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货架知识

少妇颤抖迎合(我解开岳内裤)最新章节

  “可是我放开了就会心情不好,心情不好之下,我脑子可能就会乱,脑子一乱就会无法思考,这无法思考就无法跟你沟通,你想我做的事情可能我也做不好……”

  一连串的话说出来,其中隐含着的满满威胁,让安暖想忽略都无法忽略掉。

  “你威胁我?”安暖沉下脸来。

  郁景煜忙捉住她的一根手指头,委屈的很,“我可不舍得,我就是实话实说!”

  “你!”安暖气的杀人的心都有了。

  但她想到了自己的计划,想到了自己的仇恨,最终她还是妥协了,最后只是冷冷的看着他,任由他捉着她的手不放。

  “我要进郁氏。”安暖沉声说。

  郁景煜倒是没有露出丝毫意外之色,他捉着安暖的手,心里就在想,为什么这个女人的手可以这么小,这么软乎?

  “郁景煜!”安暖沉下脸来,“你听见我说话了吗?”

  “听见了。”郁景煜一副不在意的样子,“我之前就觉着奇怪,你为何会答应徐娅嫁给我。如今想来,你是为了进入郁家,进郁氏。你想干什么?报仇?”

  安暖心下一沉,面色渐冷,“你还知道什么?”

  “你以为我还能知道什么?”郁景煜抬头,神色淡然的哼了声,“媳妇儿,既然我们已经是夫妻了,那就要坦诚相待。你想报仇,其实就是一句话事情,分分钟,我明天就能让安氏破产。”

  安暖一怔,原来,他说的是这个报仇。

  害的她被吓了一跳,还以为他知道了她重生的事情。

  “不用了。”安暖摇头,“报仇的事情我要自己来。”

  郁景煜倒也没有坚持,“你说的也对,自己报仇才更有通快感。那你想怎么做?”

  “我要进郁氏,我要凭借自己的实力站稳脚跟,然后,凭借自己的势力打败安氏。”安暖冷声说道。

  “我媳妇儿就是有气魄。”郁景煜抬手在安暖的头上轻轻的拍了下,像是在拍小狗一般。

  安暖瞬间不高兴了,她直接就一巴掌推开他,“不许这样拍我。”

  她又不是狗。

  “那我抱着总可以了吧?”郁景煜直接张开双臂就要抱住安暖。

  见状,安暖直接一把就扼住了男人的脖子,低喝道:“郁景煜,你能给我正经点儿吗?再不老实点儿,那可就别怪我对你不客气了。”

  “媳妇儿,你这么暴力真的好吗?”郁景煜莫名觉着委屈。

  见状,安暖直接就叫出了小金。

  一看见那金针,郁景煜秒怂。

  “想进郁氏不容易。”郁景煜一本正经的说,“大哥跟二哥是绝对不会轻而易举让你进去的。”

  安暖冷冷一笑,“我知道,否则的话,我找你干什么?”

  “原来我在媳妇儿的眼里是这么的厉害。”郁景煜笑着说。

  安暖冷笑,“废话,说重点!”

  “重点就是,眼下倒是有一个机会。最近郁氏正在跟四九城的陈家谈一个合作,但是一直都没能谈下来,若是你能够谈下来的话,爸一定会同意你进入郁氏。”

  “陈家?四九城八大家族之一的陈家吗?”安暖面露疑惑之色。

  陈家一向都只是在四九城发展,而且一向瞧不起外面的小生意,什么时候对津文市这种小地方感兴趣了?

  郁景煜淡淡一笑,“没想到媳妇儿年纪不大,知道的倒是挺多,连四九城八大家族的事情都知道。”

  “八大家族不是很有名吗,那我知道不是很正常?”安暖说。

  郁景煜眸中快速闪过一丝古怪之色,不过却又很快的遮掩住了。

  “那还是我家媳妇儿厉害,普通人可知道不了这么多。”

  “那是个什么项目?”安暖不愿意在这件事上多谈,直接就开始转移话题。

  “等我一下。”郁景煜掏出手机便开始搜资料。

  见状,安暖忙从他腿上站起来。

  她刚站起来,郁景煜便将手机递过去给她,“就是这个。”

  “咦?”安暖面露诧异之色,“陈家一向只注重实业,为何如今却突然要进入网络科技行业了?”

