对自己的伤其实并无好处,但是她更清楚的是,要是她不把这个伤口遮掩起来,今天上班的时候该有会有很多人在背后说三道四了。

她能够想象到那些人在她背后说的话有多么难堪,就像梗在喉头的刺一样。

“本来你的腿已经有旧患,再加上现在这么一扭,还是尽量不要走动为妙。”小护士把冰袋敷在她的脚踝上,细心嘱咐道:“要是不用活动的时候,就把你的脚抬到腰部以上的地方。”

“一会儿我会帮你包扎一下,回到家之后你要换绷带的话就尽量调整好松紧度,不要太松也不要太紧,”护士见她一脸疑惑的样子继续解释道:“太松的话很容易掉下来,太紧的话脚趾会肿起来,让血液流通得不好。”

原来是这样……她还以为绑的越紧越好呢。

顾安安听完护士的话抬头看了看薄靳安,自她进医院坐下来,他就一直在接电话,可是今天的行程明明就没有很紧,就算是行程临时有变,也该是先打到她这里,而不是薄靳安那里。

薄靳安站着的位置刚好背着光源,顾安安眯着眼睛看了一会儿才看到他用的是他的私人电话。

如果是他私人的事情的话,就不归她管了。

她朝薄靳安做了个手势,示意他可以先离开。

如果真的有要事的话,其实她一点都不重要啦。

薄靳安看了她一眼,摇摇头,转过身去继续和电话对面的人谈事情。

她隐隐约约好像听到了一个名字。

她好像听到了宋晞颐……那个跟她认识,而且经常在背地里坑她的“青梅”。

总的来说就是一个心机白莲花,偏偏她又长得像朵白莲花。

但愿只是一个同音的名字,而不是真的是宋晞颐这个人……

不过要是真的是宋晞颐,她也不会觉得意外。

毕竟宋家是薄家之外的大家族啊,双方互有联系是一件正常的事情。
要是她……

顾安安攥紧拳头,在心中无声地苦笑。

这一切都是命呀,她不该拥有的终究不会拥有。

等薄靳安掛下电话,而且不像是要继续打电话之后,她才小声道:“薄总我真的不礙事。”

薄靳安微垂着眼看她,薄唇上勾起一抹温暖的笑,“没什么重要的事,你可是我最重要的秘书,怎么能不重视你一点呢?”

我的天……顾安安猛地一捂脸。

怎么又被撩了呢!

“刚才护士说你不能太多的走动?”薄靳安思考了一会,“这些日子我都来接送你上下班吧。”

超大的馅饼砸到顾安安头上,她反而不敢接下来了。

这太亲密了吧?谁家的上司对下属那么好?

哦,她的上司就是一个。

顾安安咬咬唇,小小的摇摇头。

薄靳安不会真的想追她吧?她一直都只当他是总裁大爷一时无聊说的玩笑话,完全没当真。

她完全不知道她自己现在的样子跟一只又蠢又傻的兔子没两样,尽管她容色逼人的模样跟兔子没什么关系。

薄靳安忍住想伸手掐一掐她脸颊的想法,心情大好的笑道:“我很有空,反正只是开车。”

“我……”顾安安皱着眉努力思索拒绝薄靳安的籍口,手指不自觉的在空中划动。

这是她思考时的习惯动作,很多年了,也懒得改。

薄靳安盯着她的手指好一会,总觉得她的动作有点眼熟。

在他记忆里,好像有一个小女孩也会在思考的时候手指乱划……思考或者惊慌的时候表情也像一只又蠢又傻的兔子。

不过那小女孩最后……失踪了。

她怎么会是晴安呢?薄靳安在心中暗笑自己的胡思乱想,将搭在手臂上的西服外套披在她身上,顺势坐下来。

“我可不想让你再受伤下去。”

年轻的小护士好奇的瞅瞅他俩,手上的动作没停下来。

又秘书又总裁的,她已经能脑补出一百万字的霸道总裁爱上你了。

这个时候的小秘书肯定在犹豫,心里很想接受又不想麻烦到总裁!

