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货架知识

2021最热门(猛烈撞击灌满白浊花液h)最新章节列表

她这人什么都好,就是喜欢睚眦必报,今日之仇,前世之怨,既有了记忆,那就一块,有一算一的报了吧!

踉跄站起身来,才发现腿也伤了,好大的伤口已经湿了罗裙,莫清绾眼神一暗:“伤的这么重。”

抬头盯着莫清月,拖着伤腿,一瘸一拐向她靠近,眼神清冷犀利,不似曾经的呆滞胆怯。

守在旁边的奴才,已经躲远,宫里做事,要审时度势。

看着靠近的人,莫清月心中起了涟漪,莫名心悸,明明还是眼前人,可总觉得哪里不对,尤其那双眼睛。

“你,你想干什么?”莫清月突然有种撒腿就想跑的冲动,强撑镇定,可声音中的颤抖,终究把她出卖了。

莫清绾不由冷哼,还真是个绣花枕头,一戳就破,临近她时,并没有停留,晦暗不明的冲她扯动了下唇,便收回了视线。

她可不傻,莫清月惯会做的就是扮猪吃老虎,一众兄弟姐妹偏吃这套,尤其性情暴躁的父皇,最受不了她撒娇卖萌。

既如此,倒不如借花献佛,走她的路,让她无路可走。

莫清月转过头看了眼刚刚走过去的人,不对!跛了的腿明明是左脚,怎么,怎么回事!

震惊大于恐慌,快步上前:“你怎么不跛了!”

莫清绾低头看了眼被抓着的胳膊,狠狠的挣脱,冷笑道:“关你屁事!你才跛了呢!滚开,别挡道!”

莫清月直接愣住,反应过来的时候,人都已经走远了,她也不过就是个孩子,这么被人欺负,头一回,哇的哭了起来,匆匆向着李贵妃宫中跑去。

莫清绾沿着记忆中的路,终于摸索着来到了大殿门前。路上过来,伤口都麻木了,也没那么疼了。

门口守着的侍卫看到满身是血的莫清绾,不由一惊。

虽是个不受宠的公主,可也身份尊贵,怎么伤成这个样子,还有九公主不是腿跛吗,怎会突然好了?

“公主殿下怎么受伤了。”

莫清绾微撇着嘴角,豆大的泪水颗颗掉落,只摇头不说话。

有哪个男子看到如此呆萌可爱的小姑娘,如此凄惨却假装坚强,会不心有动容。

当下侍卫便软下了语气,想替她拭去泪水,手却僵在了半空,他不过一介奴才,如何做得。

“侍卫大哥,绾绾想见父皇。”

“可皇上……”侍卫有些纠结,公主伤势严重,恐拖不得,可皇上现在怕是不允许人打扰。

若龙颜震怒,会伤及无辜。

看出他的纠结,莫清绾抬手捂着受伤的额角,向前一步,跌倒在地,伸手拽住了侍卫的衣摆,轻轻一摇:“绾绾想见父皇,好疼啊。”

“公主殿下小心,属下这就带您进去!”

“首领不可,皇上现在的心情,只怕……”

莫清绾自然明白,她这位父皇可是出了名的暴君,向来喜怒无常,嗜血成性,不过治理朝政倒算勤勉,功绩卓著,所以无论百姓,还是大臣对他是既爱又恨。

沧迎国延续百年的战乱,也正因这位暴君的横空出世,才得以平息,有了几年安稳日子,周围虽虎视眈眈,却也望而生畏。

若没记错,今日恐怕和荆州刺史贪污纳垢有关。

皇上愤然,恐要屠人满门,也正因如此,自己来的才是时候,就是要借着这把东风,好好烧一把火。

被人扶起来,莫清绾眼巴巴的看着,尽量放软了声音:“我自己进去就好,会和父皇好好说的
虽然计划周全,稳操胜算,可是走进这红栏金槛的宏伟大殿,还是莫名心中一颤,立在两旁的朝臣,低首垂臂。

再眺望那高台上坐着的人,虽说看不清,俨然周身的气息已经充满整个殿堂,刚一走近,别浑身压抑。

尽管如此,可如今已无回头路,不如赌一把。

拿捏好分寸,一步一摇向高抬靠近,周围大臣发觉小家伙的存在,心有惊疑,却不敢言。

原本跪地求饶的人,匍匐在地上,不敢有所动。

高台上的人远远看着满身是血的小家伙靠近,轻挑眉峰,刚才的事情让他烦躁,心中按耐不住暴怒。

抬眼却看到这么个小东西突然闯入,清丽的颜色,倒让他少了几分戾气。

还以为是月儿,走近些才看清,原是莫清绾,这丫头平时看到他,跟耗子见了猫躲似的,今儿是怎么了?