  “媳妇儿知道的可真是不少呢。”郁景煜笑着赞扬了一句。

  安暖却是心下一沉,糟了,她身份上就是个乡下野丫头,连大城市都没待过几天,怎么可能知道这么多事情。

  思量片刻后,安暖才解释道:“我知道陈家那是源自于一个巧合,我一个邻居家的哥哥就是在陈家的企业里面做事,过年回来跟我们说过陈家,所以我才知道。”

  “那真是巧啊。”郁景煜笑的很假。

  安暖倒是一本正经的神色,“是啊,就是这样巧。”

  两人互相对望着,笑着,可心里都在暗自嘲讽对方演技差。

  一个假模假样颓废坐轮椅,只会发脾气,实际上,什么事情都瞒不住他。

  一个戴着假面具的乡下土老帽,但实际上手段多,见多识广。

  只是,两人虽然心中吐槽, 明面上却是压根就没有想要揭穿对方的意思。

  这样藏藏掖掖,互相揭老底,互相挖故事还挺有意思的。

  “郁景煜,陪我去个地方吧,想要拿下跟陈家的这个合作,我倒是有个办法。”安暖说干就干,推着郁景煜便要走。
  安暖说走就走,郁景煜想要阻拦都来不及。

  天知道,他很累,他真的很想好好歇一歇的。

  两人去到楼下的时候,安暖发现安茉茉竟然还没走,非但没走,还跟郁绅宁两人歪在沙发上腻歪着呢。

  “呦,姐姐下来了?”安茉茉笑着打招呼,完全没有受到之前两人吵架的影响。

  看着她那没脸没皮的模样,安暖不得不佩服。

  安茉茉这女人,别的没什么本事,可这厚脸皮是真的厉害。

  “姐姐这是要出门呀?才刚回来就出门?姐姐,不是我说呀,你这才刚嫁进来,总是往外跑,不太合适吧?郁家这样的世家,又不需要儿媳妇出去抛头露面。你啊,只需要好好的留在家里相夫教子就可以了哦。”

  安暖冷笑了声,根本就懒得跟安茉茉呛声,直接推着郁景煜便打算继续往外走。

  见状,安茉茉有些气不过的直接起身就迎上去,拦住了安暖。

  “姐姐,妹妹可是为了你好哦。万一让人知道你不安于室,传扬出去,丢脸的不还是你还有……还有郁三少跟整个郁家吗?姐姐,你不能因为你自己一个人就影响了整个郁家的声誉呀,是不是?”

  “你说够了没有?”安暖沉着脸说。

  安茉茉有些委屈的咬住下唇,“姐姐,我都是为了你好呢,为什么你还这样凶我?”

  “滚开!”安暖直接开始低喝了。

  “姐姐,你,你别这样大声,你,你这样大声我好害怕的。”安茉茉做出了一副很害怕的模样来。

  安暖实在是有些被恶心坏了,她垂头看了一眼自己男人,冷笑着说:“郁三少,请问我能动手吗?”

  “叫我郁三少自然是不行的,因为一般都是跟我没关系的人才这样叫我的。”郁景煜一脸不高兴的样子。

  安暖秒懂,立刻微微俯身,贴着男人的耳朵尖儿,语调轻柔的喊了声,“老公,有人欺负我怎么办?”