而她这个神助攻这个时候就要出场了哈哈哈哈哈。

小护士咽了咽口水,按下激动的心情,佯装平静的道:“小姐你的腿的确不能走太多的路,就让那位先生接送你吧。”

被小护士突然出声吓了吓的顾安安愕然的瞄了小护士一眼,从小到大就不敢违抗医护人员的她扁了扁嘴,然后点点头。

“好的……如果不麻烦你的话。”

头发突然间被温柔的揉了揉,男人语调轻柔,“不麻烦。”

……

车上的气氛有点寂静,顾安安不知道能说些什么去缓和气氛。

平日会坐上薄靳安的车都是因为公事,一上车她就能自动自觉的报告行程商讨公事到下车,因为私事坐上他的车倒是第一次。

刚才去医院的那次不算,全程她都处于一个懵逼的状态。

欸!顾安安脑中突然灵光一闪,想起来一个人。
被全班人享用的校花 双生子的羁绊玩具
宋晞颐。

她不知道这个问题究竟该不该问,可是她就是想知道答案。

她一直都很讨厌宋晞颐这个人。

因为她从小到大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心机白莲花绿茶婊。

以前小时候蠢,老是被她哄进坑里,听她摆布做些长辈们不喜欢的事,而她呢?

她就装乖小孩去跟长辈们告状,然后宋晞颐天天都被称赞着说很乖啊很懂事,一点都不让人费心,顾安安就是一个常常捣乱的坏小孩。

幸好在长大一点之后,她停摆的脑子终于开始运作,有时候灵光起来还能反坑宋晞颐一把。

拜她的努力所赐,在八岁开始到顾家覆灭的那年,宋晞颐毁誉参半。

“刚才在医院的时候好像听到薄总在电话里面提起过宋家大小姐,薄总跟她认识?”她试探着开口,小心翼翼的观察着薄靳安的表情。

她自然是不希望薄靳安和宋晞颐走的太近,薄靳安长的帅又有钱又有权有势,肯定会是上流社会眼中的一块大肥肉,谁不想靠近他。

沉黑的眼瞳往她的方向轻轻移动了一下,顾安安甚至没有看清薄靳安是不是在看她,他已经把视线收回去。

“没有的事。”他说话的时候微微抿直了唇角,淡淡道:“只不过是个普通的朋友。”

这句话说的有些口不对心呀。

顾安安半信半疑的点点头,“只是平日不常听到宋大小姐会跟您扯上关系,所以才有些好奇……”

“唔。”没什么感情的发出一个单音节之后,过了一会儿薄靳安才笑着空出一只手揉了揉她的头发,“你还有什么想知道的,就问吧。”

就他刚才的表情,她还哪敢问些什么乱七八糟的问题呀?

顾安安扁扁嘴。

“那……为什么你选择追求我而不是别人呢?”

“明明我就不是那些出色的人。”

难道是薄靳安终于发现她的美貌,所以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

得了吧,这么自恋的话她也就敢想想。

薄靳安看了她一眼,温声反问:“你觉得自己真的有那么不好吗?”见顾安安毫不犹豫的点点头,他无可奈何的叹了口气:“为什么你会这样想自己呢?难道就没有人称赞过你吗?”

“我觉得,你很多事情都能做的很好,例如在公事上,虽然你的学历不是很出彩,可是你的办事能力比部分学历比你高的人都要好多了。”

“反正在你上任当我的秘书之后,我很少会因为公事上的问题而不愉快。”

他说着说着停下车,顾安安瞅了眼外面的景色,正好是她家的门口。

怎么这么快就到了,她有些郁闷。

正愣神间,肩膀突然间被搂住,男人身上烟草味的香水传入鼻端。

顾安安僵硬的被他拥着,头贴在他胸膛上,被逼听着他心跳的声音。

他的怀抱如她所想一般温暖。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http://www.xswww.net/21973.html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