莫傅洵眼神猛地一亮,腿……竟然好了!

就算再不亲近,也是自家骨肉,见她身体康健自然开心,阴霾挥散了大半。

瞧着浑身是血,应是受了这么重的伤,却咬牙坚持,一声不叫,看向自己的眼神,没有畏惧带着丝委屈和期待。

在期待什么?

一旁站着的太监,赶忙上前阻止:“大胆!你……”

“嗯?”正看的尽兴,却有人打扰,眸光一闪,太监赶忙跪地,不敢多言。

莫清绾走上高台,站在莫傅洵前,将委屈顷刻迸发,猛然扑进了他的怀里,伸手环住他的脖子,哭声凄厉。

“父皇绾绾疼,绾绾受伤了,快要死了,我要来见,见父皇最后一面了,呜呜……”

奶香瞬间充斥着莫傅洵的鼻息,软糯的声音在耳畔响起,贴近脖颈的小脸软软的,还有带着一丝从外面带进来的凉意,恰到好处,让人觉得舒服。

尤其奶气的声音,融进人心里。

世人皆怕我,唯我独孤生,莫傅洵这几年也越发习惯了。

只是没想到,有人还会如此胆大,当着众人面,敢冲他这般撒娇,倒让他提起了丝兴趣。

别看莫清绾演的不错,可心里却慌的一批:怎么还不说话?

正打算着改变策略,略带着低哑且有磁性的声音突然从耳畔传来,温厚的大掌顺手捞起了她,直接让她坐在了腿上。

莫傅洵瞧着怀中人身上的血渍,眼神一暗:“怎么搞成这样?”

气氛有点紧张,面前的人不怒自威,莫清绾身子本能一颤,原生主子的记忆已经进了骨髓。

莫傅洵感觉出了她的紧张,有些心情不快,还是胆小的模样,没了兴致。

莫清绾暗叫不好,歪头钻进了他的怀里:“父皇不怪月儿妹妹,也不怪哥哥弟弟们,都是绾绾的错,都是我不小心从高台上跌下来的!”

“我就是害怕,绾绾只有父皇了。”话说的哽咽,眼泪鼻子横飞:“父皇绾绾流了好多血,是不是要死了!”

看着那双忽闪的大眼,可怜楚楚的望着自己,莫傅洵有些无措,伸手僵硬的抚摸着她的后背:“乖,有父皇在。”说罢,抬头,大袖一挥:“太医留下,都滚吧!”

“是。”朝臣们面面相觑,如同大赦,没想到阴差阳错,小家伙竟救了他们一命。

“可,王大人……”

“还留着做什么,既证据确凿,凡涉及此案者,一个不留!”

“皇上饶命!”被侍卫拖出去的人拼命的嘶喊,却没人理会,高台上的人甚至带着一丝兴奋。

莫清绾记得,莫傅洵并不是天生嗜血,几年前,战场杀红了眼,一人三天三夜杀出一条血路。

也因此成了不败的神话,只是回来后性情大变,张扬暴力,无论亲疏,凡忤逆者,皆可杀。

不仅如此,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彻夜头痛,无法抑制,无数名医束手无策,唯有老道金丹可以压制一二。

也因此从他继位,宫中便设立了道观,炼制丹药。

可莫清绾明白,什么金丹救命,那就是毒品,治标不治本,还会要人命!