  “打回去!”郁景煜毫不犹豫的给出了答案。

  安暖看着男人那开始泛红的耳朵尖儿,心头暗笑这男人还挺纯情的,脚下却是半点含糊都没有,直接一脚就踹了出去。

  啪的一声,正中安茉茉的肚子。

  “啊!”安茉茉捂着肚子尖叫着倒飞了出去,趴在地上半天都没能爬起来。

  安暖冷笑了声,“以后没事别往我跟前凑,告诉你,我被我老公传染了狂躁病,受不得一点刺激,一被刺激就会躁狂,打人!安茉茉,想挨揍的,你就多往我身边凑一凑,说不定我还能帮你减减肥呢!”

  “媳妇儿,来个男女混合双打?”郁景煜好心情的提议。

  安暖露出了认真思考的神色,“别说,我看行。”

  她一边跟郁景煜旁若无人的商议着如何打人,一边推着人就走。

  两人很快就离开了客厅,郁绅宁这才慢一步的走过去将安茉茉从地上扶起来。

  “阿宁,你,你怎么才来?”安茉茉委屈的都快哭出来了,“姐姐踢得我好痛,好痛!”

  “对不起,茉茉,对不起,那女人速度太快了,以至于我都没能反应过来。”郁绅宁一把将安茉茉搂入怀中,在安茉茉看不见的角度下,他直接不屑的冷笑了声。

  安茉茉很生气的说:“姐姐她真是太过分了,我都是为了她好,她不领情也就算了,竟然还打人。”

  “茉茉是最心善的女孩子了,乖乖,真让我心疼。别着急,很快,他们就会一无所有,被赶出郁家了。”郁绅宁冷笑着说。

  安茉茉顿时露出了惊喜的神色来。

  郁景煜跟安暖要是都被赶出了郁家,那不就是丧家之犬?

  到时候,安暖那小贱人还拿什么跟她比?

  想到这里,安茉茉忙更加用力的抱紧郁绅宁,“阿宁,你想做什么我都会帮你的。”

  “傻瓜,我郁绅宁的女人只需要美美的生活就好了,什么都不用做的。”

  安茉茉一脸娇羞的抬起头来,“阿宁,可是我想帮你。”

  “真是个小傻瓜。”郁绅宁扬起手来在安茉茉的鼻子上轻轻的刮了一下,“好,就让你帮我。别说,眼下还真有一件事需要你来帮我。”

  “好呀,阿宁,你说,只要是我能做到的,我一定会尽力而为的。”安茉茉一副信心十足的模样。

  郁绅宁微微一笑,揽着安茉茉便往沙发那边走,“走,我们坐下来慢慢说。”

  不管这一对恶心的情侣在家里如何作妖,那边安暖跟郁景煜一道出门后,安暖直接吩咐徐千开车去最近的大商场。

  半小时之后,他们来到了郁氏旗下的一家大型综合商城。

  安暖拉着郁景煜进入商城之后,直奔三楼的顶级服饰区。

  “媳妇儿要买衣服?那你怎么不早说,我安排人回家给你量身定做。”郁景煜说。

  “不用了,我来这里可不是为了买衣服。呃,也不对,其实也就是为了买衣服。”安暖说话颠三倒四的。

  郁景煜一脸狐疑的看着她,“媳妇儿,你这到底是打算干什么?”

  “哎呀,到了你就知道了。”安暖推着郁景煜一路急行。

  几分钟后,两人在一家不算大的服饰店门口停下。

  看着那门口排着的长队,安暖皱巴起一张小脸来。

  “完了,完了,这么多人,我们肯定买不到衣服了。”安暖无奈至极。

  “你就是想来买这家衣服?”郁景煜一脸怪异之色的看着眼前那家店的店名,“云端之上?好奇怪的名字!”

  安暖一听这话就不高兴了,“哪里就奇怪了,哎呀,反正你不懂!”

  她眸光复杂的看着眼前那家店,心中充满了期待,又有些隐隐的不安。

  就在这个时候,那排队的人群中突然发生了骚动,紧跟着,一些保安从店里面快速的冲出来,像是有什么人要从店里面出来。

  安暖抓着轮椅的手猛然缩紧,瞳孔也随之一缩,紧张的呼吸都开始变得急促了。
寺庙求子肉 公车粗大缓缓挤进小说
  郁景煜察觉到她的情绪变化,微微皱起眉头,这小东西是怎么了?