不过若自己能把这病医好了,说不定……

对古代人来说确实难,可她是21世纪的顶尖医者,这点本事还是有的。

心下有了主意,不过也不急于一时,眼下之事,才是关键。

莫傅洵瞧见太医一点点的包扎,身上全然没有半点好的地方,青一块紫一块,一个养在宫里千金之躯,竟伤成这样……杀意四起。

青鸾殿,暖香阁里。

面容娇媚的女子,依在悬着鲛纱帐的沉香木阔榻上,看着莫清月:“不过两句就把你吓成这样?”

莫清月吸着鼻子,哭咽着说道:“她的腿好了,母妃您说到底怎么回事?”

“能是怎么回事,只怕从头到尾不过都是装的!本宫还真是小瞧了那贱人!”一双凤眼微微上挑,天生自带着妩媚与伶俐,如今生气了更显灵动。

多年来能够得此恩宠,除了玲珑心,自然也有绝色容颜。

“母妃的意思是说,她就是装的!贱蹄子竟然敢骗我!”莫清月咬牙切齿,恨不得杀人。

“哼,本宫倒觉得有趣,能掀出什么花样来,都进了那个鬼地方了,难不成还再爬出来?”李贵妃笑得得意,却不知是一语中的。

“娘娘,皇上请十公主过去。”

“父皇要见我?”莫清月有些兴奋。

虽说父皇可怕,却架不住她的傲性,如今宫中皇子公主们之所以唯命是从,多半也是为着她得宠。
我在健身房被3p了 我要爱爱 学长们(NPH)
“可说,为了何事?”

“奴才不知。”

李贵妃调香的手一顿,良久嫣然一笑:“既然父皇找,便早去早回。”

“母妃,月儿记下了。”待人走远,才接着开口:“跟上去。”

门边站着不起眼的宫女,弓身行礼,眼神异常犀利,回身悄声离开。

“父皇~”软糯的声音从偏门传来。

莫清绾的嘴角微微上挑,带上了一分这年纪不该有的成熟。

虽是一闪而过,旁边跪身上药的太医却瞧见了。

“嘶!”莫清绾腿上的伤口猛然一痛。

“轻点!”莫傅洵冷声喝斥,太医赶忙重新聚气凝神,不做他想。

莫清月一进门,看到眼前一幕,心下一沉,似乎明白了什么,磨蹭不肯上前。

父皇不是不喜欢她吗,怎么会……
“走快点。”蓄压的怒气,将莫傅洵的耐心烧尽。

莫清月乖乖上前,跪在地上,眼泪已经出来了:“父皇不关月儿的事,是哥哥他们,月儿是想帮忙的,可惜年纪太小……”

“姐姐怎么能冤枉我,还向父皇告状!”

“哼!小小年纪,这都谁教你的,撺掇人欺负自己的姐姐,转眼又把人卖了,亏着朕如此疼爱你,原是这般黑心肠!”

莫清月哪里见过这种的场面,以前只要哭哭鼻子,父皇肯定心软。

诧异的转头看向莫清绾,只见她那挑衅的眼神带着份戏弄:“父皇不是这样的,月儿没有,姐姐在胡说,她就是嫉妒父皇宠爱月儿……”

莫傅洵听着烦躁,捏起了眉头:“够了!”

毕竟曾经宠爱,莫清绾知道莫傅洵还有些不忍心,强装镇定的伸手,扯了扯他的胳膊:“父皇。”

莫傅洵见她眼里含泪,充满委屈,却不知辩解的模样,更是心疼。转头再看地上的人,没有半点皇家公主的仪容,冤枉了人,却不知悔改。

以前有多喜欢,现在就有多讨厌,生了厌恶,就忍不住的想要毁掉。

眼神渐渐布满了血丝,地上的人越哭,莫名的觉得越是兴奋:“既然这么爱哭,那不如就让你哭个够!”

莫清绾听出他语气不太对劲,诧异地抬头,只见整个人透露着一股诡异,顺着手臂摸向脉搏,坏了!恐怕要犯病了。

地上的人也吓的不轻,哭也忘了,瞪眼看着面前这个陌生的父皇,胆怯的向后退去。

“来人!”说完莫傅洵又猛然捂住了脑袋,似乎有了片刻清明,冷眼看向一侧:“把人带下去,找个笼子给朕吊在刑房最高的位置。”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http://www.xswww.net/21745.html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