  突然,一道身量欣长,气质儒雅犹如谪仙的男子在几个保安的护持下缓慢的走了出来。

  看见那人,安暖的眸子里溢满了泪水,思念还有浓浓的委屈。

  眼看着那人越来越近,安暖却是猛然垂头,将脸埋在了郁景煜的肩头,等到察觉那人离开之后,她这才抬头,转身,眸光贪恋的看着那人离去的背影。

  直到再也看不见了,她才抓起袖子快速的擦去脸上的泪水,回头对徐千说:“徐千,麻烦你去帮我们排下队吧。”

  “好的,三少奶奶。”徐千答应着便过去排队了。

  就在这个时候,安暖却是突觉手腕一痛,她垂头一瞧,发现是郁景煜。

  那男人一脸焦躁与愤怒的瞪着她,近乎于嘶吼的问她:“安暖,刚刚那人是谁?你为什么会用那么奇怪的眼神看着他?
  安暖原本心情就不好,再被郁景煜这么突然一吼,那是直接来了脾气。

  她一把推开他的手,冷着脸,沉声说道:“我爱看谁那是我的自由,我爱用什么眼神去看人,那更是我的自由。郁景煜,你别搞错情况了,我跟你,只是合作的关系。你,最好记住这一点。”

  丢下这话,安暖转身便想走。

  可是,郁景煜却是再一次用力的扣住了她的手腕,面色阴骜,暴戾的冲着她吼:“安暖,是你主动走近我的,是你主动招惹我的。招惹了我你还想走?”

  没这样的便宜事!

  郁景煜勾起唇角,那残忍而又冷血的笑容看的安暖浑身不自在。

  “安暖,别想离开我!”郁景煜一脸癫狂的大吼。

  安暖皱起眉头来,“郁景煜,你到底想干什么?”

  “你是我的,若是你敢离开我,那我就抱着你一起死!”

  男人眸中那强烈的癫狂与暴戾吓到了安暖。

  尤其是在看见郁景煜的情绪越来越激动,面色也越来越红的时候,安暖的心头不由得惊了惊。

  “郁景煜,你冷静点儿!”安暖忙伸手捉住郁景煜的双手,用力的扣住,“郁景煜,不要躁动,我没走,我就在这儿呢。”

  安暖担心郁景煜毒发,忙将他的手按在自己的胳膊上,“感受到了吗?我在呢。”

  “安暖,我死都不会让你离开我的。”郁景煜一脸躁狂的抱着她低喝。

  感受到周围有视线投射过来,安暖忙推着郁景煜就去了一边,随后倾身抱住他,“是是是,不走,不走!”

  也不知是不是她的怀抱起到了作用,渐渐的,安暖察觉到郁景煜的情绪好似没有那么激动了。

  她暗自松口气,这个狗男人,明知道自己中毒不能胡乱发脾气还不小心控制,简直没事找事!

  情绪不高的安暖却是根本不知,某个被她抱在怀中的狗男人,他悄悄的勾起了唇角,一抹奸计得逞后的愉悦笑容,那么的明艳,那么的刺眼。

  ‘云端之上’生意极好,他们排了一个小时的队这才进去。

  进去之后,安暖将郁景煜丢给了徐千,自己专心的去挑选东西。

  由里到外,挑选了整整一套之后,她提着东西过去付钱。

  就在安暖拿出银行卡刷卡的时候,手腕却是被人给扣住了。

  她回头一瞧,发现是郁景煜。

  那狗男人又一副阴沉沉,面色冷厉的模样。

  “你又干什么?警告你,别给我作妖,我正忙着呢。”安暖没好气的说。

  郁景煜阴沉着脸说:“为什么没有用我给你的卡?”

  安暖回头看了一眼,随后不在意的说:“我买东西,花自己的钱,没毛病啊。”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http://www.xswww.net/21958.html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